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254章胜利

第254章胜利


  赵云长枪直刺,不过赵云并没有取许褚性命,长枪停在了许褚咽喉前,许褚一下子慌了神。
  而后,赵云突然收枪,从怀中掏出一物,扔给了许褚。
  “此乃我家陛下让某转交给曹公之物,,有劳将军转交,得罪之处,请将军见谅,至于兖州兵马,赵云只伤,未杀一人。”
  许褚接了物件,什么也没说,他现在是被赵云给打服了。
  在许褚的帮助下赵云还有白马义从安然的退了出去,许褚也确定了赵云并没有说假话,与白马义从还有赵云作战的曹军,大多数都是伤了,只有一批人被箭矢给射杀了。
  许褚很快来到曹操身边,将赵云给他的东西交给了曹操,曹操见由黄缎包着,不敢大意立即打开了东西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曹操脸色一沉,开口说道,“传令下去,撤退!”
  “诺!”
  半个时辰后,所有曹军离开了战场,退到了城外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
  曹营之中。
  “父亲,为何要撤军?”一回到军营,曹宁就忍不住向曹操询问。
  “是啊,主公,为何要撤军啊,当时我们大好的局面,只要将刘备他们那支兵马消灭,徐州便唾手可得了。”夏鲁奇也忍不住问道,好不容易压制住关羽了,本想着把他一举擒拿报了刚刚追杀的仇,但想不到的是曹操居然鸣金收兵了。
  其他将领也开始议论起来。
  “哼!你们可知道刚刚主公差点命丧战场!你们还好意思在这里说。”许褚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什么,父亲您!”曹宁大惊失色。
  “无事!”曹操摆摆手。
  “难道是那百骑!”夏鲁奇大惊道。
  曹操沉默,众人当即大惊。
  “是何军队有如此本事?”夏鲁奇惊问道。3
  “看那装扮貌似是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可是公孙瓒首先哪里有这等本事的将领。”严成方疑惑的说道。
  “他们是幽州的人,为首的人,你们或许也认识,正是刘辩爱将常山赵云。”曹操平淡的说道。
  “赵云!”
  “赵云!”
  “是啊,就是那赵云,老许我后来去阻拦他,那成想被他轻易打败了,要不是他放了我,现在你们恐怕都见不到我了。”
  听到许褚的话,营帐内的人更加惊讶了。许褚的本事他们可是知道的,非常强悍,想不到会轻易败给赵云。
  “大哥,是不是还有其他事?”曹彬这时说道,他知道曹操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退兵的,定然还有其他原因。
  “没错,确实还有其他原因!”说罢曹操让王猛将刘辩给他的信件传给一众将领查看。
  良久后,还是曹彬说道,“主公,末将认为确实应该退兵。”
  “主公,末将也认为兄长所言有理,应该退兵。”曹讳紧接着说道。
  曹操看向王猛,发现王猛也在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曹操的话音还没有落下。
  “报!”
  “启禀主公,刘备传来信件。”一名卫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刘备的信件,程上来。”
  “诺!”
  典韦从卫士手中取过信件,然后交到曹操手中。
  曹操打开信件慢慢端详起来了,片刻后,曹操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
  “不过是一个破落户,竟然也敢算我不要撤兵,真是可笑!我曹操凭什么要给他面子。”
  然后曹操一把将信件甩在了桌子上。
  “主公,这刘备信中说了些什么?”曹仁问道。
  “哼!这刘备跟某讲什么仁义,道义,让某看在他的面子上撤兵!”曹操冷笑道。
  “这刘备也忒不自量力了些吧,要说那幽州的那位劝我们撤兵也就罢了,就他刘备凭什么啊,要名无名,要权无权,要兵马没兵马,要钱财没钱财,也敢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夏侯渊不屑的说道。
  “天意如此啊!天意如此!”这时王猛发出了感叹。
  “军师此言何意啊?”曹操不解的问道。
  “这刘备真是有些造化啊!我们本已经打算要退兵了,这刘备一封信此时送来,而我们正好退兵,不明白的人都会以为是刘备的一封信让我们撤兵的如此一来他不仅得了陶谦还有徐州的情,而且扬了威风,你们说这是不是他的造化啊!”王猛笑着解释道。
  “那可不行,可不能便宜了刘备那厮,我们得将实情公布出来啊!”曹宁立即说道。
  “不行!”
  这次回答的是曹操。
  “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恐怕天下都会以为我们成了幽州的人了,到时候将会对我们极为不利。”曹操说道。
  “主公所言甚是!”王猛先是赞同了曹操的说法,然后又开口说道,
  “另外其实此次让刘备得了好处,对我们而言也并非没有好处,属下这些日对刘备进行了充分的调查,再加上众位同僚的说法,某认为刘备乃是一个不甘久居人下的人。这次在徐州站稳了脚跟假以时日,整个徐州会落在他的手中,毕竟陶谦老矣,其儿子才能平庸,碌碌无为。”
  “军师啊!这刘备得到了徐州,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啊?”曹宁发问道。
  “呵呵!”王猛微微一笑。
  “夺刘备的徐州与夺陶谦的徐州差距是很大的,原因有二,其一主公与徐州刺史有不共戴天之仇,徐州百姓都会认为主公夺了徐州之后会因为此事不放过他们,他们会因此与我军鱼死网破,这两日与我军作战的徐州兵马,就可以发现,他们人数虽多但都没什么战斗力,而且现在还没有到城破的地步,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怕是徐州的老弱妇孺也会上到城头来与我们殊死一战,另外陶谦此人为官清明,仁厚,将来我们夺了徐州后,他们怕免不了闹一闹啊。如果先让刘备占了徐州那就不一样了,等个一两年徐州的百姓早就忘了今日与我们的血战了,就算记得也只会认为是陶谦与主公的仇恨,与刘备无关,更与百姓无关,待的主公日后占领了徐州,百姓便不会对主公心怀不轨了,其二,主公和世家贵族商贾一直恶劣,徐州多世家,多商贾,主公占领了徐州,他们为了保存利益,一定会与我军在徐州明争暗斗,不死不休的。”王猛笑着解释道。
  “诸将以为如何?”曹操平静的问道。
  “一切由主公做主!”
  “好吧,三日后撤军,对于其他言论概不理会。”
  “诺!”
  ……
  此时,徐州刺史府内,大摆酒宴,歌舞升平。
  陶谦坐在主位,陶商,陶应两兄弟分立两侧,陶商在左,陶应在右。
  陶商这一侧是刘备一系人马,陶应这一侧是赵云等人。
  “今日能迫使曹军退兵,诸位功不可没,陶谦在此敬诸位一杯。”陶谦满脸笑容的端起酒杯。
  “敬大人!”
  众人举起酒杯回应陶谦。
  “此次多亏几位了,陶谦曾承诺过,若愿救我徐州者,陶谦必有厚谢,玄德,还有赵将军。”陶谦先后看向刘备和赵云。
  刘备是大哥理所当然的是决策人,而赵云是刘辩派出的人,再加上太史慈违背军令,此时是戴罪之身,决策人理所当然是赵云了。
  “陶公乃是天下有名望之人,陶公仁厚,清廉,忠义,乃是我辈楷模,能帮助陶公,备深感荣幸,并没有所求。”
  “玄德大恩于我,于徐州,若不回报玄德,我心难安啊!”陶谦难为情的说道。
  “既如此,那备便向陶公求一安身之所吧,这次备私自带兵来到徐州,怕是回不去了,所以想向陶公求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