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四十章 宗泽

第二百四十章 宗泽

从汤阴县开始,燕飞一路收拾斩杀遇上的女真兵马,同时这一路上也在不停的招募人手。
  
  无论是各路溃军还是农家的良家子都要。那些女真骑兵们掳掠来的财富之中有大量的铜钱,这玩意燕飞不要都用来发招募费。
  
  与执行终生兵役制而且还是祖祖辈辈都要将当兵作为祖传技能的大明不同,宋朝一直使用的是募兵制。
  
  只要有钱就能招到人马,当然没有朝廷允许的话那就是乱军。像是著名的梁山好汉就是如此。
  
  只是在这个女真人大举南下,国破家亡的时候朝廷早已经失去了往日里的威信与控制。各地千奇百怪的兵马力量蜂拥而起,就连山贼们都打出了驱逐鞑虏的旗号。各种自封的将军数不胜数。
  
  而燕飞这支兵马一路上杀掉了众多的女真人,那一颗颗狰狞的脑袋与众多缴获的物资就像是一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所有想要和女真人拼命的壮士。当然也有很多想要混饭吃,又或者居心叵测甚至是山贼们的加入。
  
  对于这些人燕飞向来都是来者不拒,只需要简单审核确定没有做过犯死罪的事情就能加入燕家军之中。
  
  所有人都被扔给了岳飞去训练分配,再也没有谁能比一手打造出岳家军的岳飞更合适做这个了。至于那些不安分的,有战斗的时候扔到前面去做炮灰就是了。胆敢逃跑的直接按照逃兵处置。
  
  到了滑州吃掉刘浩所部之后,燕飞麾下的兵马数量已经接近上万之众。此外还有数千匹马,大部分都是从前任主人那里抢来的。至于前任主人,自然都是做了刀下亡魂。
  
  燕飞在滑州暂时停了下来,一边整顿兵马一边等待着自己的订货。
  
  燕飞虽然买了很多防刺服,不过只有一部分得到信任的汉人才能分到。至于那些异族辅军还有不被信任的都只能是等着用燕飞从现代世界订购的金属甲胄和武器。
  
  燕飞一直认为一支军队一定要有统一的制式装备才能算是军队。统一制式的装备不但能减轻后勤压力,对于军士们的士气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像是燕飞麾下这些人此时穿什么的都有,看着就像是一群散兵游勇组成的乌合之众。
  
  嘱咐岳飞在滑州整顿兵马掌管所有军务之后,燕飞先是跑了一趟明末时空处理众多的事务安排工作。
  
  之后又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狠狠的安抚满足了一番那些求子心切的女人们之后回到现代世界。带上第一批的甲胄武器与补给品再次回到北宋时空的时候,却被告知军营之中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
  
  来访的客人很有名气,哪怕是燕飞也听说过他的大名。
  
  燕飞上学的时候就曾经听说过这位史书留名的人物,是徽宗钦宗时代少有的主战派。年近七旬依旧奔波在抵抗女真人的前线上。临死的时候也是念念不忘北伐事宜,高呼三声渡河之后溘然长辞。
  
  宗泽,浙江人。北宋一朝少见的主战派,上马能提剑下马能治民的能臣。他被任命为河北兵马副元帅,在河北各地召集兵马解救汴京城勤王救驾。
  
  前些日子宗泽苦劝北上躲在大名府的赵构南下救援汴京城,可赵构对他的建议嗤之以鼻完不予搭理。再加上汪伯彦,黄潜善等人的压制使得宗泽被完架空。最后赵构干脆给了他一万人马让他自己去救汴京城。
  
  实际上只要是在官场上混过一段时间的人都能够明白现在的形式。汴京城危在旦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攻灭。而附近实力最强的自然就是手握重兵的河北兵马大元帅康王赵构。
  
  去年的时候赵构被自己的父兄出卖给女真人做人质,要说他心里不恨出卖他的父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此时他的父兄很有可能会随着汴京城一起完蛋,到时候手握大军又是名正言顺的赵构岂不是有了一步登天的机会?
  
  不仅仅是赵构动了心思,他身边的那些人也是有着从龙的打算。毕竟这个时代里最大的功勋莫过于从龙之功。所以一心想要解救汴梁城的宗泽自然是被排斥。
  
  宗泽也不是傻子,否则也不可能快七十岁了还能继续留在官场上。他知道赵构和那些人的心思,却没有办法去改变,只能是带着人杀奔汴京城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
  
  不过宗泽在路过滑州的时候意外得知这里有一支规模很大,而且最近接连击败女真铁骑的强军存在。所以他就主动过来打探,如果能够收揽的话必然是一大助力。
  
  宗泽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了,据说这支兵马的主将有事外出暂时没见到。不过负责留守统管军务事宜的副将岳飞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大将之风。”这就是宗泽给岳飞下的评论。
  
  宗泽对这支兵马非常好奇,这支所谓的燕家军有很多北地异族,不过这些原本凶悍瞧不起南人的异族们此时却都是老老实实的做着各自手里的事情。没人敢炸刺也没人敢偷懒。岳飞一道命令下去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很明显是被收拾的妥妥帖帖。
  
  那些明显就是新近招募的良家子们都穿着统一的花花绿绿的衣服,看着很有精气神。吃的都精道面食,甚至每顿都有大罐大罐的肉食。这种奢侈就连禁军都只有艳羡的份。
  
  军营之中的马匹大都是女真人的,上面的标记烙印宗泽自然是认得。女真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战马送给他们,再加上那些缴获的毡帐旗帜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物资。宗泽可以肯定这是一支真正和女真大军对决过并且战而胜之的强军!
  
  被震惊到的宗泽赖在营地里不走了,而他的身份也让岳飞为难。这是正儿八经的朝廷高官,而且他只是带着少部分卫队要见燕飞也不好驱赶。只能是忍受着宗泽不停的询问,心头呼唤燕飞赶快回来吧。
  
  岳飞的祈祷起到的作用,就在他被宗泽追着问那些美味的罐头是从哪里买来的时候,拿着可口可乐的燕飞晃晃悠悠的走进了营帐。
  
  “将主!”岳飞心头大喜,急忙起身介绍“这位是河北兵马副元帅宗泽大人。”
  
  “宗泽?”燕飞一愣,随即从背包里掏出了平板电脑输入宗泽的名字。很快他的生平事迹都展现出来。
  
  “民族英雄。”这是燕飞给宗泽下的定论。有了这个定论之后燕飞的态度瞬间好了起来。要是换做那些投降派的过来,估计会被他直接挂旗杆上。
  
  “副元帅这次来有何指教?”燕飞请宗泽在一侧坐下,而一旁的岳飞则是以军务在身为由匆忙离开了军帐。
  
  宗泽抽了抽眼角,他可是河北兵马副元帅,理论上整个北方的各地兵马都要听从他的调遣。此时燕飞非但没有请他坐在主位上,反倒是大刺刺的自己跑主位上坐下一副主人的口吻问他来干嘛。
  
  宗泽的脾气很倔强,这一点从他连着给赵构上二十份请战书然后被赶出来就能看的出来。不过他在对那些有能力的人尤其是有能力的年轻人的时候却很是包容。历史上岳飞之所以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宗泽的保举和照顾。
  
  已经知道燕飞这段时间里至少干掉好几千女真人的宗泽平缓了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露出笑容看向燕飞“老夫冒昧,敢问子厚祖籍何地?”
  
  “北地汉人。”燕飞皱起眉头,对于宗泽这种打探并不感冒“副元帅有什么想法就请直说,我真的不喜欢绕圈子。”
  
  “好。”宗泽面色一凝,沉声开口“现在女真人兵临汴京城下,老夫要去解救汴京城想请子厚同往。”
  
  “我也是想杀女真鞑子,不过我现在还没个正式的身份呐。”燕飞原本就是准备去汴京城的,不过现在既然宗泽主动找上门来,不要点好处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做生意的身份。他现在首先需要的就是一个合法的身份,只要能在体制内混,做什么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至于上下五千年都能排得上号的昏君宋徽宗还有那臣们想要对付自己。燕飞可不是忠心耿耿的岳武穆,别说十二道金牌了,就算是一百二十道金牌也对他没有作用。只要牢牢抓住自己的军队,想做什么都很方便。
  
  “老夫奉皇名聚河北诸第兵马勤王,子厚只要忠于朝廷可为侍卫马军司军都指挥使。”宗泽毫不犹豫的开出了价码“子厚阵斩数千鞑虏,可迁转武翼郎。”
  
  北宋的禁军军制里面百人为一都,五都为一营,五营为一军。也就是说军都指挥使理论上可以指挥两千五百人,比起燕飞此时的上万人马少了许多。而武翼郎则是属于不入流的军阶,芝麻绿豆一样的七品武官。
  
  并非是宗泽不想再给燕飞更高的官帽子,更多的是因为他能够开出的价码最多只有这些。就算是这样还得上报得到批准才行。他只是一个臣子,并不是皇帝。
  
  燕飞对此并不在意,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名分用来打入朝廷内部。他在乎是有没有,至于高低都不算事。
  
  “我这里补给困难物资匮乏,士卒们面黄肌瘦的已经好多天没有吃过饱饭。”燕飞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丝毫没在乎军帐内那些面色红润嘴角还带着肉香的卫兵“至于军饷什么的更是都没有,就连安家费都还没有发。你看这个事情”
  
  宗泽那是官场老油条了,摸爬滚打几十年什么不知道。燕飞话语之中的意思已经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是在要钱。
  
  燕飞麾下的兵马都穿着厚实的统一服饰,一天三顿饭每顿都有美味绝伦的肉罐头。那数以千计的马匹还有数百辆大车上拉着的众多物资。就这居然还敢和自己哭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