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都市无上至尊 > 第24章灭灯杀人,提头领粮

第24章灭灯杀人,提头领粮

<!--style="display:none;"-->
  别墅正厅
  气氛有些压抑
  排小弟皆神色紧张站在身后围沙发坐圈美女们也全都寒蝉若禁
  而本正坐在真皮沙发上生闷气
  就在刚刚他府门牌竟然被给砸连栋豪宅都险些被大火烧
  谁么大胆敢来他地盘撒野
  野狗帮
  还苟延残喘雷帮被自己逼歇斯底里
  越想越烦躁
  拍桌道:死呢怎么还没到给虎打电话特么群废物抓个死鬼耽误么久
  身旁小弟闻声应诺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个号码但却无接听小弟无奈看向
  特么
  焦躁挠挠头今天清早到现在他心中就隐隐觉得妙总觉得哪里对可又说上来
  果其然
  大白天门牌就被砸
  简直赤果果打脸呐
  微微转身对名小弟道:戎领几个兄弟带家伙出去看看
  等等带带家伙我亲自走趟
  猛起身
  只
  半弯腰还没来得及抻直就僵在里
  他双虎眸陡然间眯起来有些错愕
  头来
  但引起他注意搀扶头名青年
  套黑色中山装工整穿在笔直如青松身躯之上轮廓分明五官极其冷毅
  他
  出众长相让当即认出正田二让自己关盏灯吗
  他赶紧打开手机又看遍田二发视频
  还真就盏灯
  呵
  得来全费工夫可行走三千万啊
  而且看样小跟死鬼头还有些关系
  正好两笔帐起算省得他去多浪费工夫
  正主出现倒也急缓缓坐回沙发眯冷眸凝视步步靠近楚相玉和诺兰
  什么谁让进来滚出去
  知知道里什么地方没有授意也敢乱闯
  身后几名黑衣手下跳出呵斥想要驱逐
  楚相玉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其余熟视无睹直接给找个位置坐下来
  聋问话没听见吗
  闻名城区饿狼帮帮众走到哪里被像大样供奉对方却副冷傲至极姿态连问话都回
  聒噪掌嘴
  楚相玉皱眉黑渊立刻栖身上前
  接正厅响起两声如雷鸣般脆响名喝骂小弟被黑渊抽飞满口牙齿都脱落地
  练家眯眸陡然闪烁寒光
  混迹灰色地带么久眼力自然有些就刚刚黑渊手绝对简单
  但也仅仅简单要么轻易就能被唬住他暴么多年就白混
  过没立刻动手饶有兴致看位也没动作也没开口年轻
  似乎百无聊赖楚相玉慢条斯理点燃根香烟两道烟圈升腾今天来算下账
  算账
  下气乐说只手遮天城区
  就说诺大东海有几敢跟如今他算账
  他可跟般豪门权贵同手上血腥味比屠宰场屠夫还要重
  好奇道:怎么算
  楚相玉含笑问道:些年从手里吃多少
  也否认冷笑道:头土埋半截要么多钱干嘛我些年好吃好喝好住伺候死点小钱连雇个护工都够够仁至义尽说到算账该死补给我吧
  得恩惠思报恩
  反而见财起意霸占财产多年将逼疾病缠身窝在狗窝样破旧宅苟延残喘
  此时竟还以副施舍者姿态说出番言论
  何等无耻
  卑鄙小我孙女每个月都会固定往账户给我汇大笔钱少时候也有几千块多时候个月有几万块
  诺兰忽然情绪变得激动:当年落魄得连口饭都吃上我看可怜帮把扶起来
  知恩图报反而见财起意几年更将我软禁起来钱分都没到我手吃住连猪狗都如现在竟然无耻到说种话
  被当众指责往事以冷笑掩饰心虚道:凭本事走到今天跟死有什么关系些陈芝麻烂谷小事早就忘
  …个畜牲诺兰愤怒至极指说出话
  楚相玉连忙轻声安慰:跟畜牲犯动气小心伤身骨
  转过身脸色冰冷也懒得废话楚相玉直接吓通碟道:我要求高些年吃限十分钟内百倍奉到我面前
  然后可以…给个痛快
  将吃进嘴百倍吐出
  然后给个痛快
  好狂口气眼角挑笑得越发凛冽:我要呢
  楚相玉弹弹烟灰最喜欢活埋让品尝次
  哈哈哈哈…
  以为首众多手下像听见天大笑话放声大笑群莺莺燕燕也个花枝乱颤嘤嘤笑
  在地盘连警署都敢放肆
  眼前青年未免太过知死活些
  好好好…连道三个好字仰头大笑道:很久没敢跟我么说话后生可畏啊
  名为戎手下跳出来脸狠辣道:狗崽撒泡尿照照自己撒野也找找地方知道哪里
  滚过来跪下道歉戎抹脖时轻…
  额…
  戎话说半截忽然手捂脖张大嘴巴冒白烟脸色红涨呃呃两声最终扑通倒地
  在看楚相玉指间香烟已然见
  看眼倒地戎对于手下死亡毫无波动打个指响干活
  立刻正厅脚步齐动
  莺莺燕燕匆忙惶恐出门
  门外数十号持铁器刀棍大汉鱼贯而入将楚相玉、黑渊围起来
  坐在沙发上点燃根雪茄
  他最喜欢抽雪茄欣赏样鲜活尤其样年轻生命在生最后霎垂死挣扎
  鲜血迸发刻
  美妙至极
  拿雪茄手抖抖袖淡淡道:别打*脑袋还得跟田二领干粮
  楚相玉眉毛微挑又想起进门时翻看手机个动作顿时领会此话真意
  身价可清白黑案底堆平时接业务多名门豪阀交托些愿亲自参与其中血腥勾当
  口中干粮二字就句行话
  灭灯杀
  提头领粮
  黑渊也看看楚相玉两相视笑
  田二有点意思竟然找对自己下黑手
  看来自己留张福利会理事长名片让他对自己身份产生麻痹
  突然楚相玉玩兴大起、田二花多少钱灭我盏灯
  他有点好奇自己在田二眼中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