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粮价腰斩

第三百九十四章 粮价腰斩

“下一个问题,出兵没有钱粮。Ww.co”燕飞没多做解释,直接进入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和前面那个一样。都是能够用钱粮解决的。出兵需要多少钱粮你也报个数字出来,需要多少我出多少。那些马匹也可以全部送给军队,不过一定要用在征讨高句丽上。”
  
  军方的将领们各个面露喜色,虽然不清楚燕飞是不是在吹牛。可那些马匹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旦拿到手绝对能够极大的增强军方实力。
  
  “最后一个问题。”燕飞的脸上划过一抹慎重“你们担心征发民夫太多,损失太多会激起民变。那就不要征发民夫。”
  
  “什么?!”
  
  “这不可能!”
  
  房玄龄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武将这边就已经是炸锅了。李孝恭上前皱眉出声“征讨高句丽可不是奇袭颉利的大营。高句丽在边境上修建了长城防御,还建了一连串的城池在各处要地。若是想要灭其国,就要一路打过去拿下一座座的城池直到其国都。这会是一场漫长的战争,如果没有足够的民夫运送粮草辎重的话,根本进行不下去。”
  
  “所有的物资全部由我来随军提供。”燕飞一脸平静的说着让人心头剧颤的话语“至于时间也无需担心。我向你们保证,最多只要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兵临高句丽国都城下。如果做不到,所有提供的物资我加倍赔偿。”
  
  “吹牛吧?”尉迟恭黝黑的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高句丽可不是草原,各处交通要道上都是有坚固城池。一座座的打下去三个月的时间肯定不够。”
  
  燕飞耸了耸肩膀没有解释,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世民。意思是能够飞天的千里眼你可是知道的,再拿出一些能轻易破城的东西来肯定没问题。
  
  一直都是安静听着的李世民咳嗽一声,目光看向了文臣们“若是燕飞说的都能做到,你们可同意?”
  
  这要是在唐以后的那些文贵武贱的朝代里,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轻易做出决定。可在武将们拥有强大影响力,更重要的是李世民还是一个渴望打仗的马上皇帝的情况下,在文臣们保持沉默的时候,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定了下来。
  
  之所以是基本上定下来而不是直接确定,那是因为萧瑀等人要求燕飞先把东西拿出来之后他们才能同意。
  
  李世民和房玄龄杜如晦知道燕飞有这个本事,可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再让其他人离开之后,李世民将话题转向了正在进行的粮食大战。
  
  “那些粮商们还在买粮食。”李世民捋着自己修剪整齐的胡须“想要耗光他们的钱财看来并不容易。”
  
  “那就降价。”燕飞眯起了眼睛“现在是五十文一斗,那就直接腰斩半价卖二十五文一斗。这个价格的话,城里的百姓们应该都会很喜欢,粮商们也就坐不住了。”
  
  长安城四周都是乡村,那些农户们自己都是有存粮供应自己家里人吃,所以他们是不会去买粮食的。粮商们的出售对象都是长安城里的居民。
  
  而长安城作为这个时代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有着最多的人口。百多万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每天都要吃粮食,他们才是粮商们的客户。
  
  可一旦官仓以二十五文一斗的超低价出售粮食,那些之前因为粮价太高而没有大量购买的居民们肯定是会疯狂抢购。
  
  一旦居民们抢购到了足够的粮食,自然是不可能再去购买粮商的粮食。至少几个月的时间内不会去买。而几个月之后,秋粮都下来了价格肯定是只会降低不会上涨,除非是再来一次渭水之盟。
  
  虽然现在卖五十文一斗相比之前已经很便宜了,可长安城内的居民大都是贫苦人家。他们买的话也只是买上几天最多半个月的口粮,因为他们赚的钱并不算多。
  
  但是当粮价降低到二十五文一斗的话,那都很会过日子的居民们必然会动用自己的存款甚至是借钱来抢购粮食。因为这个价格绝对是低过了他们的心理底线。
  
  等到居民们花光了钱买了官粮,那粮商们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仓库里的粮食堆在那里卖不掉。
  
  粮食这种商品的特点就是量大,长时间存储的话花费可并不小。而且这个时代的粮食最多存放一年,一年之后卖不掉的话就只能是作为牲口的口粮,这价格方面可就差的太多。
  
  粮商们为了保证自己的客户一直来自己的店里,那就必须拼命的将官仓低价放出来的粮食都给买光让长安城内的居民没有低价粮食可买。
  
  李世民和房玄龄他们都是聪明人,顿时就明白了燕飞话里的意思。
  
  之前在粮价高达斗米一匹绢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用这种方式打击囤积居奇的粮商。可问题在于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粮食。一旦放粮却被粮商们将官仓里的粮食买光,那才是真的坑了城内的居民。
  
  “你能弄来多少粮食?”杜如晦的话让李世民他们都将目光放在了燕飞的身上。这个计划非常好用,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燕飞能拿出多少粮食来。
  
  “我说过的,别怀疑一位时空商人的实力。”燕飞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是那句话,要多少有多少。”
  
  ------
  
  ‘砰砰砰~~~’升平坊内一间破旧的房舍前,一个满脸红光的壮汉正在用力敲打着破破烂烂的房门。
  
  “谁啊?”随着木门开启的滋呀声响,一个穿着蓝色袍服,脚上蹬着牛耳麻布鞋的中年汉子打开了房门“郑老三?你不去上工跑我这里来做什么?莫不是又来借酒钱?天还没黑呢。”
  
  “我的好六哥诶。”被称为郑老三的壮汉一把就拉住了中年汉子的手臂“还上什么工,喝什么酒啊。快快拿上家里所有的铜钱跟我走。”
  
  “出什么事情了?”六哥一脸迷糊的看着自己上工的同伴“拿钱作甚?”
  
  “六哥。”郑老三一脸焦急的直跳脚“你在家里就没听说官仓放便宜粮食了?”
  
  “知道啊。”六哥叹了口气“五十文一斗的确是便宜了许多,可老哥我前几日已经买了十天的粮。”
  
  “那都是什么老黄历了。”郑老三话语急切“早上的时候官粮的价就变了,现在是二十五文一斗!”
  
  “二十五文一斗?!”六哥的眼睛都直了。他家从爷爷辈起就在长安城内居住,依靠在马车行里抗大包卖力气维生。自从这大兴城新建以来数十年,从未听说过有如此便宜的粮价。
  
  “莫不是在逗哥哥耍乐?”在长安城内住了一辈子的六哥不相信有这种好事情“你确定是一斗不是一升?还是说卖的是霉粮?”
  
  “我的好哥哥唉。”郑老三急的眼都红了“俺家婆娘一大早就得到消息专门跑去官仓放粮的地方看了一眼。大木板上写的明明白白二十五文一斗不限购!全都是雪白雪白的好粮食,绝对不是霉粮!”
  
  六哥因为前两日抗包的时候扭伤了脚所以在家休息,而郑老三的婆娘找到上工的郑老三将这事情一说之后当即就请了假跑回家拿出所有的积蓄去官仓买粮。
  
  等到买够了粮食运回家里存放好之后,郑老三想起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六哥还在家里休息或许不知道这件事情。担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郑老三就跑了过来告知他此事。
  
  中年汉子知道郑老三虽然喜欢偷着喝两口屠苏,可却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说谎耍自己玩。当即激动的一拍大腿“怎么不早点降价!俺前几天才买了十日的粮!五十文一斗啊。”
  
  前几天买五十文一斗粮食的时候,很多人都感觉赚到了,欢欢喜喜的买了不少粮食回家甚至还打心底感谢朝廷开仓放粮。可当粮价直接跳水来到二十五文一斗的时候,之前买了粮的居民们都快被气死了。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前几天也买了不少五十文一斗粮食的郑老三连声劝解“老哥快去买吧,别朝廷什么时候又变了心思。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便宜的粮食。”
  
  “唉。”中年汉子转身就跑进自己破旧的家里,翻箱倒柜的将最后的积蓄全都拿出来。随后就跟着郑老三一路向着最近的官仓放粮点跑去。
  
  相似的一幕在整座长安城内上演,各处坊市的居民们在得知官仓的粮价一路狂跌到二十五文的时候全都疯了似的拿着钱去买粮食。而这疯狂的一幕却是深深的刺激到了那些粮商们。
  
  还是在西市的粮商牙行,再次聚集起来的粮商们明显神色比起上一次难看了许多。一个个沉默不语的坐着,没有了上一次的意气风发。
  
  别的什么都不算,单纯是他们这几天从官仓那边花费巨资购买的粮食,在官仓粮价直接腰斩的此刻就等于是直接亏损了一半。这种情况下,身为商人没有哪一个还能有好心情可言。
  
  居民们买了粮食就算是亏了,可骂过之后还能吃掉。但是他们这些粮商买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怎么可能吃完?可此时的情况下想要出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眼看着亏损严重的大量粮食砸在了自己的手里,要是哪个还能有什么好心情,那肯定是有问题。就像是那位行首苏松阳。
  
  之前苏松阳感觉到事情不对劲,所以悄悄嘱咐手下只买了十万石。虽然也是损失惨重,可毕竟是在自己的提前感知下减少了损失。所以此刻将同行们再次召集起来的苏松阳,声音都显得有些轻松。
  
  “诸位不必担忧,这是朝廷的最后一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