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疯狂的泉律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疯狂的泉律文

    泉律文原本是新罗人,而且还是贵族。年轻的时候因为卷入了新罗的内部权.力倾轧还是输掉的那一方,被迫跑路到了高句丽。
  
      一开始的时候泉律文是为高句丽王室服务,可后来就转投到了权臣渊太祚的麾下效力多年。因为能力出众而且忠心耿耿,在渊盖苏文掌权之后依旧是被当做心腹看待。
  
      这次与大唐作战,渊盖苏文就将泉律文带在身边。得知辽东城失守之后,渊盖苏文派给了泉律文三万骑兵作为先头部队杀回辽东城。
  
      当泉律文率军来到城外,看到城头上飘扬的唐军大旗的时候,顿时眼前一黑,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至于原因,那是因为他的家人都在辽东城内。
  
      再铁血的将军也放不下自己的家人,只要是人就会受到这种感情因素的影响。来到城外的泉律文看着城墙上那些全身都穿戴着鲜亮甲胄的唐军军士,重重叹了口气之后在远离弓弩射程之外的地方对着城头大喊“城内主事的是哪位将军?烦请出来相见。”
  
      燕飞捏了捏手指,侧身靠在城墙箭垛上看着迈步而出的苏定芳。
  
      “老子就是苏定芳,来的是哪个?”穿着燕飞提供的新式甲胄的苏定芳站在城头探出身子,对着远处的泉律文怒喝“速速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一把胡子都白了的泉律文脸上闪过怒色。他打了一辈子的仗,所有想要侮辱他的人都已经被砍下了脑袋,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气。不过一想到城内的家眷,哪怕是百战余生的武将也不得不强行忍耐下来。
  
      “原来是苏将军。”泉律文捏着拳头向着城头上的苏定芳拱了拱手“敢问将军,城内百姓可好?”
  
      泉律文没问你们怎么过来的,你们有多少人,你们想要干什么这些让人发笑的废话。而是直接询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城中的家眷可好。
  
      辽东城是渊盖苏文的老巢,他麾下的官吏将军的家眷们大都在城内。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这些人都非常重要。泉律文一直在担心若是唐军用这些人作为人质的话,该如何是好。攻城的时候肯定会碍手碍脚。
  
      苏定芳听到他的询问之后当即仰天长笑“百姓?嘿嘿~~~等你死了就能见到他们了。”
  
      泉律文面色铁青,他以为唐军洗城杀戮不轻,却根本没有想到唐军居然已经把满城的高句丽人都给灭了“久闻大唐乃是礼仪之邦,为何行此无德之事?!”
  
      “哼!”苏定芳冷笑一声“你们在城外铸京观的时候就该知道有这么一天!想见自己人?可以,老子都把他们埋在东门外了,自己去看吧!”
  
      泉律文面色惨白,身子一僵摇摇欲坠。强行稳住身躯之后狠狠的瞪了城头上的唐军一眼,直接策马去了东城门外。然后,他就看到了之前那些中原人尸骨堆成的京观已经没有了踪影。
  
      当然了,他现在关心的不是那些炫耀自己武力的东西,而是眼前一座座明显是新近开挖,随意填埋上的大坑!
  
      “啊!!”等到一些大坑被翻开之后,满脸血红的泉律文仰天怒吼犹如疯虎。
  
      “活该。”沿着城墙走过来的苏定芳看的大为解气“杂碎,杀我们汉人,铸造京观的时候没想过会有今天吧?老子告诉你们,你们都得死!!”
  
      泉律文已经六十多岁了,到了这个年纪基本上已经是别无所求。可之所以还要上战场,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可这次他的家人全都在辽东城内没有逃走。此时备受打击的泉律文在稍稍缓过劲来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报仇。
  
      “攻城!”双眼通红,嘴角淌血的泉律文陷入了疯狂之中,指挥着麾下的骑兵们强行攻城。甚至就连几个想要劝说他冷静的部下都被他抽出佩刀给砍了。
  
      将宝贵的骑兵投入到攻城之中显然是个没脑子的决定。不过因为家眷被杀而陷入疯狂的泉律文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此时只想要杀光那些唐军,砍下他们的脑袋用来祭奠自己的家眷。
  
      泉律文是领兵将领,下达了命令之后那些士卒们没办法拒绝只能是去执行。可他们都是骑兵,而且这次想先行过来主要是以侦查为主,压根就没有什么攻城器械可言。无奈之下,只能是去城外的那些村子里拆除房屋临时构建了一些云梯,冲木等攻城器械。
  
      就连头盔都不戴的泉律文咆哮着挥舞手中佩刀,驱赶那些高句丽骑兵们下马扛着简陋的器械去攻城。
  
      因为有护城河在,云梯什么的靠近不了城墙。高句丽骑兵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填河。原本他们可以像是之前唐军骑兵那样用战马背负装满了沙土的布袋扔进河里,可问题在于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布袋。
  
      燕飞用的东西都是从现代世界直接带过来的,可高句丽人短时间内能从什么地方弄到如此之多的袋子?他们的农民比中原的百姓还要苦,家中哪里有那么多的袋子布帛可供使用。
  
      无奈之下,上千骑兵只能是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拿着铲子等工具靠近护城河准备填土埋河。
  
      ‘轰!轰!’埋放在城外的地雷毫无意外的被踩爆了。
  
      这些阔剑杀伤地雷极为恐怖,内部装填六百克塑胶炸药和八百枚钢珠,一旦引爆的话,塑胶炸药爆炸产生的威力会将八百枚钢珠以60度的广角呈现扇形向着前方爆速激射出去。
  
      如此之多的钢珠使得爆炸面积前的五十米范围内无人可以能幸免,不管冲上来多少人都是被打成筛子。而在一百米的范围内依旧有着中度的杀伤范围。甚至最远射程超过二百五十米。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防御武器,是步兵们的杀手。对于缺乏反地雷手段,甚至完全就不知道地雷是个什么东西的高句丽士兵们来说,这就是死神的微笑。
  
      因为要填河,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士卒们站的比较密集,打头的踩响了地雷之后,一声闷响之中数百枚钢珠冲破此面向敌的标识,像是洒水一般泼了出去。
  
      在这些钢珠的面前,高句丽人手中的盾牌就像是纸片一样脆弱,轻易就被射穿。
  
      凄厉的哀嚎声响起,冲在前面的上百高句丽士兵被放倒在地。除了被射穿要害当场挂掉的之外,其他那些被射穿了四肢的都躺在血泊之中痛苦的嚎叫。场面异常血腥。
  
      同伴们如此惨烈的遭遇的确是吓到了那些士兵,不过作为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们还是硬着头皮继续上前。可随即一枚借一枚的定向地雷被引爆,在无数的钢珠激射下,高句丽人就像是倒伏的麦子一样成片倒地。
  
      也就是燕飞并没有在这边布置太多的定向地雷,要不然的话他们甚至都不可能靠近护城河。
  
      第一波上千名准备填河的高句丽士兵就连护城河都没有挨到就被放倒了一大半,剩下的再也扛不住直接调头就跑。不过后方督战的泉律文铁青着脸直接挥手,督战队射出大量的利箭将逃跑的军士们全都射翻。
  
      看着满地的尸首与翻滚嚎叫的伤员,高句丽这边的士气顿时跌入了低谷。
  
      泉律文面无表情的再次挥手,第二批的填河部队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出击。好在之前这边的地雷都被踩空,他们得以成功靠近护城河。
  
      不过等到他们抵达护城河畔的时候才发现,之前以为是河畔土坡的小斜坡根本就不是什么沙土,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东西。铲子铲上前冒出火花,可却根本铲不出土来。
  
      燕飞运来了水泥,在护城河畔构建了一个一米多高,对外一侧是45度斜坡的水泥墙。这道水泥墙挡住了那些高句丽人,迫使他们只能是从更远的地方挖掘泥土再冲上水泥墙顶将泥土撒入河中。
  
      这可不是在搞工程也不是在演习,这里可是战场。城墙上的唐军当然不会看着高句丽人填河,各种各样的防御武器呼啸着从天而降,将那些高句丽人成排的放倒。
  
      辽东城是渊盖苏文苦心经营的老巢,内里不但存储大量物资还修建有极为完备的防御工事。依托这些防御工事与丰富的粮草储备,足以让任何想要攻占这座城池的人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可让渊盖苏文没想到的是,他自己为了增强决战力量,从看似安全的后方大规模抽调兵马使得辽东城防御空虚。之后燕飞使用闪电战,压根就不管路上的众多城池直扑目标,并且成功的一举攻占辽东城。
  
      因为缺乏守军,绝大部分城墙上的防御工事都没来得及使用。而随着城池失守,现在反倒是成为了燕飞和唐军对付高句丽人的工具。
  
      造价昂贵,维护更加昂贵的床弩激射出粗大的弩矢将城外的高句丽人直接射穿。滚石檑木犹如不要钱一样向外扔。金汁滚油没办法扔那么远暂时没用上,可不算大的灰瓶却是在力壮军士的投掷下被远远扔过来。
  
      漫天飞舞的灰瓶砸在水泥地上,那些高句丽人顿时就被密布的石灰粉笼罩。强烈的刺激下各种咳嗽各种捂着眼睛嚎叫络绎不绝。这种情况下别说是铲土填河了,就连最基本的防御反击都做不到,只能是眼睁睁的在攻击范围内成为守军的靶子。
  
      当石灰粉尘逐渐平息落地的时候,冲到河畔的数百名高句丽骑兵已然是全部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