啃文书库 > 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八百二十二章 那多没意思

第八百二十二章 那多没意思

    第八百二十二章    那多没意思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而起,掌心相接,在两人的中央,气劲积聚,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几乎是在两人掌心相接的同时,陈云生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而秦天也后退了数步,勉强稳住了身形。
  
      不过,此时秦天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因为他发觉在他的掌心处多了一个灰色的斑点,肉眼可见的灰色气流正通过掌心朝着手臂蔓延,短短几秒钟的功夫,他的手臂已经变成了黑色。
  
      毒?秦天脸上多了几分错愕,他没有想到,陈云生竟然也会用毒,而且这毒和古煞所用之毒一般无二。
  
      “巫毒掌吗?”秦天挑了挑眉头,短暂的惊讶之后,赶紧用冰蓝寒气封住了经脉,阻止了灰色气流的蔓延。
  
      “你怎么知道这是巫毒掌?”重重跌落在地面上的陈云生一脸铁青,听到秦天一语道出他所施展的武学,他的眼角一阵轻颤。
  
      被一掌震退,陈云生体内的气血不断翻滚,嘴角一丝殷红的血迹慢慢扩散,阴沉的那张脸更加诡异和阴森。
  
      “上次有一个废物也施展过这巫毒掌,可惜,也没能伤到我。”秦天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看着陈云生淡淡的说道。
  
      “你和古煞交手了?古煞呢?”陈云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
  
      “杀了!”秦天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而听到这话,陈云生更是呆立当场。
  
      “你杀了古煞?你竟然敢杀苗疆谷的人?”陈云生的声音变得十分尖锐,古煞可是苗疆谷的人,就算是他都不敢把古煞怎么样,秦天竟然把古煞给杀了,他怎么可能不震惊。
  
      “杀了也就杀了,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功夫去管别人吗?”秦天的眼角虚眯了一下,他虽然没能杀了古煞,那货也已经是个废人,他现在好奇的是,难不成陈云生还和苗疆谷有什么关系?要不然这家伙怎么会巫毒掌。
  
      若不是之前和古煞交过手,这次他还有可能会吃个暗亏,不过还好,就算陈云生动用武学,依然没有伤他分毫。
  
      “秦天,就算我现在不是你的敌手,只要你不杀了我,早晚有一天,我都会让你殒命在我的手上!”虽然陈云生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可是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别的,在秦天的一掌下受到重创,他现在的处境已经十分糟糕。
  
      不过,这里是燕京,就像他不敢真的动秦天一样,秦天也绝对不敢要他的命,如果要了他的命,陈家一定会疯狂的报复,就算秦家在燕京有着超然的地位,也一定不会好过。
  
      “你确定我不会杀你?”随着陈云生的话音落下,秦天的眼角不由的虚眯了一下,眼底的寒光爆闪,让人看了隐隐有些心悸。
  
      凛冽的杀意从秦天身上扩散,直逼陈云生,在杀意的笼罩下,陈云生只感觉一股寒气涌上心头,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我就不信你真的敢杀我!”陈云生强装镇定,可是面对周围那无数道目光,他的一张脸如同吃屎一样的难看,他竟然又一次输在秦天手上,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杀你只会引来一身骚,我现在自然不会杀你!”秦天脸上的笑容愈发的阴森,不错,他现在是不能杀了陈云生,但是,不能下死手不代表不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我会让你生死无门,相信我,你一定会很爽快!”此时的秦天犹如从炼狱中走出来的魔王,那笑容落在陈云生的眼里如同死神的危险一般。
  
      “有种你杀了我!”陈云生的瞳孔中浮现了一缕惊恐之色,他虽然不清楚秦天的手段,可是他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杀你,那多没意思,如果让你变成一个废人,才算有意思呢!”秦天心意一动,血蛊便是出现在掌心,如今血蛊再度进化,全身已然彻底的被灿金色覆盖,看起来倒也威风凛凛。
  
      血蛊身上散发出的血气很重,看到血蛊,陈云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
  
      “你……你要做什么?”陈云生终于是有些怕了,那种恐惧的感觉让他的脸色变了又变,直到最后已经没有半分的血色。
  
      “对,保持这个表情,不错!”紧紧的盯着陈云生,秦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之前数次他都没有找到机会解决陈云生,这一次陈云生自己撞上来,正好给他了机会,天赐良机若是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在陈云生略有些惊恐的眼神中,血蛊在秦天的控制下直接没入陈云生的体内,瞬间,一道痛苦的哀嚎声便是响了起来。
  
      血蛊进化之后产生的血毒,就算是凝力境高手都无法抗拒,陈云生被重创提不起半点内力,秦天相信血毒的存在一定会让陈云生生不如死。
  
      当然,最后秦天还不忘将冰蓝寒气的一点种子留在陈云生的体内,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他怎么能不让这位陈家大少尝一下呢,不然,岂不是显得他太小气了。
  
      “秦天,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陈云生的脸十分扭曲,每说一个字,痛苦好像都会加重一分。
  
      “杀你很简单,可是我还没有玩够,所以你的命暂时还会在你的身上!”秦天将血蛊收了回来,看都没再看陈云生一眼。
  
      既然他和陈云生的关系已经是不死不休,他当然没有必要留手,只是不知道这陈家看到陈云生被搞的生不如死会有什么反应,若是陈家真的向秦天发难,那就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了,反正还有老爷子。
  
      大树底下好乘凉,虽然秦天并不想依靠老爷子,可是有老爷子在,他却是能够肆无忌惮,至少可以免除很多的后顾之忧。
  
      陈云生现在对他没有威胁,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威胁,留他一命也只是暂时的,这货最好永远不要离开燕京,或许,那样可以能保证他可以晚些去阎王那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