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690章孙氏大乱

第690章孙氏大乱

    “荒唐!荒唐!真是太荒唐了!”孙府内一中年男子无比的愤怒。
  
      “老夫人,你倒是说说话啊!”有孙氏子弟对孙老夫人喊道。
  
      “老夫人,您倒是说说啊,该怎么办啊?”
  
      “老夫人,那步练师是主公的女人,如今却做出如此丑事,坏的可是我孙家的名声啊!”
  
      ……
  
      越来越多的孙氏族人看向正中的孙老夫人。
  
      此时孙老夫人的脸色非常差,步练师成为刘辩妃子,并且已经为刘辩生下公主的事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
  
      这对于孙老夫人来说,对于孙氏来说就是天大的丑事,他们主公的妻子,成了别人的女人,而且还替别人生了女儿,或许在一些普通人那里这件事并不重要。
  
      但对于孙氏这种豪门大户,曾经在一方称霸的家族来说就是耻辱,天大的耻辱啊。
  
      更何况到如今步练师在名义上依旧是孙家的儿媳,孙权的遗孤。
  
      也就是说步练师这种情况就相当于一个寡妇,一个寡妇偷情,而且为情人生下了孩子,又光明正大跟了那个情人,弄得天下皆知。
  
      这对于孙氏来说,是接受不了,步练师的行为无疑是打了孙氏的脸,而且是最狠的哪一种,孙氏的脸面已经丢光了。
  
      而且他们孙氏之中已经有人感受到屈辱了,刚刚那些发声的人,便是那些已经感受过屈辱的人。
  
      短短一段时间内,他们已经听到了无数流言蜚语。
  
      诸如:
  
      “孙氏的这位家主夫人真是好福气啊,自己的夫君死了,居然还能跟着陛下,还能为陛下生下公主。”
  
      “这孙家夫人,我见过那还真是年轻貌美,绝色佳人啊,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啊,可惜那孙权啊,无福消受。”
  
      “孙氏真是走运,小姐成为了太子妃,现在家主夫人成了皇妃,看来这孙家要平步青云了。”
  
      “这步练师真是好运气啊,先是嫁给了孙权,孙权死了又成了陛下的嫔妃。”
  
      ……
  
      诸如此内言语数之不尽,没有人唾骂步练师不守妇道,没有人指责刘辩昏庸好色,也没有人嘲讽孙权无能。
  
      反而都是些对步练师,对孙氏的羡慕,嫉妒的话。
  
      之所以会是这样的结果谁叫步练师“偷情”的对象是刘辩,刘辩是燕京百姓心中的神,是完美的人,刘辩不管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觉得不对。
  
      而且刘辩是皇帝啊,根深蒂固的思维,在他们看来皇帝看上了谁,谁能拒绝,怪不得步练师。
  
      但是这些话落入孙氏族人的耳中,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在他们听来,这就是嘲讽,这就是别人对他们的嘲讽。
  
      孙权虽然失踪了,或者说已经死了,但是孙权依旧是孙氏名义上的家主,而步练师就是名义上的家主夫人。
  
      家主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了别人的女人,还为别人生下了孩子,这让这些孙氏族人如何能接受的了。
  
      更加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外界没人讨伐,唾弃那对奸夫**,反而对她羡慕,嫉妒。
  
      “老夫人,您说句话吧!”
  
      有孙老夫人同辈的族人焦急的喊道。
  
      “如今步练师已经成为了刘辩的妃嫔。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了!”孙老夫人缓缓开口。
  
      孙老夫人是个聪明人,正因为她聪明,孙权才会放心将孙家交给孙老夫人。
  
      孙老夫人对步练师这件事可是看的很清楚,她明白事到如今,根本不是她能够改变的了,步练师已经生下了刘辩的女儿,成了嫔妃,住进了皇宫,这辈子见面的机会都寥寥无几了。
  
      “嫂子啊,我们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了,可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啊,我们孙家必须要给说法啊!”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他是孙坚的堂弟,在孙府中地位仅次于孙老夫人。
  
      “这步练师说到底是主公的妻子,是孙家的家主夫人,代表着孙家的颜面,如今主公失踪,她却暗地里成了刘辩的女人,还瞒着我们给刘辩生下了女儿,这叫什么事啊?”
  
      男子苦恼的说道,四十多岁的人了,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孙氏沦落至此,对于他来说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唯独有一样东西他看得比性命还重,那就是孙氏的颜面。
  
      “你打算怎么办,步练师现在的男人是刘辩,是皇帝,以如今孙氏的样子,我们能怎么办?”
  
      “而且燕京这里也并没有流出对孙氏不利的言论,这些事情也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
  
      孙老夫人反驳道,说真的作为一个女人,她并没有男子那么重视家族名誉,当然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孙老夫人无法做到吹毛求疵。
  
      “嫂子,的确这燕京,这幽州,这河北都没有人会议论刘辩,说刘辩,说步练师,说我孙家一句坏话,可是中原,关外,川蜀,江东,荆州了,他们可不止是议论,他们会大肆宣传。”
  
      “这件事对于仇视刘辩的势力来说正是机会,他们会用这件事将刘辩贬低得一无是处。
  
      更重要的是那曹操,那曹操一直想掌控江东,我孙氏在江东的影响根深蒂固,曹操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在江东宣扬,毁掉我孙氏的名声。”男子义正言辞,激动的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你觉得这件事还能控制的住吗?”孙老夫人质问道。
  
      “是啊,这控制不住的,但我们终归要做些什么,挽回我孙家的一些颜面。”
  
      “嫂子,孙氏可是倾注了兄长,伯符还有主公的心血,孙氏绝不能因此颜面尽失,成为天下笑柄。”
  
      男子神情激动,有些昏花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孙老夫人。
  
      “老夫人,叔父说的对,即便我等粉身碎骨,我孙氏的颜面也不能丢。”有年轻子弟义正言辞的说道。
  
      “老夫人,我孙氏是天下大族,在这大汉谁不卖我孙家几分薄面,那刘辩虽然是皇帝,可是天下不服他的人多的是,问他要个说法难道他还不给不成。”
  
      有激进的年轻子弟,愤怒的说道,这年轻子弟一看就是那种酒色过度的纨绔子弟。
  
      这种纨绔之言,要是放在平常,必然遭受孙氏长辈的破口大骂,但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这些孙家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讨回孙氏的颜面,而且因为这纨绔子弟的话,让他们内心深处的骄傲再次生根发芽,并且越来越茁壮起来。
  
      他们变得更加自信了,变得更加大胆了,有些人心中甚至在幻想着,刘辩跪在他们面前道歉,并且将步练师交给他们,任由他们蹂躏的场景来了。
  
      可惜的是对象是刘辩,这就是不切实际的,不仅永远都达不成,反而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老夫人,我们孙氏的颜面绝不能丢,必须让刘辩给个说法。”
  
      “对!对!”
  
      “对,说的对,必须给说法!”
  
      ……
  
      众人越来越激动,一个个都在开口要个说法。
  
      “好了,安静下来!”
  
      听着这些乱糟糟的嚷嚷声,孙老夫人有些不舒服。
  
      随着孙老夫人的一声喝斥,大堂内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你们的心情,老身明白,权儿将孙氏交给老身,老身就不会让孙家丢掉颜面的。”
  
      孙老夫人一开口,众人皆欢喜不已,人多力量大,这句话还真不是说说的,这些孙氏族人一起开口,一下子就说得孙老夫人也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