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三十章 还有谁

第二百三十章 还有谁

野楞格是海西女真之中知名的猛士。在白山黑水之间顽强活着的时候就曾经独自狩猎过巨熊野狼,一直都是以武艺超群力大如牛而著称。
  
  跟随完颜阿骨打起兵之后多次与辽军对战,尤其是在决定命运的护步达冈之战的时候,穿着厚实的铠甲手持利斧在辽军最精锐的皮室军之中杀了一趟来回。彻底坐实了自己勇不可挡的名声。
  
  当然,当时和他一起冲阵的猛人还有很多。而且皮室军那个时候也已经因为耶律延禧的阵前逃亡而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可野楞格曾经在辽国最精锐的兵马之中杀进杀出的事情的确是事实。
  
  灭辽之后野楞格跟随完颜宗望在燕云之地修整。住进了前所未见的华美房子,吃过了未品尝过的绝美食物与酒水,还有睡不完的漂亮女人。这一切都让野楞格感觉自己前半辈子简直就是白活了。
  
  就在女真人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腐化的时候,完颜宗望与完颜宗翰看出了事态的不对头,急忙再次为这些从山林之中走出来的猛人们寻找了一个新的对手,将他们从销魂蚀骨的温柔乡里拉出来,南下攻宋继续维持战争状态。
  
  而表示自己已经玩腻了辽国女人的野楞格对此很是满意。两次南下攻宋的时候他都是做过先锋杀的南蛮子人头滚滚,劫掠了无数的金银珠宝也玩了数不清的漂亮女人。
  
  野楞格感觉在这里远比在辽国的时候更加舒坦。那些南蛮子们就和草原上的牛羊没什么区别,只会在被宰杀的时候落几滴泪水,绝少会有人敢于反抗。
  
  倒是那些女人们倒是有几分烈性,甚至有个女人还曾经抓花过他的脸。不过这却是更加激起了他的凶残之气生生将那个女人X死。
  
  在今天之前,野楞格一直都鄙夷南蛮子们,认为他们不过是和牛羊一样的两脚兽。可当他在带着自己的谋克押运物资北返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人形怪兽之后,这个已然让他感觉理所当然的信念崩塌了。
  
  “你究竟是谁?!”看着燕飞用两把马刀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将数十个骁勇善战,面对数百南蛮子都敢冲锋击溃的兵马斩杀殆尽之后,野楞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竭力嘶的向着燕飞怒吼。
  
  浑身浴血仿佛是用血水洗了个澡的燕飞面色平静的站在尸堆之上,听到野楞格的话之后微微侧头看着他。那泛红的双眼异常平静不带一丝情感,却犹如万年寒冰般让向来悍勇不知道害怕怎么写的野楞格感觉自己的身躯都在颤抖。
  
  燕飞没有回应野楞格的问话,而是双手持刀迈步向着他走了过来。而野楞格也在为自己之前的胆怯愤怒,身为一名勇士怎么能在敌人的面前害怕!
  
  感受到一步步走过来的燕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巨大压力,野楞格在为自己之前的胆怯而羞愧的同时也鼓起了源于野蛮血统的勇气。抽出了自己的长刀之后跃身下马,怒吼一声之后扬起手中的长刀就向着燕飞扑了过来。
  
  野楞格的武技绝对是非常出色,因为这个时代的女真人想要上位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而并非是血脉。野楞格想要让自己的部下们心服口服,就要一定要比自己的谋克之中所有人都能打才行。
  
  野楞格手中的长刀重重的砍了下来,目光直指燕飞的脖子。
  
  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燕飞扬手抬起长刀挡住了野楞格的劈砍,随即在其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动作之前扬起另外一只手用长刀直接砍断了野楞格持刀的手臂!
  
  ‘嗷~~~’手臂齐肘被砍断的野楞格发出一声疯狂的嘶吼声,这种剧痛绝非人能忍受。
  
  而燕飞的动作并没有结束,长刀的利刃在野楞格的喉咙处轻轻一划,被切开了声带气管喉骨的野楞格喷射着鲜血死死瞪着自己的死鱼眼睛喉咙处发出可怕的咯咯声响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燕飞迈步上前,一脚踩在了野楞格那颗硕大的脑壳上发力之下直接将其踩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些辅军以及被抓来赶车的生口们,轻轻翘起嘴角露出一抹在这些人看来犹如魔鬼般的微笑“还有谁?”
  
  此时这支车队之中还有一百多个辅军以及数量更多的赶车宋人。往日里由契丹人奚人渤海人北地汉人组成的辅军也是为凶猛的存在,对上宋军的时候同样也是勇猛异常。
  
  可此时这些经历过血火的辅军们看到燕飞的目光扫过来一个个全都下意识的后退避开目光。至于燕飞询问的还有谁敢上前对战的问题,看着眼前那几乎堆积如山的女真人尸首,看着犹如浴血战神降临般站在尸堆之上的燕飞。这些人甚至就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去和他拼命了。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这些人的胆气已经被夺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燕飞收编了这支成分复杂的杂牌军。已经亡国的契丹人奚人渤海人此时还没有建立起对女真人的忠心,反倒是和女真人的血海深仇不过是数年前的事情。他们此时更多的像是雇佣军。在燕飞展示出超神的实力之后选择投靠强者。
  
  实际上不投靠也不行,燕飞随意斩杀了一批看着不顺眼长的丑的辅军之后给他们的选择很简单,要么跟着我干要么现在就去死。这还用选吗?
  
  那些北方汉人以及赶车的宋人同样是被燕飞招募,不过相比起那些雇佣军来说燕飞对他们就更加严厉起来。
  
  燕飞处理掉一批之后表示作为汉奸他们原本是应该被全部处死的,不过看在岳飞的面子上给他们一个求活的机会,只要以后能够取得一颗女真人的脑袋就可以洗刷自己身上的汉奸罪名。
  
  在燕飞犹如鬼神般的勇武面前,没人敢于拒绝燕飞的命令。他的队伍再一次的扩张了。
  
  除了将队伍扩展到超过五百人以及好几百匹马之外,燕飞还缴获了大量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甚至是各种家具等等的战利品。燕飞也搞不懂这些女真人弄家具做什么,深山老林里面难道没有木材不成?
  
  这支队伍里的女真人都死光了,燕飞也找不到人询问也就算了。让人将那些家具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都扔掉,之后就带着这支成分复杂,人心叵测完全是被燕飞的威势所强势压制的队伍再次出发前往汤阴县。
  
  相州汤阴县,汉时因位于汤河之阴而名为阴县。贞观年间改为汤阴县并沿用至今。
  
  岳飞的籍贯是汤阴县,而他家乡则是汤阴县东永和乡孝悌里,也就是现代世界之中的菜园镇程岗村。
  
  史书上都说岳飞是出身于普通农家,可实际上岳飞家就算是普通农家也是个富农。因为他从小就能读春秋,读孙吴兵法还能拜著名的武学大师周桐为师,学习武艺骑射甚至能左右开弓。
  
  无论是读书还是习武又或是骑马用弓,全都是价值不菲的事情。
  
  哪怕是在富裕的大宋,读书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岳飞不但能读春秋还能读兵法书。这就真的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俗话说穷文富武,读书都已经如此困难了,习武就更是一件费钱的事情。
  
  而且岳飞拜的师傅还是大名鼎鼎的陕西大侠周桐。据说这位周大侠的几个徒弟依次为卢俊义,林冲,史文恭,武松。最后的关门弟子就是岳飞。
  
  当然除了收岳飞做徒弟的事情记载于史书之外,其他几个人的真假还有待研究。
  
  再加上岳飞学习骑马射箭什么的,要说一个普通农家都能做到这个程度,那大宋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田地。
  
  一行大队人马来到岳飞家门口的时候,就能看到这是一间很不错的大院子。
  
  “你家不错啊。”燕飞打量着眼前的这座宅院,笑着调侃。
  
  “家舍寒酸,招待不周。”谦虚是华夏人的美德,这一点岳飞也不例外。谦虚几句之后他就下马上前准备拍自己家的大门。
  
  不过没等岳飞去拍门,一声饱含着惊喜的喊声就从身后传了过来“吾儿~~~”
  
  一位年约五旬的妇人拎着中草药包一路小跑着过来,一把抓住了岳飞的手腕“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岳飞直接跪下行礼口称娘亲,这不用多问也明白是他的母亲,在史书上留下浓重一笔,在岳飞后背上刺下精忠报国的姚氏。
  
  一番唏嘘母子情深之后,姚氏疑惑的看着自己家门口这么多的马匹大车还有数百口人马。不少人身上还沾染着血渍,看着就挺吓人。
  
  “大娘,俺是王贵啊。”王贵从大车上跳下来,一拐一拐的和几个同伴跑上前去寒暄。他们都是同乡十里八村的互相之间都认识。
  
  “在下燕飞字子厚,见过岳夫人。”燕飞下马走过去恭敬行礼“在下与鹏举兄一见如故,此次特来叨扰万望见谅。”
  
  能在儿子后背上刺下精忠报国的岳夫人肯定是一位深明大义的人,看到燕飞是自己儿子的客人自然很是欢迎。不过燕飞这边好几百人马说什么也不可能住进家宅之中。更何况其中不少高眉深目的番邦人士,这也是让岳夫人看的眉头大皱。
  
  “五郎。”岳夫人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那些辅军,担忧的拉着岳飞的手询问“你莫非是投效了那异族之人?”
  
  “母亲放心,绝无此事!”岳飞一听就明白是自己母亲误会了,急忙解释这些人都是燕飞的俘虏。好吧暂时也可以算作是燕飞的手下。
  
  “岳夫人你看我的脸。”燕飞笑着抬手指着自己的脸“我可是地道的汉人,这一点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改变。”
  
  一番解释之后总算是消除了误会,而岳飞则是疑惑的看着自己母亲手中拎着的药包“母亲,这是......”
  
  一听这话,岳夫人的眼泪当即就下来了“你父亲,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