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626章刘治之论

第626章刘治之论

    “系统,查看一下刘协与伏寿的数据。”刘辩对这个历史上的汉献帝,东汉的末代皇帝,有了极大的兴趣。
  
      “叮!”刘协,武力:42,统帅:17,智谋:84,政治:84。
  
      “叮!”伏寿,武力:38,统帅:14,智谋:61,政治:54,魅力:95。
  
      “董卓,杨广让刘协成了手无缚鸡之力,毫无统御能力的男人,不过也磨炼他的心智,他的心性。”刘辩在得知刘协的数据后,暗自想到。
  
      “95的魅力,也的确配的上她的容貌,伏寿的确美艳绝伦,想不到我这皇弟有些好运啊。”刘辩想到了伏寿的身姿,容貌不禁感慨。
  
      ……
  
      “陛下,臣妾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刘协夫妇走后,没多久,唐婉有些羞愧的说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刘辩一直没有理她,所以她才会这么认为。
  
      “婉儿,你想多了。”刘辩将唐婉搂进怀里安慰道,唐婉说错话了吗?当然说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不过即便如此刘辩也没有怪唐婉,第一,刘辩爱唐婉,第二,如今的刘协根本不被刘辩放在眼里。
  
      “臣妾见陛下不理臣妾,臣妾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惹得陛下不高兴了。”唐婉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婉儿,朕一定不会不理你的。”刘辩轻轻的拍着唐婉的后背安慰道。
  
      “婉儿,你回宫准备晚膳吧,朕与治儿说会话,等会带朕再带治儿,去你宫中用膳。”刘辩对唐婉温柔的说道。
  
      “臣妾这就去准备,陛下你们莫要太晚了。”
  
      “朕知道了!”
  
      ……
  
      “治儿,你觉得你这位皇叔如何啊?”唐婉离开不久,刘辩就问道。
  
      “回父皇,儿臣以为皇叔大智若愚,是一个心性极佳的人。”刘治回答道。
  
      “何以见得?”刘辩饶有兴致的看着刘治。
  
      “回父皇,皇叔自董卓入洛阳以来,受制于人十数年,未被人所害,可见皇叔的智慧,心性,刚刚皇叔与母后,还有父皇交谈中,对父皇,母后,对儿臣都是恭敬有佳,甚至有些低声下气,这些可以说是在董卓,杨广手下磨炼出来的,但要知道他原本可是皇帝自居啊,即便董卓,杨广压迫,他依然有皇帝之名,但如今在父皇面前,却从未以皇帝自居,反而以臣子自居,如此转变,让儿臣自愧不如。”刘治赞叹道。
  
      “你说的不错,他的确是个大智若愚的人。”刘辩赞同的说道,想起刘协,刘辩又想起了那个历时上刘备的儿子,被人称作扶不起的阿斗的刘婵,同样是个大智若愚的人。
  
      “父皇,恕儿臣直言,皇叔如此心智,若有一日,他有不臣之心,恐会造成巨大危害啊。”刘治小心谨慎,一脸担忧的说道。
  
      “你说的,朕曾经也想过,不过今日见了他以后,朕就改变想法了,刘协已无帝王之意,权势之心了,他这些年的隐忍不过是为了保性命,还有仅存的大汉威严罢了。他曾经或许眷恋这帝王之位,不过如今他不想,也不敢了。”刘辩解释道。
  
      “可是父皇,即便皇叔没这个想法了,可是儿臣担心,其他人利用皇叔,行不轨之事啊。”刘治依旧很担心。
  
      “所以啊,他的封地必须仔细斟酌,布置,以免出现问题。”刘辩笑道。
  
      “父皇的意思是?”
  
      “叫你留下来就是为了考考你,然后让你和朕一起商量一下如何安排你皇叔的封地。”刘辩解释道。
  
      “父皇想给皇叔一个什么样的封地?”刘治询问道。
  
      “朕准备给他一个城池,外加方圆十里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他就是王,他就是皇。”刘辩答道。
  
      “父皇,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刘治有些不满,毕竟将来他是要成为皇帝的,如果他的治下出现了另一个皇帝,即便这个皇帝弱的可怜,虚有其表,也会让他不舒服的。
  
      “没有什么不妥的,这些都不是你应该关心的。”刘辩不悦的说道。
  
      “儿臣知错!”
  
      “朕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是这些事情你现在不需要考虑,朕以后会为改变的。”刘辩沉声道。
  
      “儿臣明白!”
  
      “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回父皇,儿臣以为,为了皇叔的安危,还有天下的安定,必须派兵马驻守周边,而如今天下局势混乱将士们极为重要,所以驻扎的兵马不宜过多。”
  
      “那你觉得多少兵马为好?又由谁去驻守?”刘辩问道。
  
      “回父皇儿臣以为五千兵马适宜,儿臣以为程咬金,尤俊达两位将军适合。”
  
      “可以!”刘辩对于刘治的想法很清楚,在刘辩看来之所以刘治提议让程咬金,尤俊达完成这个任务,无疑是因为当初刘裕叛乱,燕京被围程咬金,尤俊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说是力挽狂澜,改变了战局,保护了燕京,另外程咬金,尤俊达二人颇为机敏,聪慧,担当此任完全合适。
  
      “另外儿臣有些想法,不知当不当讲。”
  
      “说便是!”
  
      “儿臣觉得驻守此地的兵马极为悠闲,若由这五千兵马一直驻守恐怕引起其他将士不满。”
  
      “你想轮流更换驻守的兵马?”
  
      “不,若轮流驻守,则会鱼龙混杂,甚至有不轨之人混入其中,儿臣的想法是在军中挑选一千名战功卓著,年龄稍大的老兵一直驻守,这样就不会引起其他将士不满,至于其他四千人可以用新兵,这样一来可以让老兵训练新兵,每当有新兵可以从中换出人。”刘治回答道。
  
      “想法不错,如何想到的?”刘辩问道。
  
      “回父皇,儿臣是从书院中受到启发的。书院中有固定的老师,但无固定的学生,学生学成之后便会离开,而老师却一直在书院。所以儿臣以为老兵可为老师,新兵可为学生。”刘治解释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新兵随时都有,或许四千新兵刚成为驻军,刚开始训练,第二天便有新兵进入,那岂不是有的人一天都没有待便要离开?”刘辩询问道,此时的刘辩的眼神已经变了,刘辩的眼神中包含着浓烈的期待,对刘治的期待。
  
      “所以儿臣认为,在以后非战之时,新兵招募要定下一个时间,在这个时间内,方可新兵入伍。”刘治果然没让刘辩失误,刘治回答让刘辩极为满意。
  
      “你说的很不错,朕很满意。”刘辩点头道。
  
      “全凭父皇栽培!”受到刘辩的赞赏,刘治非常高兴。
  
      “不过有一点,你有没有想到了,要是一次募兵的人数不足四千,或者远超四千又该如何?”还未等刘治高兴太久,刘辩又继续问道。
  
      “这个,这个,这个儿臣还没有想到。”刘治拖拖拉拉的说道。
  
      “好了,你能想到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朕已经很满意了,就用你这个办法吧,至于朕说的朕会让其他大臣们去解决的。”刘辩平静的说道。
  
      “谢父皇!”刘治听到刘辩这么说还是很高兴的。
  
      “既然你这里想到了好办法,那你觉得哪里当做你皇叔的封地为好了?”
  
      “儿臣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