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见刺杀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见刺杀

    “大家都知道官仓里面究竟有多少粮食。”苏松阳端起油腻的茶水喝了一口,随即皱眉放下。他是江南人,哪怕来长安城以及超过十年之久可依旧是喝不惯这种偏胡风的茶水“长安城内各处官仓里存放的粮食早就被咱们还有城里人买光了。”
  
      “那现在官仓卖的是什么?难道是麦麸不成?”边上当即就有人不满的喊了出来。
  
      因为官粮价格腰斩,之前买了大量官粮的粮商们顿时损失过半,一个个的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好心情,说话的时候也是带着情绪。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换做是谁拿出自己的财产买了价值百万的货物,然后睡一觉醒来被告知这批货的价值只有一半了都会闻之发狂。
  
      “关中各地的官仓都没有动,咱们的人也没有见到有向长安城大规模运粮的迹象。”苏松阳眯起了眼睛解释“唯一的可能就只剩下了军粮。陛下和朝廷动用了军粮。”
  
      朝廷的粮食除了存放在各处官仓里的官粮之外,还有一部分就是属于军队的军粮。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天下大灾都不会动用到军粮。因为天下大灾百姓们没有了粮食的时候顶多是流民四起,可一旦军队没有了粮食,那就不是流民的事情了。
  
      “朝廷疯了?”牙行内当即就响起了一片质疑声响。
  
      动用了军队的粮食导致军队没粮吃的话,那就是兵变的下场。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兵变演变成弥天大祸甚至改朝换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此时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大唐有超过一半的军队都集中在长安城附近,若是这些军队出现问题整个朝廷都将为之覆灭。
  
      “不可能的吧?”因为长须老者话语之中满是不信“朝廷除非疯了,否则怎么可能会动用军粮?”
  
      “若不是军粮的话,那诸位告诉我现在官仓发卖的粮食都是从哪里来的?”苏松阳目光如电的扫视四周的同行“我已经得到了消息,现在发卖的粮食的确都是从城外各处军营里面运进城的。”
  
      粮商们虽然有钱可却没什么和朝廷相关的门路,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自己背后的世家门阀所提供。那些官仓的官吏们或许不会被粮商打动,但是来自世家门阀的诱惑对于这些小官吏们来说还是很难拒绝的。
  
      不过他们也只能是从看守粮仓的官吏那里打听到粮食是从城外军营运来,押运的也都是十六卫的官兵。至于军营之中的众多军粮从哪里来,那就是属于军方的事情了,他们暂时还没有那种能力打探出来。
  
      “还真是动用了军粮?”众多原本面色难看的粮商们闻言之后纷纷恢复了精神。如果真的是用了军粮的话那事情就好办了。
  
      “军粮不可能动太多。”自认为已经看透了一切的苏松阳得意的解释“朝廷的打算应该是用军粮打垮我们的抵抗,然后再低价从我们手里把粮食买回去。这一来一回不但赚了一大笔钱帛还弄到不少粮食。这份手段,这份胆魄不可谓不大气。”
  
      “这是朝廷小看了我等。”一群粮商们纷纷露出了傲然之色。朝廷以为拿出了军粮就能打垮自己,然后随意操纵价格低价抽走自己辛苦攒下来的财富,这可是看错人了。他们的实力远非此时所表现出来的这些。
  
      “不错。”苏松阳站起身来做总结“既然朝廷已经图穷匕见,那我等也不用再客气。大家各凭实力的买吧。”
  
      粮食们的实力绝对是非常强横的。要知道之前因为战乱,长安城的粮价曾经多年都维持在百文一斗之上。可想而知这些粮商们赚了多少。
  
      虽然大部分都是上缴给了世家门阀,可粮商们手中依旧是握有大笔财富。在加上此次他们背后的世家门阀想要拿这件事情发动反击,通过买光军粮来策动军队混乱甚至改天换地,所以给与了强大的钱帛支持。
  
      粮商们想要买光官府的粮食,无论是官仓粮食还是军粮。掌控所有粮食之后就能操控长安城的粮价,到时候哪怕一斗米卖一贯钱也不愁没人买。毕竟人不吃粮食的话会饿死。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手中拿着金银珠宝也得用来买粮食。因为金银珠宝不能吃。
  
      而粮商们背后的世家门阀想的更多也更深,他们想要通过这次机会引导兵变,从而沉重打击李世民的统治地位。若是兵变规模扩大,甚至改天换地也不是不可能。
  
      有了目标,有了利益自然也就有了动力。
  
      牙行的会议结束之后,粮商们再次投入到了抢购粮食的风潮之中。而这次相比起之前来说规模更加庞大。他们不但动用了自己的全部钱帛,还有不少人将各自的店铺住宅商行等等抵押出去凑钱。与此同时还用上了各自背后世家门阀们支援上来的钱帛。
  
      之所以如此不顾一切的将身家性命都给投进去,那是因为他们确信只要能将驻防在长安城四周数十万大军的粮草买光,那之后所有人想吃粮食就都得从他们手里购买,价格什么的更是随便自己定。到时候手里粮食越多赚的也就越多。面对着无法计量的利润,这些商人们毫不犹豫的就一头冲进了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那个什么长陵郡王已经被剥夺了爵位,被打发回晋阳看守李家祖坟。”城外庄园内,刚刚又运了一波粮食过来的燕飞走出仓库让驻守在外的牛进达领兵进去搬运粮食之后,他就来到了庄园花厅喊来了十一娘“这个威胁已经被解决了,你可以随时离开。”
  
      十一娘的确是年轻漂亮,而且因为练剑舞使得身形极为出彩,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女人。按照燕飞之前的性格来说,既然主动投靠的话收下也就收下了,不算什么大事。
  
      可此时的情形却是不同,因为九天之外有神兽在关注着他,所以燕飞只能是尽可能的避免相关的事情。
  
      “多谢郎君垂怜。”十一娘侧身施礼之后扬起自己的俏丽脸庞,一双漂亮的双眸犹如秋水般看向燕飞“郎君的厚爱奴家感激不尽,做牛做马也要报答郎君。”
  
      虽说只是一个很年轻的舞.娘,可从小就跟着师傅出入权贵之家,在平康坊各处表演的十一娘对这个世道看的非常清楚。别看今天赶走了长陵郡王,可若是明天再被另外一个郡王看上怎么办?
  
      就算不是郡王,随便有点权势的男人想要拿下她们,她们又该如何抗拒?总不能每次都找燕飞吧?所以十一娘这是早就下定了决心要脱离苦海,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燕飞仔细打量了一番十一娘之后终于缓缓点头“既然这样,那你就留下吧。”
  
      “多谢郎君。”十一娘面色一喜,急忙再次行礼。
  
      “就算是留下也不能留在这里。我送你去城里的宅邸。”庄园这边现在成了运货场,大批军队封锁四周,川流不息的牛马车将海量的粮食运走,四周到处都是数不清的军士。燕飞自己都不准备在这边住,自然也不会让十一娘留下。所以他要带十一娘去城里的宅邸。
  
      燕飞今天没有再开越野车,因为每次开出去都会引来无数人的目光甚至引发拥堵。在经历了一开始的畏惧,等到长安城的居民们明白越野车无害之后就像是在看西洋景一样喜欢追逐。
  
      这个时代的大唐百姓们极为自信而且喜好热闹,与之后几个朝代那些被生活压迫活的犹如幽魂般,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百姓们完全不同。
  
      牵着马出了庄园就看到不远处的牛进达正在指挥军士们不断从仓库里将一车车的粮食送上大道然后运往各处军营。燕飞翻身上马,向着十一娘伸出了手。
  
      两人共骑离开了庄园沿着官道一路向着长安城跑去。附近的整个区域以及整条官道都被众多的军士封锁起来,只有接近长安城的那段道路可以让百姓们通行。燕飞有着从皇宫里得到的通行令牌可以通行无阻。
  
      入城之后燕飞就向着之前属于那位襄城伯,现在成了他的宅邸行去。不过在路过长寿坊向着怀远坊前行的时候,燕飞却是突然勒着了胯下战马。
  
      “怎么了?”怀中女人正在回味燕飞那强壮的胸膛,回味着一路疾驰带来的迷醉感觉。此时突然减速,下意识的询问出声。
  
      燕飞没有回应,而是揽着她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落在了一旁。与此同时,两侧的坊墙上冒出数十名张弓搭箭的弓箭手,嗖嗖嗖的射出一连串的密集箭雨。道路前方一辆横在路上的牛车也被掀开了车上的苫布,露出了一架上了三根巨矢的八牛弩!
  
      强大的八牛弩被当做狙击枪来使用,直接从数十步之外激射而出狠狠的扎进了燕飞起来的战马身上。巨大的冲击力甚至直接将这匹重达数百斤的战马给带着向后飞了出去。
  
      这还不算完,道路两侧几个贩卖凉茶炊饼的小铺内响起一片抽刀的呛啷声响。数十个各种装扮的刀手蜂拥而出扑向燕飞。
  
      十一娘被吓的连声尖叫,死死抱着燕飞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中动都不敢动。而燕飞也是毫不含糊,一边快速后退一边反手拿出了伯莱塔手枪对着墙头的弓箭手就是一连串的射击。
  
      燕飞的枪法极为精确,他经常在有闲暇的时候跑去非洲打枪。这么多子弹喂下来早已经是神枪手的程度。
  
      一侧的坊墙上被燕飞干掉了一串的弓箭手,可惜燕飞的子弹也打光了。
  
      燕飞一般只是随身带着一把手枪,其余的武器大都是放在越野车上。这次突然遇袭之下就连备用的弹夹都没有。
  
      怀中抱着一个累赘到只会痛哭尖叫的女人,身边也没有合用的武器。两侧高高的坊墙上是数十个在射箭的弓箭手,道路前后两端都是被装着八牛弩的牛车堵住。还有数十名刀手正气势汹汹的扑过来。
  
      在任何人看来燕飞这都是陷入了绝境之中,可当事人却是突然间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