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个字 穷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个字 穷

黄金白银这种贵重金属在大唐并非是流通货币。『→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Co银本位的时代要等到宋朝的时候才会逐渐出现,真正成型是在遥远的明朝时期。
  
  虽说并非流通货币,可黄金的价值却不会有丝毫的变质。这玩意拿出来换做是谁都会认。燕飞就是准备用黄金来换钱。
  
  货箱里的其他东西虽然说没有黄金值钱,可在没有重新开启时空通道之前都是这个时代无法提供的物资。而黄金虽说贵重可这个时代同样大量拥有,这个时候自然是先用黄金来换钱了。
  
  前几年李渊发行了大唐的制式铜钱开元通宝。因为关系到自己的面子,李渊的开元通宝制作精良成色很足。每个铜钱都是标准的一钱重,十个就是一两重。而一贯钱一千文重六斤四两。因为唐朝的一斤是十六两。
  
  之前燕飞用两瓶人头马换回来的八百贯钱足足装满了一整辆的大车。铜钱可是很重的。
  
  因为天下大乱导致众多百姓流离失所,整天都是在不断的打仗直接导致各种产品生产数量减少物资不足,相应的物价也是随之风气。当然这个物价指的是实物,像是粮食与布匹。
  
  关中虽然物产丰富,可依旧是需要从外面输入大量的粮食布帛。随着突厥入侵,粮价更是急速攀升,斗米的价格已经破了五百文钱。一石十斗,一石粮食的价格超过五贯铜钱,这可是要逼死人的粮价。
  
  同样是因为突厥入侵以及玄武门之后的朝廷动荡,大批有钱人逃亡去了关东江南一带。结果就是导致地价与房价的下跌,燕飞买城外的庄园倒是选了个好时机。不过却是被长孙冲给占了便宜。只是这便宜也不好赚,燕飞实际上是个很小气的人,总有一天会让长孙冲连本带利的给吐出来。
  
  除了粮食之外还做衣服的布帛。一匹布四丈长,一尺八寸宽,重约十二两。这么点分量可做不了几件衣服。而且这个时代的布帛质量不行,衣服损坏的情况也很严重。
  
  而此时一匹布的价值也超过了五百文钱。衣食住行四大生活必需品的前两位都如此高涨,直接的结果就是生活困难。
  
  金银这种贵重物品虽然不流通却依旧是在使用,一般是皇帝用来做赏赐,又或者的商家们作为压箱底来用。不过因为数量稀少所以价值却是很高。
  
  燕飞拉开旅行包,伸手扔了十多根沉重的金块在包里。关上柜门拉上拉链之后拎着包就走。
  
  这趟来回奔跑可是把黄骠马给累的够呛。好在燕飞对这方面也是了解的很多,控制着速度和马力并没有拼命的死跑让马匹发汗从而失去用处。
  
  ‘啪!’回到庄园里燕飞直接甩了块重达一公斤的金块扔到管家的怀里“去城里换成铜钱粮食布匹,各占三分之一。”
  
  管家跟着贵人做事也是见过黄金,可他却从未见过如此之重的金块,这也太吓人了。
  
  按照朝廷的规定,黄金与白银的兑换比是十比一,而白银价值一贯铜钱。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的价格,因为金银稀少而且价值一直很高所以实际上的兑换比很高。这个时候一两白银足够换来一千六百文的铜钱。
  
  新唐书里有记载,开元通宝十个钱为两。也就是说十个开元通宝的重量就是一两。换算成现代单位就是42.5克。燕飞扔出去的黄金重一公斤,换算下来就是23.5两。换成白银是235两,而换成铜钱则是376贯。
  
  玄武门之前长安的米价实际上不算太高,大致是在斗米百文左右。虽然不便宜可却能人大部分的人吃上饭不至于饿死。
  
  可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变之后,长安城里的米价就像是翻了筋斗一样飞升。等到突厥人入侵的消息传来,那米价就是一飞冲天。而当突厥人的大军进抵渭水河畔的时候,城内的米价甚至被炒到了斗米超过千文的程度。
  
  至于那些推动粮价的幕后黑手,都是传承多年,号称书香门第的世家大族。
  
  在他们的推动下一斗米价格超过一贯钱,而一斗米十升,换算成现代世界的重量还不足十市斤。这等于是一斤不到的米卖一百文钱。这时代的长安城里绝大部分人一天绝对赚不到一百文钱。可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有吃饭。
  
  性格极为强势,对付敌人从来都是用刀而不是嘴巴,连自己兄弟都不放过的李世民之所以要忍受屈辱的去找颉利求和,唯一的原因就是内部的动荡太大。实在是打不了。百姓们都快被粮价给逼死了,这还怎么打仗?
  
  不过以李世民如此强势的性格来说,那些趁机囤积居奇挑起粮价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等到李世民和颉利杀白马为盟,签订了渭水之盟之后,粮价迅速下跌已然的跌到了斗米五百文。而且再过几天肯定还会继续下跌。
  
  以现在的粮价来说,燕飞给出的黄金用三分之一买粮食能够买到二十来石粮食。
  
  “敢问郎君。”管家并没有直接去城里换钱买粮食,而是怀抱着金块恭敬询问“是买粟,买麦,买黄米还是买谷子。”
  
  “嗯?”管家的话把燕飞给问的愣神了。在他的印象里粮食就是大米呗。哪怕是在宋朝明朝时空的时候都是如此,更别说是现代世界了“什么是粟,什么是麦,什么是黄米什么是谷子?有什么区别。”
  
  “回郎君话。”管家心中疑惑燕飞怎么来粮食都分不清,不过很快就恭敬的为燕飞做了一次科普。
  
  粟就是粟米,也就是常说的小米。颜色发黄适合煮粥喝,小米粥大家或许都知道。而麦子就是面,磨粉做面粉的。黄米则是糜子,做大饼的,不过会拉嗓子。至于谷子那就是水稻大米了。
  
  不同的粮食作物价格也不一样。像是大米现在就是五百文一斗,算是标准价格。而粟米就便宜多了,只要三百多就能买一斗。糜子的价格和粟米差不多。麦子就要比大米还贵一些。
  
  “嗯,知道了。”燕飞之前没关注过这些,现在了解之后微微点头“你看着买就是。”
  
  大米和麦子都是有钱人或者是家中贵人吃的。普通人和仆役们都是以粟米以及糜子为主。在这个封建时代里,哪怕是粮食也被分出了个高低贵贱出来。毕竟大米和麦子口感好,而粟米和糜子口感就差些。
  
  不过让燕飞感到意外的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郎君。”管家继续进言“布帛绢麻各不相同,绫罗绸缎各种皆有。而官府有约绢为货值,不知该买几许?”
  
  封建时代里有一条很显著的地方就是在于,各种物资的不足。无论是粮食布匹还是铜铁贵金属全都满足不了需求。直到工业爆发之后才算是缓解了这种延续了千年的货物短缺。
  
  因为缺少铜,所以铜钱的数量很少。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当五钱,当十钱这些大额铜钱。所以这个时候的官府是用产量大而且需求高的绢作为货币的补充物资。一句话说就是,绢是用来当钱使用的。
  
  燕飞说买布匹绢帛,管家也搞不清他是要买来做衣服还是买绢当钱用只能是问清楚。
  
  富贵人家自然是绫罗绸缎,普通百姓还有仆役们能有麻布绢帛穿就不错了。这些东西买多少都是要当主人的燕飞确定才行。
  
  说实话燕飞之前的确是做过功课,历朝历代的各种资料他都看过一些。可这些方面的事情他还真是不知道。
  
  “具体怎么操办你自己看着办。”燕飞想了想之后将事情全都交托给了管家去处理。既然不懂那就交给懂的人去处理,就算是弄砸了也不过是一块金块的事情而已。
  
  等到管家带着人匆匆忙忙赶着车去长安城里的时候,燕飞也离开了庄园在附近的村子里闲逛了起来。
  
  这里是长安城外的村子,而长安却是整个大唐的核心所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至少能代表大部分时下大唐各地的情况。因为连天子脚下的村子都不行的话,那千里之外的地方肯定更惨。
  
  这个村子不算大,从头走到尾也花不了多少功夫。而整个村子给燕飞的印象就是一个字,穷。
  
  村子里面的几十户人家都是茅草屋,没有一间是砖瓦房的。都是那种土坯房子,房顶用茅草盖着。南墙上开个洞算作窗户就是个家了。偶尔几户人家会有猪圈鸡窝,这就算得上是富裕人家了。至于骡马耕牛这种大牲口,反正燕飞绕着村子走了一圈也没有见到。
  
  至于村里的道路,简单说就是没有。全都是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小道。一旦下雨,泥水能淹脚脖子的那种。
  
  最后就是人,这里的人大都身上穿着满是补丁的麻布衣服,脚上大都是草鞋只有少数人有布鞋穿。面色黝黑皮肤粗糙,都是典型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形象。而且村子的年轻人不多,大都是老人和孩子。
  
  “不是说府兵都是从各处村子里挑选的小地主和自耕农吗?”燕飞走到村口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村子“这么穷的地方谁家能置办的起铠甲军械骡马?开玩笑呢。”
  
  燕飞的想法并没有错,唐初的时候虽然府兵的负担很重,可却也是普通寒门子弟得以凭军功入仕走向上流社会的难得机会,因此依然有许多人争着想当府兵。
  
  而这座村子之前的庄主是跟李元吉混的,玄武门之后带着一批庄子里的府兵一起完蛋。之后颉利入侵,村子里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被征召入军不过不是做府兵而是民夫壮丁。
  
  这些人只有在战场上立下功勋,他们才有机会转变身份成为府兵。而能让民夫们立下功勋的战场得是崩溃成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哪里还有立功的机会,逃跑都来不及。
  
  好在颉利已经退走,这些民夫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家。
  
  看到这个村子燕飞也就大致了解了现在大唐的状况。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