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二百一十章 不值得信任的读书人

第二百一十章 不值得信任的读书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突闻这种事情的燕飞先是一惊,随即就平静了下来询问事情的详细情况。
  
      现代世界之中如果发生这种事情,那可是捅破天的滔天大事件。全球瞩目,无数人关注刷爆网络的那种。
  
      不过在这个时代里尤其是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里这种事情很是常见。流寇肆虐,鞑虏入侵的时候每到一地都是生灵涂炭死者无数。死亡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而且燕飞也算是经历许多血腥时刻,多次上过战场见惯了生死也不至于太过震惊。
  
      根据王德化的解释,事情是发生在深夜时分。巡逻的士兵们看到秦淮河上一艘画舫火光冲天急忙叫来人救援。等到将船灭火再拖到岸边检查之后才发现,这是秦淮河上那艘著名的如意舫。而画舫上的人自老鸨娇娘以下所有人都被发现葬身火海之中。
  
      “柳晴呢?”燕飞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似平静实则已经是在蕴含风暴。如果连柳晴都出事了的话,那肯定会有很多人要倒霉。
  
      “柳姑娘住的院子没受骚扰。”王德化知道燕飞很看重女人,所以柳晴住的宅院不但有燕飞派出的卫兵守护,外围还有大量的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暗中照顾。
  
      实际上自从和燕飞好上之后,柳晴就已经拿回了自己的身契并且搬到了燕飞送她的豪宅之中。而这栋豪宅之前是属于某个侯爷的,在其被燕飞干掉家产被查抄之后这些房地产也都成了燕飞的囊中物。
  
      这也是之前燕飞听到如意舫出事的时候却并没有太过愤怒的原因,因为柳晴早就不在如意舫那边了。
  
      毕竟如意舫还是在做着xx生意,虽然因为出卖了众多名门大户导致生意冷淡就连个过夜的客人都没有,可那边依旧是风月之地,燕飞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人长期留在那种地方。
  
      “查到什么了吗?”燕飞继续追问。
  
      “回大都督,金陵府说暂时还未查出什么来。”王德化头也不敢抬,因为他知道那如意舫是主动投靠燕飞甚至还立下过大功。现在出了这么恶性的案子出来,这就是在打燕飞的脸呐。
  
      “过去看看。”燕飞没有直接动怒,而是交代了倪元璐一些事情之后与王德化去了案发现场。
  
      来到秦淮河畔的一处被辅兵们戒严的码头,燕飞看到了已经被烧的只剩架子的如意舫。
  
      因为投靠燕飞并且出卖了当地的一批名门世家,所以如意舫的生意最近很差。昨天并没有客人留宿在画舫上,死的全都是如意舫的人。
  
      燕飞来到之后引起了一阵兵荒马乱,正带着衙役还有仵作在勘验现场的新任金陵知府吴天放急匆匆的上前行礼。
  
      “有什么结果?”燕飞直接询问。
  
      “回大都督。”吴天放恭敬回应“根据现场探查确认,这些人都是死于火灾。”
  
      这次南下的时候燕飞就带着倪元璐一同挑选了一批在京师混的不怎么样的官员以及等着朝廷分配工作的历届科举进士。带着他们来到江南这边就是用来接收当地官场的。这些人的挑选标准除了有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品性一定要好。
  
      而且最关键的是燕飞从自己的新军之中挑选了一批学习成绩好脑子灵活的官兵退役,跟着一起过来做这些官员们的副手。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将直接接管权力。
  
      燕飞对于大明的官员实在是缺乏信任,他原本是要准备取消科举这个历代儒家弄出来祸害千年的怪胎的,不过考虑到这个时代的激烈反应并没有直接下手,而是先做着各项准备工作。等到一切都就绪之后就会将科举给扔掉历史的垃圾堆里面去。
  
      眼前的这位金陵知府吴天放原先不过是清水衙门鸿胪寺里的一个七品芝麻官,在京师那种地方几乎是要饿死全家的节奏。不过此人的确是有工作能力而且重要的是倪元璐说他的品性很好,所以才能直接从七品芝麻官跃升到金陵知府的高配位置上。
  
      当然,这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燕飞给了倪元璐这位以身殉国的忠臣一个大面子!
  
      “烧死?”燕飞目光变幻“你确定?”
  
      不等吴天放回应,燕飞直接迈步走向不远处的临时验尸间。
  
      “有什么发现吗?”来到不远处的临时验尸间,燕飞看着屋内摆放的满满当当的尸首目光微寒,看了一圈之后询问一旁战战兢兢的仵作尸检有什么结果。
  
      “回大都督,这些人都是被烧死的。”仵作面色发白,身子甚至有些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向燕飞,而他说的话却是让燕飞的目光更加冷了起来。
  
      燕飞捂着鼻子上前一个个的仔细观察,走过一圈之后来到仵作面前出声询问“你刚刚说这些人都是被烧死的,你现在还敢这么说吗?”
  
      四周的人很多,金陵府衙门的文案衙役杂员,王德化带来的东厂番子锦衣卫,负责防卫工作的辅军以及燕飞带来的亲卫等等有很多人。可是此刻,在这个趴在地上的仵作心中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面对燕飞如山般的威势!
  
      看着浑身颤抖就像是发了羊癫疯似的的仵作,燕飞冷笑一声“如意舫是一艘花船不是监牢!就算晚上睡觉也有人守夜,怎么可能一把火就把所有人都给烧死!”
  
      如意舫可不小,上面住着几十号人而且很多人从小就在秦淮河畔长大水性极佳。就算是发生火灾也会有人跳水逃生才对。
  
      这里只是一条河,而且还是城内的内城河又不是茫茫大海。一把火烧了船没问题,但是人却绝对不可能一个都跑不掉。
  
      “大都督。”额头冒汗的吴天放上前恭敬行礼“或许是守夜之人贪杯醉酒,没来得及示警。”
  
      燕飞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吴天放“抬起头,看着我。”
  
      吴天放身子一顿,缓缓抬起头看向燕飞。只是他的目光之中闪烁不定,显示着其内心的慌乱。
  
      燕飞抬手指着自己的额头“你告诉我,这里有没有写着傻瓜两个字?”
  
      “啊?”吴天放一愣,迷惑的看着燕飞额头不明白燕飞说的是什么。
  
      面对着燕飞凌厉的目光,心中有鬼的吴天放擦拭了下鬓角淌下的汗水强笑着开口“大都督说笑了,怎会有字?”
  
      “既然我额头上没有写着傻瓜,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当傻瓜看待?”燕飞一巴掌就把吴天放扇到地上趴着“每具尸首上都有利刃的痕迹,深可见骨。你们不但当我是傻子,还当我是瞎子什么看不到。”
  
      这真的是非战之罪,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哪里会想到像是燕飞这种身份级别的大人物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亲自验证死者的伤口,简直就跟开玩笑一样。
  
      原本他们只需要给出结论报告然后打点好各人的嘴巴等到尸首下葬之后就一切完工。可谁也想不到燕飞不但真的来了,而且一来就看出了巨大的破绽。
  
      “倪元璐还为你做保,你才做了几天的知府就背叛革命,你们这些读书人真真是不能相信。”燕飞真是被气的不轻,他原本是想让这些据说品行不错的人先过渡一段时间。如果真的表现好的话以后留在体制内好好干也不是不可能。
  
      可这吴天放才当了几天的知府就敢在自己面前说谎下套子,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就算是还有凤毛麟角般的好人,他也不会再相信这些人了。
  
      “说吧,是谁指使你的。”燕飞直接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坐下,掏出香烟点燃看着面如死灰的吴天放“说出来或许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大都督,饶命啊~~~”在京城做小官的时候刷出了偌大声望的吴天放痛哭流涕的拜倒在燕飞脚下哀求。也不说谁指使什么的,就是不听的哭泣求饶。
  
      燕飞不耐烦的举起了手,周边众多的卫兵纷纷举起手中的火枪,而王德化麾下的东厂番子和锦衣卫们也是全都抽出了刀子。
  
      “来,你们这些专业人士上手。”燕飞向着王德化挥了挥手,审问罪犯这种事情还是东厂与锦衣卫最为拿手。
  
      等到倪元璐接到消息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时候,燕飞这边的审问已经结束。
  
      幕后指使的人是郑芝龙,因为被燕飞沉重打击导致损失惨重,再加上之前郑芝凤过来做内应的时候是在如意舫被抓。所以恼羞成怒的郑芝龙决心报复燕飞。
  
      他们的目标原本是燕飞在如意舫的相好柳晴,只是等派来的杀手们摸上如意舫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人,最后为了泄愤将整个如意舫上下都屠了个干净。
  
      城内为郑芝龙的人提供接应以及情报支持的是位于城西的周家。周家号称书香门第,祖上几辈都出过朝廷命官,当代家主周桐的祖父还是在金陵户部尚书的位置上致仕。他父亲则是出任过福建布政使。他们家在这金陵城内还是很有能力的。
  
      周家很早就和郑芝龙有来往,也是郑芝龙在朝廷之中的代言人之一。这次郑芝龙派人来办事就是周家提供的各种帮助。
  
      而且事情发生之后周家还上下打点,不但摆平了金陵府衙的上上下下,就连燕飞和倪元璐从京师带来的新任知府吴天放都给拿下。
  
      “两个扬州瘦马外加二十万两银子就让他躺下了。”燕飞扔掉烟头目光看向面色阵红阵白的倪元璐“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治世能臣,品节高尚?我看也没高到什么地方去嘛。”
  
      倪元璐看着在锦衣卫刑问之下痛苦哀号,眼泪鼻涕一起流还喊着让自己救他的吴天放,身躯一阵晃动险些摔倒在地。
  
      “从明天开始,各地进入军管状态。”燕飞起身向着外面走去,不过留在倪元璐耳畔的话语却是不容置疑。这句话让之前就面色惨然的倪元璐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历史大商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