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地四百四十九章 恐怖的祭祀

地四百四十九章 恐怖的祭祀

燕飞用的是微冲,枪口声响不算大WwW.КanShUge.CO而且这个时候接近中午时分,城门附近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逃了,消息反倒是没有传进城内。
  
  背着旅行包,挎着冲锋枪的燕飞走进城内之后扫了一眼,就知道这里和其他那些贫穷的城池没什么区别。黄泥混合稻草的房子,破烂不堪的泥土路,以及面带菜色的百姓们。
  
  要是刚刚进入时空穿梭的时候,燕飞会怜悯这些人,会尽可能的给与帮助。可此时此刻,经历了数个时空世界之后,燕飞已经非常明白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有着无数的相似位面。他就是一辈子什么都别干就忙着帮助不同时空的人也只是杯水车薪。
  
  此时此刻,燕飞已经不会直接出手帮助普通人。他要做的是尽快结束战乱,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帮助。
  
  在城内的那条破烂不堪的主路上走了一会儿之后,燕飞疑惑的顿住脚步。这一路走过来除了一些躲在墙根里的乞丐之外,居然没看到城里的人。
  
  若非是有乞丐与偶尔叫上两声的土狗,燕飞差点以为这是座空城。
  
  好这座城池不算大,没过多久的功夫燕飞就看到了人影,而且还是一看就是一大堆。
  
  位于城池正中的官衙前是一片大校场,里里外外的围满了人,看上去足有数千上万之多。燕飞洒然一笑,就说城里人都去哪了呢,原来都挤在这里了。
  
  燕飞收好微冲,迈步上前直接凭借着力气生生挤开了条路,来到内里之后就看到校场里人山人海,一些装扮怪异的人正在跳着奇怪的舞蹈做法。而里面有不少的小男孩小女孩,懵懵懂懂的拥挤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是干什么的?”燕飞看不懂,直接向一旁一个壮汉询问。
  
  “你谁啊?”壮汉对这个直接一肩膀就将自己挤开的家伙没什么好气,斜着眼睛瞪着燕飞。
  
  对于这种人,燕飞也不多说废话,伸手抓住壮汉的手腕用力一拧。壮汉的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呦呦呦的惨叫起来。
  
  “说说说,我说。”被治了一下的壮汉不敢炸刺了,连连求饶。
  
  燕飞松开手,目光盯着壮汉。等他解释这究竟是在做什么,怎么弄的全城人都来看热闹。
  
  “这位好汉。”知道自己遇上强者的壮汉龇牙咧嘴的揉着手腕,急忙出声解释“俺们这边水中行船长长遇到水龙王翻江,尤其是在老虎口那里每年都要死不少人。俺们这是在给水龙王献祭呢,求水龙王老爷看在祭品的份上别在为难俺们小百姓。赏口饭吃。”
  
  燕飞看了眼那些跳大神的,微微点头。虽然水龙王什么的对于燕飞来说根本就是嗤之以鼻的事情,可这个时代的风俗如此,他一个外来人压根就没有道理去阻止。
  
  片刻之后跳大神结束,就在燕飞以为这样就算是完了的时候。那些跳大神的却是走到那些小男孩小女孩身边,将这十多个孩子带到了校场正中,一个个的装进了木质笼子里。
  
  孩子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个个被吓的哇哇大哭。而不远处一些男女们则是声竭力嘶的哭嚎。隐隐有‘我的儿啊’的惨嚎声响传出。
  
  燕飞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一侧那个倒霉蛋“这又是做什么?”
  
  “给水龙王的祭品啊。”壮汉浑然不觉自己在找死,或许是他的孩子不在其中,所以神色兴奋的为燕飞做介绍“想要水龙王平息波涛,当然是要给祭品了。这些童男童女们就是。等下去江边老虎口,把笼子往江水里一沉......咔!”
  
  燕飞一拳头就将壮汉的脑袋直接打的转了个圈。直接脖子折断倒在了地上。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因为嘴巴没有个把门的而死。
  
  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被吓到了,纷纷尖叫着四散逃开。而这边的混乱状况也引起了官衙门前坐在椅子上的人的注意。
  
  此人名为卫宁,是当地大族卫家的当代家主,也是这座城池的主人。
  
  汉末天下大乱,多年前这座城内的官吏就被卫家的人干掉,从而使得这座城池成为了卫家的私有品。依靠向来往客商收取税款,以及压榨那些泥腿子们小日子过的还不错。
  
  当然了,他们名义上还是尊崇大汉。甚至派人送上钱款去荆州取得过官印,算是正儿正准备宣读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瞬间响起。
  
  这年代的人没见过火器,也不知道这是枪声。不过很多人都看到了那位拿着祭文的家伙像是一尊雕像一样直接轰然倒地。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喧哗,那清脆的枪声就已然接连响起。跳大神的还有校场中看护的军士就在枪声之中接连倒地。
  
  这下百姓们算是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是慌乱不已的四散而逃,直接就将手中举着枪的燕飞给暴露出来。
  
  虽然不知道燕飞用的是什么东西,可四周的军士们还是纷纷举刀持枪的向着燕飞冲了过来。数量上倒是不少,粗略一数估计有上百人之多。
  
  这座城池并不大,兵员总共也不过数百而已。除了在各处城门当值,以及守护卫家宅院,仓库,军营等地的之外都在这里了。
  
  面对这些冲过来的兵卒,燕飞没有丝毫的怜悯。他先是将旅行包放下,拉开拉链拿出几个弹夹揣在口袋里,之后面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军士们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这些人默认了用孩子做祭品,还为那些杂碎们做护卫,全都死有余辜!
  
  恐怖的冲锋枪射击声响起,叮叮当当的弹壳落地声响之中,燕飞用掉了所有的弹夹才停下了射击。以他的射击准确度来说本不需要如此麻烦,可他却是坚持将子弹打光,而且都没有命中要害。为的就是让这些人在死前承受更多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在短时内结束,燕飞放翻这些人甚至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已。
  
  ‘砰!’一个被吓坏了的跳大神的试图逃跑,可燕飞掏出手枪甩手就给来了一发,直接打断了他的小腿。紧接着枪声连续响起,十多个跳大神的都被燕飞打断了腿,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痛苦哀嚎。
  
  更换弹夹,背起旅行包的燕飞迈步上前,直接走到了已经瘫软在了椅子上的卫宁面前。
  
  皱眉看了眼卫宁双腿之间的那滩水渍,燕飞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举起了伯莱塔手枪顶在了卫宁的额头上。
  
  虽然不知道手枪是个什么东西,可之前卫宁全程目睹了燕飞是如何用手里的这种古怪手弩射杀打伤自己手下的。卫宁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犹如打摆子。结结巴巴的开口向着燕飞求饶。
  
  等了片刻之后察觉到自己没死,卫宁那颗慌乱的心逐渐安定下来。只要没死就好,没死的话就有的是机会弄死眼前这个混蛋!
  
  虽然卫宁已经尽可能的掩饰自己的心情,在脸上挤出了可怜求饶的模样,急忙开口“这位英雄,想要钱还是要漂亮女人?老朽一定要什么给什么。万望英雄高抬贵手。”
  
  然而,历经过多个不同世界,亲历过多次战场的燕飞只是扫一眼就能看清楚卫宁目光之中的阴狠之色。
  
  燕飞勾起嘴角笑了。就在卫宁心神大定,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燕飞突然扬起了手里的手枪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直接就将卫宁半边脸颊都给砸烂掉,连带着十多颗牙齿也是混杂着鲜血喷了出来。
  
  卫宁直接从椅子上被砸的扑倒在了地上,满脑袋都是嗡鸣声响整个人都蒙掉了。他从出生就是卫家大少爷,这么多年来在这城里作威作福别说被人打蒙了,就连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的都没有几个。
  
  不过很快剧烈的疼痛感就让卫宁的大脑从蒙圈状态里回过神来,嗓子眼里的凄厉嚎叫还没有响起就被燕飞一把拎在了半空之中。
  
  “让他们把那些跳大神的都给关进笼子了。”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拎着干瘦老头的燕飞微微眯起眼睛,用冰冷的枪管拍了拍卫宁另外半边脸。
  
  直到这个时候卫宁才发现,驻扎在军营等地的军士们在接到消息之后已经急忙赶了过来。不过他此时并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因为自己的小命被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捏在了手里。
  
  “嗯?”看到手里的老头没有反应,燕飞面色一冷,随即又扬起了手中的手枪。
  
  “快快快!”被吓坏了的卫宁用被打烂漏风的嘴结结巴巴的命令那些军士们将之前被关在木笼里的孩子们放出来,之后将那些跳大神的全都装进去。
  
  “你们!”燕飞随手拎着卫宁像是拖着一袋垃圾一样,转身看向远处那些躲躲闪闪的百姓“谁家的孩子自己带回去!”
  
  等到匆忙跑过来的百姓们将孩子都带走之后,燕飞挑了挑下巴示意那些军士们“抬上这些木笼去老虎口,给水龙王献祭的时候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