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入城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入城

    这次南下燕飞虽然带了一批大炮,可他却并没有用火炮轰击城墙的意思。
  
      现代历史上蝗军攻击金陵城的时候那么多现代化的火炮都拿南京的城墙没有太大的办法,更别说燕飞手中的这些老家伙了。
  
      金陵城的城墙太厚,别说燕飞手里的拿破仑炮没办法,就算是上炸药估计都够呛。所以燕飞早早的就选定了秦淮河这条由东向西横贯整个城内的水道作为突击目标。
  
      秦淮河的河道是与长江相连的,从长江进入秦淮河没多久就是西水关。而在西水关的后面就是著名的热闹之地夫子庙。
  
      从夫子庙向东过下浮桥,陡门桥,上浮桥,武定桥等等横跨整个城内之后就是到了另外一边的东水关。而这一段水道就是大名鼎鼎的十里秦淮。
  
      要说金陵城的这些人没有能力真的不是在侮辱他们,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秦淮河上这么重要的水道完全是丝毫不知道要做防御。没有在水道之中沉船阻挡航道不说也没有拉铁链也没有钉木桩,总之就是什么样的防御措施都没有。
  
      等到夜色降临,远洋渔船缓缓驶入秦淮河的时候居然是一路通畅没有丝毫的阻拦。这可是让燕飞感觉惊讶不已。城里人都是瞎子啊,这么一条能直通大船的水道难道只靠一座水闸就能封锁的住?
  
      至于西水关的闸门虽然已经落闸,可面对着88炮的直射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一艘远洋渔船抵近之后用舰首的88炮在近距离进行直瞄射击。
  
      金陵城的城墙上装备有不少的火炮,可是在西水关附近的城墙上却是没有布置。此刻城墙上的守军只能是在弓箭射程之外眼巴巴的看着那艘可怕的大铁船靠过来,然后用更加可怕的火炮将水闸轰成碎块!
  
      哪怕战火烧近,歌舞升平夜夜笙歌的秦淮河上依旧是花船中纵横,灯火璀璨的花船上乐声不断,往日里的众多公子哥们依旧是在上面流连忘返。
  
      这些花船上灯火辉煌,其中还有一些从北边高价买来的琉璃风灯。点燃之后真的是漂亮异常,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勋贵公子们带着秦淮河上的漂亮女人们在船头上游览。不时的吟诗作对显得非常有闲情逸致。
  
      这里和平了太多年,这些人的记忆之中只有歌舞升平。虽然战火烧近,可这些花船仅仅是开进了城里的水道,生意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歇。直到城墙外面响起犹如雷鸣般的炮击声响的时候,这些人才愕然转头看向了炮声响起的方向。
  
      夜幕下的城墙外亮起了炫目的红色闪光,随即雷鸣般的爆炸声响传了过来吓的不少贵公子们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沉重的水闸被轰成了碎块摔落在了水中,看似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瞬间就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而远洋渔船则是缓缓沿着河道在一片惊恐慌乱的声喊中开了进来。
  
      为了保障秦淮河上的花船能够轻松的畅游,这条河道几乎每年都会进行专门的疏浚工程,河道宽阔而且很深。再加上最近是丰水期,几艘远洋渔船的确是能够驶入这边。
  
      当然了,以这几艘远洋渔船的体型与吃水深度来说,过了西水关的水闸就是极限,再向城里走的话必然是要搁浅。不过能够突破这里就已经足够了。
  
      城内的河岸与城外的完全不同,城外的河岸就是普通的那种沙地泥地芦苇荡的河滩。而城内的河岸两侧则是全部用巨石砌成的河堤,船可以直接停靠的那种。
  
      燕飞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次的突破居然如此简单,这哪里像是什么战争时期,简直就跟平日里不设防的时候没什么两样。除了放下了水闸之外就没遇上其他的防御手段,这种对待战争的态度再坚固的城防也没有用处。
  
      远洋渔船缓缓靠在了岸边,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们从船上跃下登陆踏上了金陵城的土地。
  
      这几艘远洋渔船所装载的士兵数量并不算多,可要知道此时水闸被轰碎之后大批沿着河岸推进的士兵们就能通过缺口大批涌入。这些士兵们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包括夜战训练。哪怕是晚上也绝对不会一哄而散失去组织度。
  
      随着大批的士兵通过水闸涌入城内,原本那些还在歌舞升平的人群在初期的惊异之后转瞬就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大量的船只向着城内更远的地方逃亡,慌乱之中不少船只互相碰撞很多人为之落水。
  
      “别急着进攻。”燕飞从船上登岸之后招呼士兵们集结起来,而不是直接杀入城内。
  
      这次带进来的兵马顶多只有两万来人,这么多人撒入诺大的金陵城内很快就会被稀释。所以燕飞的打算是集中兵力先攻打皇宫,反正此时各处城门都被封锁住谁也逃不掉,慢慢的瓮中捉鳖就是。
  
      燕飞在这边整理兵马的时候,随着朝廷兵马入城的消息传递入内,整个金陵城都陷入了一片惶恐之中。
  
      很多人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而更多的人则是面色慌乱不知所措。不少人家房门紧闭做起了缩头乌龟假装自己的鸵鸟。一些人则是匆匆忙忙做着准备要迎接朝廷大军。只有马士英在得到消息之后匆忙带着家丁去了皇宫。
  
      “王爷!”见到好似蚂蚁一般乱转的福王,马士英急忙上前行礼。
  
      “爱卿!!”急的眼泪都快出来的福王一把拉住了马士英的手,声音哽咽“朝廷的大军入城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福王想不通有着十多万人守卫,而且号称固若金汤的金陵城是怎么一个晚上就被人家打入城内的。可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自己该怎么办!别人还好说,大不了投降。可皇帝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王爷不用担心。”虽然同样心中震惊,不过马士英还是出言安抚“朝廷兵马只是突破了外围城墙,距离皇宫尚远。而且皇城城墙坚固守备森严,绝非轻易可下。”
  
      想了想之后,马士英再次安抚“就算有所闪失,宫中还有直通城外的密道可以让王爷离开险境。微臣可保护王爷去往武昌找左将军,到时再带领大军杀回来就是。”
  
      话虽然是说的漂亮,可马士英的心中也很清楚自己等人所发起的勤王之事几乎已然可以算是败了。谁也没有想到朝廷的大军居然如斯恐怖,或许就算是将外围的军队调回来也不见得能打得过。
  
      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除了硬着头皮扛下去之外也没有了别的办法。
  
      本身没有什么能力的福王听到这个建议之后逐渐安心,尤其是得知可以从密道逃脱的时候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用力的晃了晃马士英的手“孤就全都拜托爱卿了。”
  
      不提皇宫之中的事情,秦淮河畔的燕飞在收拢军队之后留下了部分兵马驻守,随即就带着大军一路向着皇宫方向攻击前行。
  
      这个时代的秦淮河畔那是天下闻名的销金窟,秦楼楚馆绵延不绝形成了极为繁华的街道。此时大批穿着皮靴的军队迈着沉重的步伐踏踏踏的通过街道让两侧楼内的男女们全都万分震惊,同时也是极度的好奇。
  
      不少楼宇上的窗户都被悄悄推开了丝缝隙,一双双混杂着好奇与畏惧的目光悄然看向下面街道上轰轰隆隆跑步通过的军队。借助着街道上的灯火打量着那些军兵。
  
      “这些兵穿的都一样,看着挺精神的。”
  
      “不喊不叫不吵不闹,也没去砸四周的房门。这是精兵啊!”
  
      “跟以前见过的兵不一样啊?”
  
      “看着都是年轻后生,一个个都很精壮的样子。”
  
      “小X货,发浪啊你。”
  
      入城的军队并没有去骚扰百姓,这让很多人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开始好奇的观望这支朝廷大军。整齐的军容军姿严格的纪律以及一水的精壮小伙让很多人都感觉惊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军队都是和土匪差不多的凶恶存在。
  
      大军入城之后并没有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这一方面是因为大量的守军都被布置在了城墙上进行守备,短时间内根本就没办法集结起来。另外一方面则是在于各级军将在得知消息之后并没有去主动迎战,而是将心腹手下都调集去了自己的府邸进行守卫。
  
      除了少数晕头转向之间撞上来的倒霉蛋之外,当燕飞率军抵达皇宫门前的时候并没有遇上成建制的抵抗。
  
      看着眼前巍峨的皇宫,燕飞转身命令跟随而来的炮兵们开始组装火炮。
  
      皇宫的城墙高大厚实,想要强行攻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燕飞没兴趣让自己的士兵去蚁附攻城,他准备让炮兵们用火炮把皇宫的城门轰开,然后直接带兵杀进去。他可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内皇宫的城门后面会被巨石泥沙给堵死。
  
      不过就在炮兵们将背着扛着拖着带过来的各种火炮零部件组装起来的时候,厚实的皇宫城门却是在一阵让人牙酸的滋呀声响之中被缓缓打开。
  
      皇宫的宫门被打开之后,一群太监装扮的人向着燕飞这边跑了过来。面对着齐刷刷举起的众多枪口,这群太监距离很远就急忙下拜行大礼,大喊恭迎天军。
  
      “让他们过来。”燕飞摆了摆手,让远处的那些太监们过来。
  
      “奴婢卢九德,见过大将军。”太监们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之后,为首的一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燕飞的面前用力叩首“奴婢等人恭迎天使!”
  
      “卢九德?”燕飞想了想,随即询问“福王呢?”
  
      “回大将军话。”卢九德头也不敢抬急忙回应“福王以被那逆贼马士英挟持入了地道,向着城外逃去。”
  
      “嗯?”燕飞目光一凝,这要是让福王跑了以后还会麻烦不断。福王这家伙就是个行走的大义旗帜“地道通向什么地方?!”
  
      燕飞没有派人去地道下面追击,那样的速度太慢。他准备派人直接去地道出口堵截。
  
      “回大将军话,地道出口就在城西百灵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