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西夏 上

第三百二十三章 西夏 上

去海外,在现代世界这是一个时髦的词汇,意味着出国旅游或者是留学。可在北宋时期,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狱之旅。
  
  海外到处都是夺命的疾病,到处都是躲藏在森林之中的食人生番,到处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虫猛兽,到处都是愚昧未开化的原始地带。让他们去海外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可现在的情况下是,不愿意去海外那就真的是要死了。
  
  当张叔夜将这个消息通告那些被关押在皇城司大牢里的青莲党徒的时候,这些人嚎啕大哭者有之,呆滞无神者有之,大小便失禁浑身打摆子的也有。所有人都像是死了爹妈一样陷入到了最大的震惊与绝望之中。
  
  “清卿!”一双眼睛通红如血的方敏德扑到栅栏上绝望的向着李若水伸出手“救救我,救救我!”
  
  方敏德和李若水是同年也就是同一届的进士,在这些大头巾们的眼中这就是一种结党营私的渠道。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这个时候知道自己陷入绝境的方敏德就像是落水之后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拼命的祈求李若水来救命。
  
  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位国师对待李若水,张叔夜,宗泽等人都是另眼相看。虽然心中曾经非常妒忌为什么燕飞不对自己另眼相看,可此时他只想着乞求李若水救救自己。
  
  “没用的。”李若水闭目摇头,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能够保住这些人的命就已经是最大的努力了,至于其他的那已经是无能为力的事情“国师已经做出决断了,谁也没办法去更改。如果不被流放到海外的话,那就得死。”
  
  监牢里的哭嚎声瞬间为之一顿。要么死,要么流放海外。别无选择的他们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才好。是庆幸自己逃出生天有了条活路,还是为即将到来的凄惨命运而哭泣哀嚎?
  
  “清卿,若是可以的话,能否让我去高丽?”片刻之后,就当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方敏德却突然询问了这么一句。也是这么一句话让那些绝望的人一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这个时代的海外的确是一片蛮荒之地,不过位于朝鲜半岛的高丽以及隔海相望的东瀛却是不错的选择。这两个地方虽然同样偏僻落后,可至少那里的人汉化不错,也有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的保障。
  
  尤其是在东瀛,那里的人甚至会主动挽留渡海做生意的汉人。当地人会主动送上自己的妻女给汉人用来留种,因为在他们看来汉人是最高贵的血统他们要用这种方式来改良自己的基因。如果他们知道基因这个词的话。
  
  被流放海外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能够去高丽或者东瀛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面对着众多被关押在监牢里的青莲党人,李若水重重叹了口气“国师的意思是,送你们去海外生番之地传播儒家交易,教化当地土著。第一站是真腊。”
  
  燕飞的原话是你们儒家不是一直说外圣内王吗?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去做外圣的机会,送你们这些儒家子弟们去生番之地传播儒家教义,好好去做吧,我看好你们哦。
  
  而且燕飞还表示说,以后儒家子弟们犯事的话,除了死刑之外的所有人都将被送往海外去传播教义,谁也不能例外。
  
  几天之后,方敏德等人被装上了囚车登上了通过运河南下到建康城。再之后会改走陆路南下去遥远的岭南广州,从那里被装上海船送往只知道名字却不知道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的真腊。
  
  无论他们是否死在风浪或者海盗的手中,又或者消失在了茂密酷热的雨林之内。所有人这一生都再无重返中原的机会。
  
  燕飞的确是手下留情了,如果按照他一贯的处理方式来说他会用最残酷的手段解决那些大头巾。只不过这次的这些人并没有在史书上留下什么恶名,也或许是他们太过渺小做过什么恶事却并没有资格被记录下来。再加上李若水等人的面子,燕飞这才选择了高抬贵手。
  
  不过他也借着这次的机会定下了一个规定,从此之后大头巾们犯了罪行除了处死之外全都送去海外蛮荒之地。这可比流放琼州什么的凄惨的多。
  
  至少一半的人会死在半路上的海难与海盗手中。活着抵达东南亚各处的剩下一半会在最快当天最慢一年的时间里因为各种疾病而再死掉一半。至于侥幸活下来的人,会在数不清的当地土著的袭击之下成为被叉在火堆上的战利品。
  
  当燕飞在汴梁城内将众多大头巾们送去遥远的海外与野人生番作伴的时候,在北方的太原府内,由岳飞率领的大军已然整装待发准备向着百年宿敌的西夏发动攻击。
  
  “鹏举。”太原府外的军营内,声音洪亮的韩世忠大喊着走了进来,将一只被弓箭射穿了脖子的黄羊扔给了一旁的勤务兵“俺打了只黄羊,等下一起烤了吃。”
  
  正在批阅文件的岳飞看了眼大刺刺坐在一旁喝茶的韩世忠,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继续伏案完成自己的工作。
  
  总兵力接近十万之众的军队正在太原府附近集结,身为这样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统帅,岳飞每天需要处理的军务非常之多。从训练到编排,从物资补给到与太原府的军民关系等等都需要他来做决断。
  
  身为统兵大将与那种单纯的勇猛冲锋的猛将不同。后者只需要武艺高强胆子大就能胜任,可前者却是需要真正有能力的人才可以做到。至少在韩世忠看来,岳飞就是一个有能力的统帅。
  
  “良臣。”岳飞低头喊着韩世忠的表字“不要整天忙着打猎,有时间多参与军务管理。国师离开的时候不是交代过你吗?”
  
  岳飞是这支军队的统帅,而韩世忠则是副手。燕飞离开燕京城的时候专门交代过韩世忠要多和岳飞学习,为以后独当一面而打好基础。
  
  “俺的性子忙不来这些。”韩世忠憨笑着回应“还是辛苦鹏举吧。”
  
  对于韩世忠的想法,岳飞是了解的。他知道韩世忠并非表面上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只是为了让自己宽心,不想让自己以为他有想要夺权的意思。韩世忠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绝非平日里所表现出来的样子。那种大大咧咧的憨厚性格只是伪装而已。
  
  对于韩世忠的做法,岳飞无意去指责。劝说两句之后就继续忙于自己的军务。
  
  “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出击?”坐了一会儿之后,韩世忠忍不住的开始抱怨“国师的命令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来。”
  
  十万大军云集太原府,他们一直在筹备各种物资。海量的粮食,被服,帐篷,甲胄盾牌军械,大车牛马以及征发的民夫等等都已经筹备完全。现在就等燕飞的命令到来就可以挥军杀入西夏。
  
  出身于西军的韩世忠与其他所有西军的将士一样,和西夏有着不共戴天的世仇。毕竟百年的战争下来双方之间的仇恨简直就是倾尽三江五海之水也无法洗刷干净。西军之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男儿死于西夏人之手,整个军队之中实际上韩世忠才是最想要攻打西夏的一个。
  
  西夏是党项人所建,他们背叛了大宋占据了大宋唯一的一块养马地。逼迫着大宋成为一支以步兵为主力的军队。同时还切断了丝绸之路,似的西域地区的汉人在断绝了与中原的联系之后在如山似海般的异族冲击下被淹没其中。
  
  自汉武以来,历经千百年的时间才逐渐拿下的西域就是因为党项人的这次叛乱才彻底失陷。单纯从那些惨死于异族之手的西域汉人上来说,燕飞就不可能放过他们。
  
  “稍安勿躁。”相比起性格火爆犹如烈焰的杨再兴,又或者是笑口常开的韩世忠。岳飞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稳重,犹如山岳一般的稳重。这种性格可以感染士兵们,让他们哪怕面对最危险的境地也能平静的坚持战斗“身为军人服从命令就是。既然国师让吾等再次等候,那就等着。”
  
  韩世忠咧了咧嘴,正准备去炮制自己打猎来的黄羊的时候,燕飞从汴梁城发来的命令终于到了。
  
  来的人是一位天使,就是太监。他带来了当今女帝的圣旨让岳飞统帅这支军队出击西夏。虽说是圣旨,不过所有人都清楚这实际上是燕飞的意思。
  
  很快,位于太原府外的巨大军营就开始行动起来。大批的士卒们整装列队,开始在军将们的指挥下列队向着西边前行。而更多的民夫们则是驱赶着装满了各种物资的牛车马车跟在军队的后面向西前行。
  
  当一阵犹如怪兽般的咆哮声响起的时候,四周的士卒们纷纷欢呼起来。因为这是那些拥有钢铁身躯的重型卡车车队在行动。
  
  这些拥有钢铁身躯的卡车给了士卒们极大的勇气,他们认为没有什么样的敌人能够抵抗如此强大的力量。
  
  与燕飞不同,岳武穆接手了军队之后并没有将那些重型卡车当做运载工具来看待,而是将其当做了是强悍的突击力量。在车体上加装了厚实的钢板之后,这些拥有强大防御力量与恐怖机动能力的卡车将成为任何敌军的噩梦。
  
  对于岳武穆的这种奇思妙想,燕飞表示大力支持。不但为他送来了众多的零部件与油料,甚至还特意回了一趟现代世界从仓库里又为他运来了五十辆卡车,让他手中的卡车数量增加到了四百辆之多。
  
  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之中,这些卡车将会给西夏人引以为傲的铁鹞子部队带去毁灭性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