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彻底覆灭

第二百七十九章 彻底覆灭


      轰隆隆的马蹄声响彻四野,成群结队的重甲骑兵呼啸着沿着燕飞用坦克炮在围墙上轰出来的缺口杀入镇内。
  
      这座镇子的围墙并不高也不厚,防御力什么的撑死能扛扛土匪的冲击。实际上在汴梁城周边哪里还有什么土匪。多少年来都没有修葺过,脆弱的不成样子。
  
      燕飞用t72上的坦克炮那是一炮就轰塌一大片,几炮下来半边的围墙就垮了。
  
      时间上根本就没到一个时辰,在燕飞看来这下残存的金兵投降之后或杀或埋还比不上直接砍杀来的爽快。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坑秦桧,让这位信心满满准备立下大功然后更上一层楼的奸贼带着希望出发,然后在绝望之中死去。
  
      带着巨大的希望而来,却是在绝望之中死去。对于汉奸来说这种死亡方式应该很有趣。
  
      “秦桧是叛徒,上次在河北他去金兵大营谈判的时候就已经叛变。直接杀掉,不用活着带出来。你亲自动手。”这是进攻发起前燕飞给岳武穆的命令。
  
      对于岳飞来说他不清楚秦桧是不是叛徒,可身为军人接到了命令那就要去执行,所以在杀入镇中之后没有丝毫的留手,任何人型生物都是击杀目标。
  
      外面马蹄声奔腾,喊杀声震天。而秦桧则是躲藏在院落之中一处柴草堆里瑟瑟发抖。他不明白为什么还不到一个时辰外面就打进来了,可他却清楚一旦自己被金兵抓到肯定会被杀了泄愤。
  
      好在金兵明显也是陷入混乱之中,没人顾得上来搭理他。而完颜宗翰等人也以为外面的宋军会给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贵人们都集中在一起讨论要不要投降的事情。等到外面冲杀进来的时候,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掌控部队。
  
      上万溃兵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面对数量更多的重骑兵冲击,哪怕是有众多房舍作为掩护也无力抵抗。街道上慌乱奔跑的金兵成为了靶子,被呼啸而过的重骑兵肆意屠戮。
  
      而那些躲入房舍之中的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外面大批铁甲兵也已经迈着沉重的步伐杀了进来。他们举着防爆盾撞入房舍之中,随即就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完颜宗翰亲眼看到几名金兵围攻一个铁甲兵,几把长刀拼命砍在铁甲兵身上却丝毫没有取得效果。而那铁甲兵挥舞手中长刀却是一刀一个。这根本就没法打下去,那些铁甲太坚固了,砍上去仅仅是冒火花铛铛作响,自己这边根本就破不了防。
  
      彻底绝望的完颜宗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蹬上自己的战马。怒吼一声之后挥舞着佩刀带着身边的护卫们向着街道上的那些铁甲骑兵发动反冲锋。他很清楚这是找死的行为,可他已经别无选择。他宁愿像一个勇士一样战死,也不远去做汉人的俘虏。
  
      ‘啷!’一声清脆的声响,策马疾驰的完颜宗翰的佩刀斩在了一名重骑兵举着的盾牌上。巨大的反震力震断了他的佩刀,撕裂了他的虎口。可没等完颜宗翰从疼痛之中回过神来,一匹骏马背负着一位全身披挂的甲士呼啸而来。手中大枪疾驰而出重重刺入了完颜宗翰的胸口。
  
      完颜宗翰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蔚蓝的天空是那么的近。可是很快他就翻滚着摔倒在了地上,拼命想要挣扎一下却毫无力气,最终瞪大了眼睛看着蔚蓝天空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岳飞抖了抖大枪头上的血渍,扫了眼摔在地上穿着华贵衣服的女真人尸首之后没有过多关注,策马继续向前冲杀。
  
      厮杀是残酷的,是激烈的却不是持久的。很多金兵被杀,却也有更多的金兵投降。这场短促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就逐渐宣告结束。
  
      等到岳飞策马来到位于镇中一处大宅门前的时候,一个穿着紫袍的宋朝官员摇摇晃晃的从角门内跑出来向着四周的骑兵们大喊“吾乃御史中丞,御史中丞。”
  
      岳飞目光一冷,策马上前。就在秦桧面露笑容拍打了下自己的官服,准备上前与岳飞攀谈的时候。岳飞手中的大枪随手一抖之后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秦桧眼睛瞪的犹如铜铃一般,死死看着自己胸前的枪杆。颤抖着嘴角抬起头看着岳飞,张嘴想要问他为什么。可岳飞仅仅是抖了下大枪就将他甩飞出去,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关注,率领兵马继续清缴躲藏在房舍内的金兵。
  
      被甩飞在院墙外角落的秦桧像是条死鱼一般拼命挣扎了几下之后就彻底没有了动静。这个为了权势而不顾国家民族形式谋害岳飞的奸贼死在了这处不知名的小镇里。无声无息,没有谁会去在乎他。
  
      “将主。”从城内出来的岳武穆策马来到坦克前,向着坐在炮塔上的燕飞禀报“镇内金兵已经被全部歼灭。”
  
      坐在炮塔上抽着烟的燕飞目光看向镇外的通道,一群群的金兵俘虏正被押解着从镇内来到外面的空旷地带。这些曾经肆意烧杀劫掠的强盗们此时瑟瑟发抖,犹如风中凌乱的野草般无助。
  
      “那边的。”燕飞伸手指了指那些金兵俘虏“不需要什么俘虏,全都埋了。”
  
      岳武穆面色一愣,他没想到燕飞居然会要杀俘。不过看着面色平静的燕飞,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去下达命令。
  
      数千名战俘惶恐不安的在众多铁甲兵的监控下在镇外的一处空地上开始挖掘大坑。很多人心头畏惧不已,因为他们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辽国在大宋做过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们也曾经逼迫过很多人做过这种事情。而在坑挖完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们也非常清楚。可是现在却没人敢反抗,只能是祈求上天保佑能给自己一条活路。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彻底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当大坑挖掘完毕之后,四周的铁甲兵们呼喝着用兵刃逼迫金兵俘虏们跳进坑中。随即四周大批禁军冲了上来,用各种工具将之前堆在外面的土向着坑内填埋进去。
  
      数千俘虏凄厉嚎叫起来,哭泣哀求着饶命。可惜回应他们的只有不断扔下了的尘土。也有悍勇的金兵试图爬出去,可随即就会被一根根长枪刺死。
  
      随着大坑逐渐被填满,临死前的嚎叫声也逐渐平息。很快众多的骑兵呼啸而来,在填埋完毕的大坑上来回驰骋将大坑彻底填平。
  
      完颜宗翰的西路军,完颜宗望的东路军总计十余万兵马除了少数溃散而逃的之外,其余兵马被全部歼灭。
  
      “潼关那边还有几万金兵。”燕飞扔掉烟头看着岳武穆“你带骑兵过去干掉他们。”
  
      “领命!”
  
      ------
  
      山林苍翠,林间不时有鸟雀欢叫打破了林间的寂静。乳白色的薄雾浮在山间,山风吹来忽聚忽散在树梢间飘动。
  
      明媚的阳光透过刚刚伸展开的绿叶洒在地面的杂草上。草丛中的灰兔偷偷的从洞中出来,四下打量才确定无意的咀嚼青草。
  
      一阵奔腾的马蹄声呼啸而来,吓的兔子转身逃入草丛之中。
  
      “快走!”山间小道上跑来一群狼狈不堪的骑兵,这些骑兵衣甲凌乱,不少人身上还满是血渍。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与慌乱。他们催促着已然吐着白沫的战马继续沿着小道快速前行,仿佛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逐一般。
  
      “贵人!”一个手中拎着巨斧的壮汉向着身边一个统帅模样的人大喊“俺去挡住那些南蛮子!”
  
      没等那位统帅说些什么,壮汉就已经调转马头带着一批疲惫不堪的骑兵转头向着来时方向冲了回去。
  
      金军统帅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些骑兵的背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已经派出了很多批断后的队伍,可惜却并没有起到什么用处。所有派出去抵抗断后的人都没能活着回来。
  
      这壮汉是金军统帅的亲近侍卫,现在已经轮到他去断后了。
  
      金军统帅是完颜娄室,之前率领五万兵马在潼关外阻挡关中的西军外出救援汴梁城。原本一切都好好的,西军残存兵马一点外出救援的心思都没有,他可以好整以暇的在潼关外修整。
  
      可这一切都在几天之前完全改变了。先是一群溃兵从汴梁城方向逃亡而来,说是完颜宗翰与宗望统帅的大军全军覆没。没等完颜娄室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成千上万的重甲骑兵就铺天盖地的呼啸而来。
  
      完颜娄室的防备一直都是针对潼关方向,对于汴梁城方向压根就没有丝毫防备。匆忙之间集结起兵马试图抵抗,可数万大军却是被一次打的崩溃。
  
      那些怪物全身上下连人带马都是穿戴重甲。箭射不入,刀砍不伤,枪刺无用。上万重甲兵排列在一起犹如乌云盖顶般呼啸而来,直接将数万金兵打崩溃。
  
      一开始的时候完颜娄室还试图收拢溃兵,可惜在这些重甲骑兵一次次的冲击之下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最终在全军崩溃的情况下只能是夺路而逃。
  
      原本完颜娄室是想渡黄河北逃太原云中的,可那些汉人铁骑追击的太紧,聚集在黄河岸边的溃兵没等上船渡河就被追杀而来的铁骑兵一个冲锋杀的七零八落。很多人被生生赶入了黄河之中淹死。
  
      无奈的完颜娄室只能是率领自己身边的溃兵们逃入茫茫群山之中。可那些汉人铁骑却是死死咬住追击,几天下来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就连亲卫都要去断后了。
  
      满脸都是血污与灰尘的完颜娄室抬头看向眼前高耸的山峰,重重叹了口气之后抽出自己的佩刀,猛然转身怒吼着向着来路冲过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