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攻城 下

第四百三十三章 攻城 下

    环绕辽东城的大火熄灭之后,因为高温炙烤的大地无法踏足,城外的高句丽人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乌黑发脆的城墙急的直跺脚而没办法靠近。
  
      当然了,这段时间他们也没有闲着。累死了数百工匠和民夫连夜打造出来的抛石机终于能够在不被攻击的情况下向着无人的墙头抛射巨石。那些已经被大火烧酥的城墙在巨石的轰击下不断碎裂垮塌,甚至就连用水泥封死的城门也在逐渐崩裂。这座吞噬了无数人性命的城池,终于是露出了被攻占的曙光。
  
      城头上再也没有了火箭弹飞过来,这让之前几天被公认为死亡率最高的抛石机操作人员重重松了口气。不过观战的渊盖苏文却是面色铁青。
  
      辽东城是他们渊家花费了无数心虚,耗时多年才建造起来的核心老巢。可这座城池却是在自己的攻打下逐渐陷入崩溃。这让渊盖苏文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这座城完了。”渊盖苏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这座城池无法在用了。就算是攻占了也没可能抵抗唐军主力的围攻。渊家的心血就这么被毁掉了。
  
      之所以渊盖苏文到了这种情况下还不愿意撤军,依旧是想要拼死攻占这座城池。一部分的原因是城内囤积的大量粮饷,这些粮饷是维持他权势和军队的基石。
  
      另外一部分则是在于面子。他渊盖苏文的老巢丢了一定要夺回来,还要杀光那些夺城的唐军才算是能勉强挽回自己的面子。否则的话,他渊盖苏文就将成为一个大笑话,哪怕千百年之后也会被人嘲笑为一个废物。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那天对自己做出挑衅的那个人!
  
      哪怕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他都无法忘记那个人蔑视的眼神,那是赤果果的将自己看做蝼蚁尘土般的蔑视。这种精神上的打击让渊盖苏文几乎发狂,如果不能将那个奇装异服的家伙砍成肉泥,他渊盖苏文这辈子都无法走出自己的心理阴影。
  
      这段时间以来,渊盖苏文在督战的时候一直都是在仔细观察守军。那些唐军除了盔甲极为坚固,武器极为锐利,士气极为高涨之外,并没有和自己想象之中的唐军有太大的差距。
  
      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奇装异服的怪人!
  
      那个能够扔出掌心雷轰杀他麾下军士,能够用法宝摧毁抛石机,能够用前所未见古怪兵器成片成片杀伤军士的家伙。如果能够抓到那个人,再将其砍成肉泥之前得到那些神奇而又古怪的东西。那还担心什么唐军?直接平推天下都不过是等闲之事!
  
      正是因为心中有了这些念想,有了这些***。这才使得渊盖苏文在明知道唐军主力正在快速靠近的情况下依旧选择了坚持攻城。因为他觉得自己冒险攻城能够获得的收获远大于可能的威胁。
  
      又是一天过去,灼热的大地终于逐渐降温到了可以行走的程度。至于城墙则是在抛石机日以继夜的轰击之下出现众多的缺口,足以让那些死兵们杀入城内。
  
      “唐军不会都已经被大火烤死了吧?”渊盖苏文看着空无一人的城头皱眉思索。不过随即就否定了这个可能。辽东城可是有着双层城墙的。外面的大火再炽热,唐军只要撤退到内城之中就几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毕竟城墙的上空是空的,并非窑炉那种密封空间。
  
      “冲进去!”侦查唐军主力的探马几乎一天三次的向他报告唐军正在快速接近,已经没有时间的渊盖苏文猛然挥舞手中大刀,命令手下近两万挑选出来的精锐死兵们作为第一攻击波杀入城内。
  
      随着隆隆鼓声,众多穿甲持盾,排列成密集军阵的高句丽军士踏着沉重的步伐靠近了前些日子里吞噬了十多万条性命的城墙。
  
      虽然说死兵们都有了战死的觉悟,不过当他们靠近城墙的时候依旧是感到极为沉重的压力。那是一种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的恐惧。
  
      好在收割了无数人性命的唐军并没有出现在千疮百孔的城墙上。从各处城墙一起发动攻击的两万死兵们通过被摧毁的城门以及各处缺口裂缝好似潮水般涌入了城内。
  
      四周的高句丽人都在拼命欢呼,在他们看来冲入城内就等于取得了胜利。毕竟双方的军力差距太大,只要失去了城墙的保护,双方面对面的死战。哪怕传说之中的一汉当五胡真的出现,高句丽人也能耗光城内的守军。
  
      然而,渊盖苏文的脸上却是并没有出现什么喜色。因为他知道唐军并没有死绝,这种悄无声息更像是一种危险来临前的诡异平静。
  
      就在渊盖苏文冥思苦想会有什么危险的时候,就猛然看到城内多处地方出现了火光。
  
      “糟了!”渊盖苏文瞬间想到了一件事情,额头上的冷汗就像是下雨一样滴落下来。他终于是想起来了辽东城内可是有双层城墙上!
  
      外面的城墙虽然被攻破了,可内层墙却是完好无损。死兵们冲破外城墙抵达内城墙的时候,就像是一群被关进了羊圈的绵羊。
  
      “什么味道?”一名举着盾牌小心翼翼行走的死兵突然之间用力的抽了抽鼻子,疑惑的询问身边的人。因为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极为古怪的气味。
  
      “不好!”身旁一个老兵突然之间神色大变,凄厉嚎叫“是火油!”
  
      就在这个时候,内城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众多唐军的身影。他们并没有张弓搭箭,而是将一支支的火把从城墙上扔了下来!
  
      几个浑身冒火的高句丽士兵从垮塌的城门洞里爬了出来。一边哀嚎一边拼命拍打身上的火焰。可无论是他们在地上打滚,有人帮忙泼水,填埋沙土,甚至脱下了甲胄都无法摆脱这种犹如跗骨之蛆的幽蓝色火焰。
  
      甚至于一些上前帮忙的士兵被沾染了之后也无法摆脱这种仿佛燃烧灵魂的火焰,直到被彻底烧成火炬。这直接导致再也没有人敢于上前救助,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火人们凄厉嚎叫,拼命挣扎。
  
      如此可怕的一幕吓到了高句丽士兵,甚至有人喃喃低语说这是来自地狱的魔火。这一切都沉重的打击了高句丽人的士气。
  
      “放箭!”面色铁青的渊盖苏文猛然挥手,下令督战队向着那些身上着火的死兵们射箭。他无法忍受这些人继续打击大军的士气。现在士气已经很低了,再这么下去他的军队将会走向崩溃。
  
      很明显,燕飞用上了来自现代世界添加了镁粉,铝屑以及凝固添加剂的燃烧类油脂。这些东西的成分并不复杂,科技含量也不高。燕飞花钱通过黑市获得了原料之后交给那些乌科兰军工专家们,由他们将其生产出来。
  
      这种凝固类的燃料极为恐怖,沾染到了身上之后甚至能引燃人体内的油脂,除非当机立断的砍掉着火的地方,否则的话无论是水还是泥沙都无法彻底熄灭。
  
      实际上就算是砍掉了身上着火的地方也几乎不可能活下来,因为这些化工品都是带有极为强烈的毒性。哪怕分量很少也足以致命。至少在这个时代的医疗科技下,根本就活不下来。
  
      早在渊盖苏文开始围攻辽东城的时候燕飞就准备用火攻了。那个时候他就回到现代世界下达了生产任务。而现代世界之中从采购原材料到购买机械,再到出现成品只用了几天的时间而已。由此可见现代世界工业力量的强大,以及金钱的魅力。
  
      好在辽东城内城墙与外城墙之间的区域有限,而且燕飞也不想彻底吓破了渊盖苏文的胆子让他直接逃走。所以并没有大规模的使用。不过哪怕如此,也至少有上万的高句丽死兵倒在了火海之中。
  
      骑在马背上的渊盖苏文那雄壮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晃悠了几下,看着就像是要摔落下来一样。不过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只是,他的目光之中已经完全被极致的怨毒之色所覆盖。这段时间以来接连不断的打击让他几乎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渊盖苏文没有选择撤退,而是和之前被他斩首的泉律文一样疯了似的督促麾下兵马继续进攻。
  
      唐军并没有坚守内城墙,在放火之后就主动放弃。等到火焰平息,高句丽人再次杀入内城的时候,他们愕然看到内城里居然又多了一座城墙!
  
      这里就是燕飞用钢筋水泥混凝土构件的一座新的城堡,所有的守军,伤员,民夫乃至战死者的尸首都被集中在了这里。虽然内里非常拥挤,可防御力上却是异常坚固。
  
      发狂的渊盖苏文疯了一样驱使兵马冲击这座足有八九米高的水泥城堡。攻城锤砸上去毫无用处,抛石机太大运不进来,冲车撞在水泥墙上只能留下斑驳痕迹。
  
      攻城器械失效的时候,高句丽人只能是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攻城。那就是扛着近十米长的梯子搭在城头,然后士兵们咬着刀,举着盾一步步的爬上去。
  
      辽东城内的房舍几乎全都被唐军给拆光了。数不清的木头石头从水泥墙上扔下来。攻城的高句丽人就像是下饺子一样纷纷扬扬的惨叫着摔落。可渊盖苏文直接无视了这一切,红着眼睛将一批又一批的军士逼着上战场。
  
      整整两天的血火厮杀之后,高句丽人始终无法在水泥墙上立足。而在墙下,已经堆积起来了数米高的尸堆。
  
      当新的一天到来,满嘴都是水泡,头发乱的犹如鸟巢,一双眼睛红的跟吸血鬼似的渊盖苏文再次派出督战队逼迫一批毫无士气可言的军士上前攻城的时候。一个毁灭性的消息传了过来。
  
      唐军的主力部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