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702章算算旧账

第702章算算旧账

“孙岗何在?”
  
  “孙岗在!”
  
  有了孙晋的前车之鉴,这次人很快就出来了。
  
  “孙岗你所犯之事,应该不用本捕再说了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王朝喝道。
  
  “孙岗明白!”
  
  孙岗低下了头。
  
  “带走!”
  
  又有衙役出现带走了孙岗。
  
  “接下来本捕只报姓名,不报所犯之事了,请诸位自觉认罪,否则后果自负。”
  
  “孙纪!”
  
  “在!”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了出来。
  
  “带走!”
  
  “孙勉!”
  
  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走了出来。
  
  “带走!”
  
  “孙兴!”
  
  “孙齐!”
  
  “孙敛!”
  
  ……
  
  许多孙氏族人依次走了出来,这些人都是有前科的,短短半个时辰将近半数的孙氏族人被衙役带走了。
  
  除了孙家的族人还有一些是孙府的下人,他们同样也没有幸免于难,同样要遭受双倍处罚。
  
  当马汉念完名字后,处罚之事,暂且告一段落。
  
  “包大人,人你已经带走了,你们是不是也该离开我孙府了。”
  
  孙老夫人不满的说道,短短时间内,家族里将近一半的人被带走了,孙老夫人如何高兴的起来啊。
  
  “老夫人似乎不高兴啊!”
  
  包拯面色一沉,说实在的从一开始他就对孙老夫人不满,一直以来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可是现在孙老夫人的反应,让他更加不满起来了。
  
  “哼!”
  
  孙老夫人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其实孙老夫人的不悦是人之常情,几乎所有人在面对这种情况都会不高兴。
  
  只可惜碰上了包拯,本来包拯就不满,孙老夫人又摆脸色给他看让他更加不满了。
  
  “老夫人,不要忘记了,原本的惩处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若包拯执意按照律法来处决孙家,本官相信陛下也不会怪罪本官,最多将来太子登基,将本官处决掉罢了。”
  
  包拯生气的说道,
  
  “你!”
  
  孙老夫人顿时吃瘪,有苦难言。
  
  “包大人到底还有什么事?”
  
  孙老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们是原本已经被惩处过的人,接下来的是那些犯法后逃避成功的,或者隐藏下来的人。”包拯冷笑道。
  
  “什么意思?”
  
  孙老夫人一惊,人群中有许多人开始慌乱,在禁军后面被抓住的那些孙氏族人也有些忐忑不安的。
  
  “张龙赵虎!”
  
  张龙上前,
  
  “孙德何在!”
  
  张龙沉声大喝。
  
  “不知孙德犯了何事!”
  
  站出来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与孙坚是同辈。
  
  “孙德,你两年前以奸计坑骗城外张姓人家二十亩田地,你仅仅付出了五百钱,你可承认?”
  
  “荒唐!某何时诓骗他们了,是他们自愿将田地卖给老夫的。”
  
  孙德直接一口否定,根本不承认。
  
  “既然你否认,那我们先说说另外一件事,按照律法,田地不可买卖,如果买卖,按照每亩地将处罚一百钱,你已经承认买了地,二十亩地,总共是两千钱,按照双倍你需交出四千钱,孙德你可有异议。”
  
  “两年前根本没有这条法,如何能算!”孙德反驳道。
  
  “现在有这条法就行了,要怪你们的族人不知分寸犯下大错,要怪就怪你们没有教好子侄。”
  
  包拯怒斥道,被包拯一番怒斥孙德瞬间哑口无言。
  
  “孙德既然你说两年前没有此法,那一年前,七个月前,三个月前,你总共强买土地八十亩,可还记得。”张龙肃声道,
  
  “这八十亩,某已经交过罚金了。”孙德立即答道。
  
  “可是双倍啊,你还需要交出八千钱。”张龙冷笑道,
  
  “加起来一万两千钱是吧,我孙家交得起。”孙德愤怒的说道。
  
  “对了,对于你强买田地之事,我们有证据,所以你逃不了。”张龙突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孙德一惊,脸色顿时大变。
  
  “将证据交给他!”
  
  张龙话音刚落,就有衙役从人群中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塌纸,直接交到孙德的手里。
  
  孙德接了这些证据仔细查看,片刻后他的脸色大变,
  
  “这些都是假的,都是你污蔑我的。”孙德一边说一边撕。
  
  “孙德,根据我们的计算原本这一百二十亩田地,即便双倍赔偿,减去你已经给出的钱财,你只需要付出四万钱,可是你撕毁了证据,那就不是四万钱的事情了。”
  
  张龙冷笑道。
  
  “这是假的,都是污蔑,污蔑。”孙德怒吼,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停下来了,他没有继续撕毁这些证据。
  
  “孙德,如果你还不愿意认罪,我们可以给你人证,甚至我们也不介意向你动用武力,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能够狡辩的。”
  
  张龙喝斥道。
  
  “你们本就是戴罪之身,即便对你们用刑,也不会引起非议。”
  
  “某认罪!”
  
  孙德终究还是认了,其实他大可以一直狡辩到底的,毕竟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很久,或许他是害怕张龙对他用刑吧。
  
  “原本你只用交出四万钱,可惜你撕毁证据,罪上加罪,所以你得交出十金,放心我们不会要你分毫的,这些都会交给那些被你强买土地的人。”
  
  “某认了!”
  
  孙德心情有些低落,毕竟这种事情的确有些掉面子。
  
  “包大人向来都是秉公执法,公正廉明的,不会冤枉你们一人,希望你们接下来配合,否则后果自负。”张龙沉声喝道。
  
  接下来张龙念了许多人的名字有已经被抓的,有没有被抓的,无一例外都是与田地,房产有关。
  
  有强买的,有未给出合理价格的,有未交罚金的,有未交足罚金的,总共加起来,孙家就得交出三四十金。
  
  四十金对于家底充足的孙氏的确不算什么,加上刚刚那些要被带走的人的罚金,孙府总共要交出一百斤。
  
  刘辩从来都没有禁止买卖土地,因为刘辩清楚有些事情避免不了,每个人都有难处,大部分百姓都是靠田地生活,不像后世能够打功赚钱。
  
  除了一小部分人,其余人都是靠着田地生存,不过刘辩从不提倡买卖土地。
  
  所以在韩非的帮助下,创立了简单的律法,买地者每亩地处罚一百钱,交给朝廷。
  
  刘辩并没有打算处罚那些卖地的,因为在刘辩眼里,那些卖地的既然要卖地,那必然是困难到了极点,再处罚他,就太过残忍了。
  
  当时韩非还曾说刘辩太过仁慈,说这律法限制不了田地买卖,也的确如同韩非所说,田地买卖依旧在,那些家族的田产依旧在增加。
  
  就比如孙家,原本刘辩分了一千亩田地交给孙家,可到了如今孙家足足有三千亩的田地了。
  
  “孙谏!”
  
  赵虎大喝。
  
  “某在!”
  
  一名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正是那日与孙尚香辩驳的那位贪污的主簿。
  
  “孙谏,你当初贪污受贿,足足有两万钱,你可还记得。”
  
  “记得,当初已经罚过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孙谏不悦的说道。
  
  “何曾罚过,当初只是罢免了你的职位,并未真正处罚你。”赵虎冷笑道。
  
  “按照律法,贪污受贿三千钱以上,一万钱以下,除了收回贪污受贿的钱财以外,还要处罚三千钱,并且在天牢里住上一个月。”
  
  “而贪污一万钱以上,三万钱以下,同样除了收回贪污受贿的钱财外,还要处罚一万钱,并且在天牢里待上半年。”
  
  “孙谏你说你受过罚了,你是交了钱还是待过天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