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

    对于早已经看惯了现代都市丽人装扮的燕飞来说,这种真正汉家女儿的美服让他看的目不转睛。顶点X23US
  
      男人们都是最为标准的视觉生物,他们对待任何美好事物的看法都是从外表开始。身为男人的燕飞当然也不例外,此刻他的目光的确是被穿着美服的柳如是给深深吸引。
  
      实际上燕飞往日里也没少看坤兴公主还有陈圆圆她们穿汉裳美服,只是他远征江南离开京师已经有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忙于事业的燕飞处于事实上的禁欲状态。
  
      燕飞在继承龙魂力量的同时也被龙魂所影响,对于xx的需求极大。当然了,往日里没遇到龙魂的时候他也是有着极大的需求。
  
      这段时间以来的禁欲让燕飞感觉自己快要被憋炸了,此时看到穿着漂亮美服的柳如是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好在燕飞长久修炼出来的心性让他还能保持住冷静,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此时强行xx柳如是的话的确是可以宣泄心头积攒的浴火,可这个在史书记载上就是性烈如火的女人从此就绝对不可能再被收心。而燕飞所想的是不但要人还要心,所以暂时还得忍耐。
  
      强行收敛起自己火热的心性,燕飞起身来到柳如是身边笑着询问“怎么样,是真迹吗?”
  
      被男人近身的柳如是娇躯微颤,美目看了眼燕飞之后微微点头“的确是王右军的笔迹,真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够看到兰亭集序,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这算什么,怎么就死而无憾?”燕飞笑着摆手“不至于啊,你喜欢的话那就送给你了。不过你怎么知道这是王右军的笔迹?”
  
      “此等天下至宝岂是小女子可有。”柳如是明显很喜欢兰亭集序,不过她却并没有据为己有的念头。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守护,这种宝物拿在手里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而且柳如是只是单纯的欣赏却没想过自己要“王右军的真迹流传下来不少,小女子学字的时候还曾有幸临摹过一副王右军的真本,所以认得王右军的字迹。”
  
      “我听说王右军写过不少篇兰亭集序。”燕飞伸出手轻抚着桌子上的字帖“虽然都是兰亭集序可不代表这一幅就是原版真迹。”
  
      “大都督请看这里。”说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柳如是露出了一抹淡雅的笑意。伸出手指向字帖一角示意燕飞“这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印鉴。这个印鉴可做不了假,也唯有那幅真迹上才会有这个印鉴。”
  
      “原来是这样。”燕飞做出恍然大悟状“柳姑娘果然是才女,这一点我就看不出来了。对了,这行书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还想请教。”
  
      作为泡妞高手的燕飞接着这个话题迅速搭上了话,用虚心求教的态度与柳如是热络了聊起了琴棋书画。
  
      虽然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可周旋在多个女人身边的燕飞早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如何与女人聊天。
  
      原本柳如是不想和燕飞有太多的瓜葛,可耐不住燕飞出色的技术而且话题都是她最感兴趣的方面,忍不住的说着说着就说到一起去了。
  
      现代世界泡妞的时候除了直接用钱砸的之外,首先都是从先聊天开始。所谓的撩妹就是聊天,等聊的火热了,自然而然的关系就可以进一步发展。
  
      燕飞靠在柳如是身边按着兰亭集序说笑聊天,四周的宫人们没谁敢上前打扰。就算王德化找来了城内的书法大家们来做鉴定也不敢打扰。一直到倪元璐找过来才算是打断了燕飞泡妞的节奏。
  
      “听说大都督得了王右军的字帖,老夫特来叨扰想要求见。”倪元璐的目光之中精光闪动,仿佛是色狼见到了美人般急不可耐。
  
      “你不去忙着工作跑来附庸风雅干什么。”被打扰了泡妞进程的燕飞面色有些不好看“你又不懂书法有什么好看的。”
  
      “我就是当世书法大家!”倪元璐一听这话当即就跳脚了“大都督随便出去问问,我倪汝玉的书法造诣是否当世一流。若是有人说个不字,老夫从此之后再不提笔!”
  
      学书法的人就没有不喜欢王羲之的,就像是现代世界之中打篮球的人都崇拜乔丹一样。此时听说燕飞手里有乔丹的精品绝版球鞋,倪元璐那真是工作都顾不上了就跑过来想要看看真迹。
  
      燕飞没好气的摆了摆手示意王德化去把那幅兰亭集序拿过来给这些书法大家们鉴别真伪。而等到兰亭集序拿过来之后,那些原本还有些不耐的书法大家们全都猫见了咸鱼一样看直了眼。甚至为了能抢夺靠近的位置直接互相推搡。
  
      “都给我悠着点。”燕飞看着一片混乱的场景皱起了眉头“要是给我弄坏了,我把你们全家都发配到采石场去!”
  
      “这是真的?!”
  
      “这笔迹,居然真的是王右军的兰亭集序?!”
  
      “看看这唐太宗的印鉴,绝对是真迹!”
  
      “苍天有眼,这幅真迹重见天日了!”
  
      一群书法大家们在确定了这就是真迹之后全都疯了似的,甚至还有老泪纵横的。这些人学写字的时候几乎都临摹过王羲之的书法字画,此刻见到这幅旷世真品一个个都是激动难忍。
  
      燕飞满意的点头,看来这的确是真迹了。这种旷世珍宝绝对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燕飞的嘴角都乐的翘了起来。
  
      就在燕飞准备说几句感谢话来谢谢这些人来帮忙鉴赏真伪,然后就准备让他们走人的时候。自从确定这幅兰亭集序是真迹之后就目光变幻一言不发的倪元璐突然间挥手将身边的几个书法大家们全都推倒在地,然后就在燕飞的眼皮子底下将书桌上的字帖卷起来往自己怀里一抱,转身就向着外面跑去。
  
      因为从未想过这位内阁首辅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所以燕飞全程都是愣愣的看着。直到倪元璐都已经跑出了这间宫殿之后才反应过来,顿时就是忍不住的捂着额头重重叹息。
  
      偏殿后面也传来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女人笑声,那是悄悄跟过来的柳如是在偷笑。
  
      倪元璐绝对不是见财起意,这种人品燕飞还是能信得过他的。
  
      之所以会这么做,那是因为这位著名的书法家在见到了堪称书法界最顶级至宝兰亭集序之后脑海之中的理智完全被自己对书法的热爱所冲垮。这才做出了这种抢宝而逃的事情出来。
  
      这是典型的冲动型犯罪,不过在这些文人口中就和偷书不算偷一样是一件雅事。
  
      倪元璐最终还是没能带着兰亭集序逃出皇宫。并不是燕飞派人把他给追了回来拿下,而是那几个之前被倪元璐推倒在地看上去颤颤巍巍走路都有些晃悠的老头们在反应过来之后全都破口大骂的爆发了。一个个跟飞人似的急速追了过去在皇宫门口前堵住了倪元璐。
  
      之后在皇宫门前爆发了一场惨烈的激战,几个加起来估计有几百岁的老头们互相饱以老拳。同时你问候我老母,我问候你祖宗的互相问候。
  
      战斗极为惨烈,几个老头最终都是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好在他们还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全都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那幅兰亭集序。要不然的话倪元璐也不可能在围攻之下坚持那么久的时间。
  
      等到燕飞过来的时候,几个老头都已经躺在了地上气喘吁吁没了多余动作的力量。不过就算如此几个人还是在不停的互相叫骂,完全没有了才子们的风度和气质。
  
      燕飞笑呵呵的上前从倪元璐的手里拿出兰亭集序,两只眼睛都肿起来的倪元璐死死握着丝绸套不愿意松手。燕飞不得不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然后在其绝望的目光下把字帖拿回来。
  
      “这是我的。”燕飞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字帖“不问自取是为贼也。不过看在你们帮忙鉴定真伪的份上,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每人拿二百两银子的劳务费快点回家去吃饭吧。”
  
      “啊呸!”倪元璐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燕飞跳脚“老夫是贪你那二百两银子的人吗?!”
  
      “您老人家倒是不贪银子。”燕飞似笑非笑的转悠着手里的字帖“您老人家贪我是字帖。”
  
      倪元璐面色一滞,这话还真是没办法反驳。刚刚一时头脑发热抢了兰亭集序,这真的是要成为一生的污点。可那是兰亭集序啊,学写字的人哪个能不为之发狂?!
  
      这时候几个书法大家们也纷纷叫嚷起来,自己不要燕飞的银子只求燕飞能让他们临摹这幅兰亭集序就行。
  
      而燕飞则是连连摇头拒绝,表示有介于之前倪元璐的表现,说什么也不敢把这幅珍宝给他们临摹。万一给临摹没了他该找谁去?
  
      几个老头都不干了,又吵又闹哭天抢地的将皇宫门前弄的极为热闹。不少宫人侍卫们都在一旁侧目。
  
      至于为什么会如此激动,活了一把年纪连老脸都不顾了,还不是因为兰亭集序的名气实在是太大。对于这些一辈子都在写书法的人来说这特么的就是绝对无法拒绝的诱惑啊。
  
      兰亭集序失踪了数百年之久,已经是完全神话了的绝世珍宝。此刻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些人宁愿为它去死也绝对不愿意连个临摹的机会都没有。
  
      可无论这些往日里名声多么响亮的大家们如何哀求,燕飞就是不松口。顶多咬死了给二百两银子的劳务费。
  
      就在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柳如是悄然来到了燕飞身边。
  
      “大都督。”行礼之后柳如是面色微红“还请大都督允了几位大家临摹这幅兰亭集序。贱妾愿意作保。”
  
      柳如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当然不可能是自学成才。她也是有名师教导的,而教授她书法的老师此刻就扑在地上哀求燕飞让其临摹兰亭集序真本。
  
      在这个天地君亲师大于一切的时代里,柳如是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是出面帮自己的老师出头。
  
      柳如是的心中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算是个什么身份,所谓担保和兰亭集序这种绝世珍宝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燕飞若是不给她颜面的话那可真的是丢尽了脸。
  
      然而,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燕飞目光柔和的看着身侧明眸之中满是期盼之色的漂亮女人,笑着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