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夏纪 > 第八六三章 玄鸟残羽

第八六三章 玄鸟残羽

过关殷墟祭祀坑的过程有些匪夷所思。
  
  但这种过关之法,实乃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大祭司就是大商神候攸侯喜的不甘执念。
  
  一方面,这位神候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他可能一辈子都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都在怀疑自己当年的选择是不是错误了。
  
  他需要一个人的认可,但更需要的是一个人能够说服自己。
  
  无论这种说服是正确还是错误。
  
  只要能说服他这执念,这一关就算过了。
  
  当然,事实上,这一关过去之后,方云也才豁然发现,这一关的难度真是不小,如若不是自己对大商的功课做得很足,再加上自己的手段也不少,搞不好这一关自己就会折戟沉沙。
  
  或者是陷入苦战之中。
  
  比如说,方云过关之后,大祭司深有感叹地表示:“我还有七位兄弟,他们也相当执着,观点也各不相同,今日幸好他们没在,要不然,要说服他们,难度可能会更大。”
  
  大祭司的七个兄弟?
  
  方云一听就知道这指的应该就是七星拱月阵中的那七大金尸。
  
  这七位,已经被方云提前给灭了,自然就不会出现之神坛之上,要不然,要统一七个修士的意见,要得到七个修士的一致认可,那就几乎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完成这个任务,最后,大祭司问起方云的来意。
  
  也就是到了颁发任务的环节。
  
  方云也不跟他客套,朗声说道:“后世大夏纪降临,十日当空,生灵涂炭,后辈修士方云,为了重炼后羿落日神弓,特来求取玄鸟之羽一枚。”
  
  这些大能面前,任何托辞都是虚的。
  
  只有实事求是的跟他们说,想来,以他们的高度,必然会胸怀苍生,如若真有办法,应该会给方云一条明路。
  
  “十日当空,后羿射日”,大祭司有些讶异地重复一句,然后问道:“当真有此等灾难?”
  
  方云无比肃然地说道:“当真有,不然,晚辈不会冒如此危险,打扰先贤的安宁。”
  
  大祭司叹息一声说道:“往昔,曾有人跟我说过,华夏终有一日会遭遇灭顶之灾,灾祸会爆发于太阳,没想到,不是太阳熄灭无光,居然是十日当空,此事非同小可,想来已经刻不容缓。”
  
  方云点点头:“嗯,地球已经岌岌可危,要不是远古女娲大神设置了惊天后手,保护了地球,给了地球几十年喘息之机,此时,后辈其实已经没有回天之力……”
  
  听到远古大神女娲,大祭司突然沉默下来。
  
  方云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商纣王的相关传说,难道说,商纣王当年真的亵渎过女娲大神,这才被天道所忌,被西岐大周取代?
  
  不过此时,并不是讨论的时候,方云也没打算刺激大祭司,只是实话实说:“如今的华夏大地,赤地千里,水深火热,我此次远古之行,对华夏至关重要,玄鸟之羽不容有失。”
  
  大祭司缓缓点头,绝口不提女娲,缓缓说道:“明白了,你能杀到这儿,能解去我的心结,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性,都绝对是当代人杰,想来,你之所想,你之所思,绝不是空穴来风,我这的确有玄鸟之羽……”
  
  方云顿时大喜过望,心中一块巨石落地,躬身施礼:“还请前辈以天下苍生为念,赐予玄鸟之羽,前辈之恩,华夏儿女当永世铭记。”
  
  大祭司脸上露出丝丝笑容,轻声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看,那面战旗,就是玄鸟之羽炼制而成,这的确是玄鸟之羽并且具有大部分功效不错,但是,它也只能算是玄鸟之羽的残片,你若要拿来炼制其他神器,还得经过一些特殊处理,同时,效果也当比完整的玄鸟之羽稍弱。”
  
  玄鸟之羽,那是嫦娥口中最难得的炼材之一。
  
  可以说,这世上有没有玄鸟,能不能找到其羽毛,完全都是未知数。
  
  能找到玄鸟之羽,已经足以让方云喜出望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云看向那面玄鸟战旗,真诚地说道:“只要有了这枚玄鸟之羽,地球人族就有了希望,还请前辈赐予此宝。”
  
  方云完成了玛雅祭祀坑这个任务,足以得到现在的奖励,大祭司也不废话,单手一招,玄鸟战旗落入手中,轻轻抚摸,脸上充满柔情,片刻之后,这才双手捧起,向方云递了过来。
  
  方云伸出双手,真诚地说道:“多谢前辈赐予异宝。”
  
  玄鸟战旗入手,方云感觉浑身突然一沉,好似有千钧之力压制下来,紧接着,玄鸟战旗自动舒卷,其中好似有无数怨灵在不停地哀嚎,好似有鬼脸向方云不停地冲了过来。
  
  方云双手稳稳地捧起玄鸟战旗,根本不为怨灵所动,坚定无比地,将其托在了身前。
  
  大祭司赞许地看看方云,低声说道:“神方传人定力无双,这面战旗,果然奈何你不得,不过,我的七位兄弟本是镇旗之将,如今他们因为特殊原因,未能出现,这考验和难度小了不少,不然,此时你断然不会如此好过。”
  
  方云马上知道大祭司说的就是被自己提前镇压的七大金尸。
  
  想想也的确如此,如若这战旗上的怨灵有七大金尸统领,自己要想拿稳战旗,那可真的需要花上不少精力。
  
  点点头,方云真诚地说道:“前辈慧眼如织,自然知道事情经过,想来,这也多亏前辈帮忙,要不然,晚辈等人也不能如此容易登上神坛,也不会获得跟前辈见面的机会。”
  
  大祭司笑笑,没有正面回应方云的赞许,而是话题一转,自然说道:“玄鸟战旗之上,怨念无数,如若不能除去,日后对你重铸神器必然有着极其特殊的影响,我这有一段特殊的纯阳咒语,效果就是能够超度亡灵,你且学了,如若有可能,还请你尽可能地超度这祭祀坑中怨灵,帮我族赎罪。”
  
  方云手捧玄鸟战旗,心中快速揣摩大祭司这段话。
  
  大祭司应该表达了两层意思,其一就是玄鸟战旗上的怨灵必须超度,要不然,日后不利重铸落日弓;第二层意思则是这个祭祀坑内的怨灵都需要超度一下,帮大商赎罪。
  
  说话之间,大祭司已经在开始传授超度经文。
  
  方云用心铭记,并且开始参悟。
  
  片刻之后,大祭司低声说道:“超度铭文相对简单,效果也并不是很强,方云你若要超度整个祭祀神坑,可能得花上不少时间,不过,我希望你能尽可能地帮我,谢谢你了。”
  
  方云用心体悟着这超度经文,真诚地说道:“大祭司请放心,如若可能,我等当尽力而为。”
  
  大祭司匍匐在地上,声音变得无比悠远地,轻轻唱到:“二十五族为兄弟,跟着侯喜过天桥,途中艰难不能忘,分发麦黍众相亲,兄弟莫将兄弟辱,天国再逢冬复春……”
  
  听到这首歌,方云不由心中一动,这首歌,正是玛雅文明最为出名的《侯喜王歌》,歌词大意,则正是当年大夏神候带领将士远遁他乡的神奇事迹。
  
  这也是许多考古学家认定玛雅文明乃大商后羿的一个最为真实的证据。
  
  大祭司的歌声,悠远而深长,到最后,天空之中,传来大祭司的悠然叹息声:“回首忘古都,罢了罢了,尘归尘,土归土……”
  
  歌声之中,大祭司的匍匐在地上的身躯越变越淡。
  
  方云突然只觉得精神一振,定定神,豁然发现,自己此时正恭恭敬敬地站在神坛之上,不知何时,神坛上的那面玄鸟战旗,平平地落在了自己的手上,闪烁着微微的青铜光泽。
  
  前方,原本盘膝而坐的玛雅金尸王,也就是玛雅大祭司已经消失不见,身边同伴们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