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一不小心修成神 > 第0230章 三好男人

第0230章 三好男人

从楼上下来,叶文天早已经在餐桌前坐好,就等他了。
  
  “老爷子!”林耀叫了一声。
  
  叶文天点头,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位置:“过来坐,今天高兴,晚上陪我喝点!”
  
  林耀:“老爷子你的身体……”
  
  “就受了一点轻伤,不碍事!”叶文天边说边拿起身前酒瓶,准备倒酒。
  
  林耀那敢让叶文天给自己倒酒,这不是折煞个人吗?忙抢过酒瓶:“老爷子,我来倒,我来倒!”
  
  叶文天笑了笑,由他去了。
  
  林耀先给叶文天满上,然后才给自己倒上。
  
  叶文天指了指叶晨面前的酒杯,说道:“你给晨儿也倒上。”
  
  叶晨怔了一下:“爷爷,我也喝呀!”
  
  “喝点,喝点,小林难得回来一次。”
  
  “哦!”叶晨哦了一声,将自己面前酒杯递到林耀面前:“给我倒半杯就好了,意思一下!”
  
  林耀依言倒了半杯给她。
  
  叶文天见酒倒好,迫不及待端起杯子:“来,我们先喝一个!”
  
  “爷爷,喝酒前你不讲几句吗?”叶晨问道,她本想着爷爷是有话要讲,才让林耀给她倒酒。
  
  “小林都回来了,还有啥好讲的,喝酒!”叶文天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好吧!
  
  林耀也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将叶文天跟自己的酒杯满上,至于叶晨,真就意思了一下,吮了一点点,打湿舌头都不够,不过也没人说她。
  
  “来,小林,吃菜,尝尝晨儿的手艺,这还是我第一次晨儿做的菜!”叶文天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细细一品:“不错,没想到晨儿出去几年,还学了一手好菜,小林你以后可是有口福了。”
  
  叶晨闻言脸不由一红:“爷爷!”
  
  叶文天笑了笑:“不说了,不说了!说几句还不好意思了!”
  
  叶晨撇了撇嘴,瞪了林耀一眼:“谁说以后我要做饭给他吃了,他做饭给我吃还差不多,现在不都流行三好男人吗?下得厨房,上得厅堂。”
  
  林耀尝了尝叶晨做的菜,不得不说,做的还真不错,说道:“可我做菜没你好吃!”
  
  “能吃就行,我不挑剔的。”
  
  “那你就等着挨饿吧,可能几年我都不会做一次饭!”
  
  “无所谓,只要你舍得让我饿着!”
  
  林耀:“……”
  
  叶文天见他两人斗嘴,嘿嘿一笑,端起酒杯:“来,小林,我们再走了一个。”
  
  林耀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先干为敬,随后又将两人的酒杯满上,叶晨撇了撇嘴,为爷爷站在林耀一边不爽。
  
  一顿饭就吃菜喝酒,没有谈及其他,轻松愉快。
  
  有些事刚过去不久,叶文天知道现在不是谈那些事的时候,所以很聪明的选择不谈。
  
  叶晨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饭后,叶文天借喝多为由,直接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叶晨收拾桌子,林耀很自觉过去帮忙,两人配合默契很快收拾完,回到房间。
  
  看着林耀灼热的眼神,虽然早就经历过了,如今九个月不见,叶晨心中突然有些慌:
  
  “我……我去洗澡!”
  
  “正好我也要洗,一起!”
  
  叶晨满脸通红,狠狠瞪了他一眼:“死人,谁叫要跟你一起洗了?”
  
  林耀不由分说,抱起她大步冲进了浴室。
  
  ……
  
  日上三竿,从来未下过厨房的某老爷子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茶壶,忍不住暗自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能折腾,这都快中午了,你们不饿,老头子我饿了呀,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老人家。
  
  叶晨盘坐在床上,身上笼罩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甲,气质超凡脱俗,犹如冰中仙子。
  
  昨晚某男某女在做某事的时候,某女不知不觉中就开始修炼玄冰倾心功,结果突然就晋级了,修为突飞猛进,直接跨越三重境界,达到了开灵境六重。
  
  如此快的提升速度,就是某货也无法相提并论。
  
  玄冰倾心功,果然非同凡想。
  
  其实某女修为之所以一下字跨越三重境界,完全是之前九个月的积累,如今干柴遇烈火,一下就烧着了,修为自然就蹭蹭蹭的往上飚。
  
  叶晨缓缓呼出一口浊气,从修炼中清醒过来,身上的冰甲也随之散去,完美无暇肌肤显露出来,某货看得眼睛都直了,大咽口水,要不是因为实在不允许,非就地正法了不可。
  
  叶晨对上某货的眼神,脸不由微微一红,狠狠瞥了一眼:“死犊子。看什么看?没看过呀!”
  
  某货笑了笑:“呃……几个月没见,貌似又大了。”
  
  “滚犊子!”
  
  某货指了指窗外的大阳太:“中午了!”
  
  “啊……”叶晨惊叫一声,连忙爬起来穿衣了:“死坏人,都是你害的,这下丢死人了,定被爷爷笑死。”
  
  “老爷子又不是没年轻过,肯定能理解!”林耀说道。
  
  “理解你个大头鬼。”叶晨骂一句,穿好衣服冲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弄好后出来,发现某货还站在窗前没动。
  
  “死人,还不快点!”
  
  “你先下去,我后面就来!”
  
  “不行!”叶晨一口拒绝,要死一起死。
  
  “我去刷牙洗脸,等我!”林耀将道袍往身上一套,转身进了卫生间。
  
  十多分钟后,两人从楼上下来,看到客厅里的叶文天,叶晨脸不自然的就红了起来,也没打招呼,低头就进了厨房。
  
  林耀没皮没臊走到叶文天对面坐下、打招呼道:“老爷子,早呀!”
  
  叶文天嘴角抽了抽:“嗯,早,太阳还没偏西。”
  
  林耀没接这茬,说道:“你老今天气色好多了!”
  
  “托你小子的福,老头子我高兴,不用在这里陪我,帮晨儿做饭去,饿着呢!”叶文天拍了拍自己肚子。
  
  “哦!”林耀应了一声,起身向厨房走去。
  
  叶晨见他进来,便问道:“你不在客厅陪爷爷,跑厨房来干什么?”
  
  “老爷子让我来帮你,我来切菜!”
  
  “不需要!我自己会切”
  
  “老爷子饿着呢!”
  
  叶晨脸微微一红:“死犊子,还不是你害的。”
  
  “……”某货表示很受伤,这事难道是我一个人的错。
  
  半小时后,四菜一汤上桌,早餐和中午饭一起吃,席间林耀跟老爷子有说有笑,叶晨一句话也没说,只差把头埋进碗里。
  
  吃完饭,收拾完餐具,叶晨去医院看望王妈,林耀没有跟去,回到房间,打坐恢复。
  
  白云天回到九幽,第一时间闭关疗伤,仅仅一晚上时间,断臂上就重新长出一双手,看起来与原来那双手一般无二,实则有很大的差距。
  
  为了这双手,白云天不惜用了断臂重生**,为此,修为境界差一点就跌回金丹期。
  
  好在这些年他收藏了不少灵药,才保住自己元婴期的修为,不过还是元气大伤,没有个几年的勤修苦练,怕是恢复不了。
  
  “咚咚咚……”秘密的门突然被敲响。
  
  白云天脸色一沉,我回魔宗的事,应该没人知道才对,为什么会有人这时候找上门来?
  
  “天魔王,宗主有请!”室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白云天:“姚红姑娘,不知宗主找我何事?”
  
  “宗主没说,只让我来请天魔王过去一趟!”
  
  白云天起身打开密室大门,对着站在门外姚红问道:“宗主现在何处?”
  
  “天魔王请随我来!”姚红说了一句,身形一闪,向着远处掠去。
  
  白云天连忙跟上。
  
  十多分钟后,姚红将白云天带到一座山顶上,山顶早有一双手负背的黑衣老者在等候。
  
  “宗主,天魔王到了。”
  
  老者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1”姚红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就离开了此地。
  
  白云天上前冲老者抱了抱拳头:“宗主,你找我!”
  
  老者目光在白云天身上扫了扫,说道:“你受伤了?还伤了元气?怎么回事?”
  
  白云天知道自己瞒不过宗主的法眼,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说了一遍,唯独隐瞒了最后被斩下双手一事。
  
  “如此说来,你是伤在了一名金丹期手里?”
  
  “宗主,那林耀并非一般的金丹期,他筑基期时就斩杀过金丹期高手”白云天说道。
  
  “他能伤你,假以时日,定能斩杀于你,所谓正邪不两立,到时候他必成我等心腹大患,必须想办法趁他羽翼未丰之时除掉。”老者说道。
  
  “宗主,这事儿怕是不妥,我们魔宗如今虽说高手如云,但对上化神期大能赢面不大。”
  
  “化神期大能,以前我或许会忌惮三分,但如今,嘿嘿……”老者嘿嘿一笑,身形强大气势一散而开。
  
  白云天一脸骇然:“化神期……宗主你化神期了?”
  
  “前天刚突破的,否则怎会发现你偷偷回到了魔宗?”
  
  “恭喜宗主修为大进,从此无人可撼动我魔宗的地位。”
  
  老者笑了笑,问道:“你想不想报仇?”
  
  “宗主是想让我去对付林耀?”想到最后那一击,白云天依然胆战心惊,亡魂皆冒。
  
  “怎么?有问题吗?”
  
  白云天有些为难道:“宗主,那林耀实力本就在我之上,让我去对付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他的实力是不如你,可你经历比他丰富,难道凭你天魔王的手段,还除不掉他?”说到后面,老者的声音突然大了不少。
  
  白云天眼睛一亮:“属下明白了!”
  
  “事不宜迟,尽快去办,免得夜长梦多,等他回到昆仑观,你想在除掉他,几乎不可能!”
  
  “是,属下这就去!”白云天抱拳,身型化为一道虹光射向天际。
  
  老者望着着远去虹光,自言自语道:“被一金丹打的元气大伤,还有脸回来?”
  
  林耀花了三天时间,终是将一身造化之力恢复到巅峰,虽说跟白云天交手隐隐触摸到了突破灵婴境的契机,但那种模棱两可感觉,若没有其他机遇,离灵丹化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怎么办?难道去找元婴期强者切磋,若只是切磋,会不会没有感触?”
  
  “你在想什么?”
  
  林耀这才发现叶晨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正关注看着自己。
  
  “我在想如此良辰美景,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滚犊子!老实交待,又在想那个美眉?”
  
  “我想的人不就在眼前吗?”
  
  叶晨翻了翻白眼:“我信你个鬼!以你的性格,九个月不招惹妹子才怪?老实交待,又招惹了几个?”
  
  “还几个?”某货表示很受伤:“昨晚我发现你的玄冰倾心功貌似又要晋级了,趁着现在有时间,我们一鼓作气,拿下它如何?”
  
  “行,不说是吧,今晚你休想上老娘的床!”
  
  “呃……”
  
  “说还是不说!”
  
  “我说,我说还不行吧!”林耀屈服在某人淫威之下。
  
  “我离开申城后就直接去了昆仑观,然后就进入昆仑墟中闭关修炼,一出关我就马不停蹄来找你了,别说女人,就是母猫母狗我都没招惹过。”
  
  叶晨:“真的?”
  
  林耀:“真的!”
  
  叶晨点了点头:“算你还有点良心,我暂且相信你,不过要是让我发现你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霸道。”
  
  “哼!”叶晨冷哼一声:“在你没给几位姐妹报仇之前,你要是敢招惹其他女人,看我不废了你。”
  
  提起安小雪等女,林耀脸上少有几丝笑容消失不见。
  
  看到林耀这个样子,叶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耀,对不起,我不该……”
  
  林耀打断她的话:“你放心,小雪她们的仇我不会忘记,总有一天,我会把凶手找出来,给她们报仇。”
  
  叶晨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去吧!”
  
  叶晨无语,一巴掌拍掉某货使坏的手:“死犊子,谁要睡觉了,我要修炼!”
  
  某货:“修炼呀,修炼好,修炼也不能没有我呀,男女合作,事半功倍!”
  
  叶晨:“……”这货脸皮厚的。
  
  林耀在叶家山庄,一呆就是半个月,每天除了辅助叶晨修炼,就是制作一些玉符出来。
  
  叶家虽说不做玉石生意,但并不差钱,叶晨一次性花了上百万,买了百八十件玉饰,交给他做玉符。
  
  除了护身玉符,林耀还制做了一些其他作用的玉符,比如威力巨大割裂符,比如困人用的“困”字符,都被他一一制作成了玉符。
  
  不知道是修为提升的原因,还是识海重组的原因,林耀发现自己这次制作出来玉符威力要比九个月前强上很多,而且不仅仅是体现在玉符上,还有不定符,威力上也强了不少。
  
  之前跟白云天交手时还没注意到,直到制作玉符的时候才发现。
  
  “这两块玉佩你自己留着,不要送给他人,绿颜色的玉佩能够护身,红颜色的玉佩遇上你打不过的强敌就咂出去,就算是化神期,在其不注意的情况下,也可以将其轰杀。”林耀郑重的将两块玉佩交到叶晨手里,并叮嘱道。
  
  叶晨看着手中两块玉佩,眼睛有些湿润:“你是不是又要离开了。”
  
  林耀点头:“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我等你回来!”叶晨知道他要去做什么,选择默默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