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召唤时代 > 第59章诱敌之计

第59章诱敌之计


  “可惜下官帮不了诸位啊,下官一介文人对于这排兵布阵,上阵杀敌一窍不通啊。真是惭愧!”其中一个生面孔说道,这人年约五十,两鬓与胡须稍显白,一股子文人气质。
  “黄公多虑了!”刘虞劝说道。
  没错这生面孔就是从洛阳出来的黄琬,大约十天前来到了幽州,后来听说北方鲜卑之事便与刘虞一起北上了。
  黄琬听刘虞的话,也不在多言。
  “诸君可有什么对策?”刘虞望着大帐内的人说道。
  大帐内一片平静,
  这时另一位生面孔上前一步对刘虞说道,“小侄有一计,可破敌。”
  刘虞顿时大喜,连忙说道,“伯温快说。”
  这另外一位生面孔便是刘辩召唤出来的刘基刘伯温,植入身份是刘虞的侄子,这次刘虞将他一起带来了。
  “诱敌深入之计。”刘基说道。
  大帐内众人皆是一片疑惑。
  徐晃上前说道,“大人请细说。”
  刘基嘴角翘起,慢慢说道,“诸君可知这次蒙古部族的目的?”
  “当然是劫掠我大汉百姓的粮食钱财。”罗通直接回答道。
  刘基继续说道,“如今并未到粮食成熟收成之时,那为何这蒙古部族还南下劫掠了。”
  大帐沉默片刻,
  高长恭回答道,“那蒙古人定是觉得殿下不在,想趁虚而入。”
  这时张须陀说道,“大人的意思难道是要我们等殿下归来。”
  “这和诱敌深入有什么关系,等殿下回来我大汉的百姓不知道受到了多少伤害,你这是什么计谋。”罗通直接说道,脸上有些不悦,语气带着丝怒意还有丝嘲讽。
  罗通说完,张须陀,徐晃,高长恭,高思继等人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一丝怒意。
  刘基并没有将罗通的话放在心上,笑着说道,“诸位将军请听基说完。”
  听了刘基的话,帐内诸将脸上的怒色慢慢消失。
  “此次蒙古部族劫掠,乃是铁木真想趁殿下不在,趁机劫掠,所以南下劫掠的胡人并不会太多,次数也不会太多,所以我军只要重重的挫败他们一次,便能短时间内无忧。”刘基笑道。
  “这位大人,末将为刚刚所言道歉,但请大人快快说出计策,如此慢吞吞的末将心中甚是不适。”罗通在一旁说道,脸上是歉意还有着急并存。
  “将军无需道歉。”刘基笑道,然后又说道,“诸位可有人见过那蒙古部族首领铁木真啊?”
  众将皆是摇头。
  “这就对了,我等只闻那铁木真之名却未见过那铁木真之人。如此便说明了那铁木真还有更重要的事处理,除非是那蒙古部族受到了其他鲜卑部族攻打,或者是铁木真正在带兵攻打其他部族,现在铁木真麾下大将能带兵来劫掠,说明蒙古部族并未受到其他的部族攻打,而是铁木真在带兵攻打其他部族,攻打其他部族铁木真必定带走了大部分将士,再结合几次交锋来看,此次南下的蒙古人不会超过五千骑。”刘基说道。
  这时一旁的杜如晦点头,然后对刘基说道,“先生大才,晦佩服。”
  “军师你既然明白了,快说说啊!”罗通说道。
  杜如晦,刘基相视一笑,杜如晦摇头说道,“还是听这位先生说吧。”
  刘基继续说道,“胡人虽少,但他们全是骑兵,而且皆是一个个弓马娴熟胜过我幽州数倍的骑兵,加上接连几日我幽州军都是败了,所以那些胡骑便心中存有自大之心,到时我军示敌以弱诱敌深入,然后大军围剿。”
  这时高长恭皱眉说道,“大人所说末将并不认同。”
  “将军请说。”刘基一脸谦虚。
  高长恭拱手,然后说道,“末将几日观那哲别,金兀术都非鲁莽之人,放在大汉都是难得一见的将帅之才,大人这诱敌深入怕是会被识破啊。”
  刘基听了高长恭说的,嘴角微翘浮现出笑容。
  高长恭微微皱眉,说道,“大人可是在嘲笑高肃。”
  刘基连忙摇头,笑道,“基并无此意,将军能在战场上观察对方主将,基对将军只有佩服,哪会嘲笑。”
  “将军既然能观察出对方是难得一见的将帅之才,那对方岂不会发现将军已经发现了他们之能耐啊。”刘基继续说道。
  高长恭皱眉,沉默了下来。
  “多年来基跟着叔父,见过诸多鲜卑人。”刘基说着望了望刘虞,又继续说道,“某观察过那些胡人,发现他们天性好斗,善斗,但他们对于排兵布阵,用计识计之能并不强,甚至是根本不通晓。某刚刚说过,那两位胡人统帅已经知道了高将军观晓了他们的能耐,所以他们会潜意识的认为我军不会对他们用计。”
  “这位大人你说了这么久都没把那什么诱敌深入之计说出来,还是快说出计策吧。”高思继突然说道。
  旁边的高长恭连忙用眼神责怪高思继。
  刘基笑了笑,“好就如这位将军所言,某便说一说这诱敌之计。明日清晨我军派出士卒将与蒙古部族交接的地方的百姓往幽州内迁移,要悄悄进行,但要让蒙古之人知道消息而不怀疑,越靠近长城附近,地势越复杂,我军便能布下埋伏,到时候迁移百姓的动静可将蒙古人吸引进入我军布下的埋伏之中,到时一举重创蒙古人。”
  “大人此计虽好,但又如何保证那些胡骑会追击了。”张须陀问道。
  “某曾说过,这铁木真在攻打其他部族,既然在攻打其他部族,那定然需要粮草,食盐等东西,我军迁移百姓之时,除去带上百姓本有的粮草,我们可以在加上一些,这粮草不就成了我军的诱饵了吗?”刘基笑道。
  “那为何不直接由我军运粮了,而让百姓运粮。”刘虞皱眉问道,在刘虞心里是不愿意利用百姓的。
  “叔父大人,如果用士卒运粮以那两人的能耐岂不很容易发现我军之计。”刘基回答道。
  “可是……”刘虞依然皱眉。
  刘基也明白刘虞的性子,叹息道,“叔父大人,虽然是利用了百姓但这也同样救了百姓啊,要知道胡人劫掠那时见人就杀的,毫不留情啊。”
  “罢了,罢了,就依你之计吧。”刘虞无奈说道。
  这时,帐门突然被掀开,走进了几人。
  “伯安,子琰,还有诸位将军许久未见。”进来的正是卢植还有徐达,罗成等人。
  “子干,你回来了,殿下了?”刘虞问道。
  卢植叹息道,“殿下还有事,所以某先带一部分大军回来了,此事先不说了,现在战况如何。”
  刘虞见卢植不愿说,也没有深究,将战况还有刚刚商议的计策说给了卢植听。
  “好计啊,伯安可是有个好侄子啊。哈哈!”卢植大笑道。
  “卢公过奖了,基本怕我军士卒不足,如今卢公带着大军还有几位将军回来了,便不愁了。”刘基说道。
  “恩,伯温就由你来安排吧。”刘虞说道。
  “诺!”
  ……
  翌日,
  蒙古军大营,
  “哲别刚刚有士卒报告说无意间发现有汉军将边境上的百姓往长城方向迁移去了,而且还有大量粮草。”金兀术对哲别说道。
  “是如何发现的?怕是汉军的计谋吧。”哲别皱眉说道。
  “今日有一队骑兵出去劫掠,到了那里后发现那里汉人都走了,然后他们沿着汉人离开的足迹追寻发现了大批汉人再往长城迁移,而且有汉军护卫,所以只能回来报告了。”金兀术说道。
  哲别听了一阵沉默。
  “快带兵追吧以我蒙古铁骑不消片刻便能追上,如今首领还等着用粮了。”金兀术见哲别沉默劝说道。
  “好,传令所有人,追击汉人,抢夺粮食。”哲别把心一横直接说道。
  “哈哈,好!”金兀术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