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八十九章 正兵出战

第八十九章 正兵出战


  “去死!!”甲胄上已经染满了血渍的主父文豪用力挥舞手中的后背刀掠过面前一个镶白旗披甲人的脖子。冲天的血光之中一颗拖着辫子的首级咕噜噜的滚落在地。
  主父文豪大口喘着气,迈步上前拎着辫子捡起了首级直接挂在腰间。而此时他的腰间已经挂了一圈龇牙咧嘴的狰狞首级,目测一下至少也有十多颗。
  “啊!”边上一个镶白旗的旗丁举着长枪刺了过来,却被主父文豪侧身避开之后抓着长枪将旗丁拽了过来。战刀翻飞之下又是收获了一颗首级。
  主父文豪原本是地方豪族之家,家中祖上甚至可以追溯到汉武时代的主父偃。
  后来天下大灾,他们家也是被淹没在了恐怖的天灾人祸之中。唯有年轻的主父文豪逃出生天一路乞讨想要去投靠远方的亲戚。
  半路上的时候因为年轻而被军队抓了壮丁,之后与闯军作战的时候战败又糊里糊涂的成了闯军的一员。因为自幼学文习武所以很快就在闯军之中混到了老营小头目的位置。
  再之后就是跟随李自成准备入京改朝换代,却没想到在百里峡被燕飞一战的打的近乎全军崩溃。而主父文豪也被俘虏扔进了炮灰营之中。
  “首级,我还要首级!”经历过恐怖炮灰营生活的主父文豪唯一的念头就是活着走出炮灰营。
  当燕飞同意他们用战场上的鞑子首级换取脱身机会之后,这些炮灰们在战场上陷入了真正的搏命状态。
  已经累的身躯都摇摇晃晃的主父文豪红着眼睛舔着嘴角血渍,握紧长刀向着又一个镶白旗的旗丁走去。
  在远处观看战场的多铎面色铁青。从济尔哈朗的镶蓝旗开始,他已经接连派出了正白旗还有镶白旗整整三个旗的清兵精锐去围剿那些明军铁甲兵。
  可接连投入的两万多纯血清兵精锐才勉强和对面的那些铁甲兵们一起消耗殆尽。济尔哈朗重伤,三旗之中甲喇额真与牛录额真战死过百!
  多铎的心头都在滴血。之前用过了两黄旗又用了镶蓝旗,如果直属多尔衮的两白旗不动的话其他人必然不满。所以多铎咬牙将两白旗也给派了出去。却没有想到损失居然如此惨烈!
  这次派出去的都是真正的精锐,除了各旗的巴牙喇之外全都是披甲人与正兵旗丁。往日里这股力量甚至足以打赢松锦大战这种决定性的会战,可此刻在这山海关外却是成了遍地的尸首!
  虽然山海关城墙上的多尔衮派人过来告诉多铎不要怕损失,只要能把这些大明最精锐的兵马耗光就是最大的胜利。可多铎还是无法安奈心头的怒火与恐惧。
  除了怒火之外就是恐惧。
  这一波的明军和之前完全不同,当清兵杀出的时候他们迅速靠拢结阵。凭借着坚固的甲胄与盾牌挡住了清兵的箭雨,逼着清兵只能是近身肉搏。
  清兵的战斗力不错,虽然满万不可敌这种吹嘘出来的话不可信,不过战斗力的确是有的。
  他们最常用的作战方式就是用骑兵高速机动力进行远距离的箭雨攻击,这一招是跟铁木真的蒙古骑兵学来的对付以步兵为主的明军很有效果。
  因为普通的明军很少有能够抵御弓箭的铁甲,至于远距离作战武器那些火器也因为工艺的粗糙与训练的稀烂而失去了作用。所以往往明军很快就会被冲击崩溃逃亡,紧接着就是满清骑兵跟在后面轻松的追杀。
  可这次却不同,当铁甲兵们结阵抵抗之后,往日里无往而不利的箭雨基本上失去了用处,而这些铁甲兵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念头,因为他们都知道逃跑会被火枪打死。清兵只能是下马肉搏或者干脆直接催动大群骑兵冲阵。
  无论是用哪一种作战方式,最终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付出极为惨烈的伤亡代价。
  看着镶白旗的残兵们狼狈的逃回来,已经有些麻木的多铎没再派上督战队,而是将目光在身边的这些满清高层身上转悠。
  感受到多铎的目光,这些满清高层们几乎都是下意识的选择了躲避。
  虽然此时眼前的那些明军铁甲兵已经不足千数,可之前他们那悍勇的战斗力已经深深的撼动了这些人。谁都不愿意让自己麾下的人马去啃这种硬骨头。
  多铎皱起眉头正准备点将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对面的明军中军之中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钲响。
  钲,铜质,形似钟,以锤敲击有鸣金之声。敲钲就是鸣金收兵。
  清兵都愣住了,之前不死光都不算完的那些明军铁甲兵居然要退了?!
  鸣金收兵的命令是燕飞下达的,这一波炮灰们的表现让他满意。而且时间方面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燕飞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所以就给了那些残存的炮灰们梦寐以求的希望。
  “时间差不多了,总攻吧。”燕飞看了看手表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T72的炮塔。
  随着燕飞的命令下达,数万名火枪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伴随着军鼓的鼓点,排列成一个个的千人方阵向着前方缓缓前行。
  红着眼睛用手里染血长刀当做拐杖支撑着身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主父文豪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鸣金声响。他先是一愣,随即满脸不可思议的转头向后看过去,直到确认自己不是幻听了之后这才好似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直接躺在了地上。
  居然真的听到鸣金声响,真的活下来了!
  浑身酸疼的主父文豪刚刚躺下就好似被针扎似的跳了起来。一模拴在腰间的十多颗首级,当即毫不犹豫的把手里的长刀一扔撒丫子就向后方狂奔而去。
  而此刻还活着的数百上千残兵们几乎都是做着与主父文豪相同的事情。都是先检查一下自己手边有多少首级,能有两个的话直接转身就跑。不够的话就地砍两个下来拎在手里跟着向回跑。
  之前是被逼急眼了,向前是拼命向后是被火枪打死,所以一个个都跟饿狼似的跟清兵死磕到底。而此刻鸣金之后有了活下来的机会,还能动的人都跟疯了一样开始求活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有些晕的清兵也很快回过神来,暴怒的多铎当即派出了正红旗的梅勒章京勒克德浑带着数千骑兵蜂拥着追了上去,准备吃掉那些残兵。
  之前犹豫不敢上,那是因为那些残兵都是带着死志玩命的。想要吃掉他们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可此刻那些残兵们蜂拥逃跑,追上去就是秋风扫落叶一样的轻松追杀。勒克德浑当然是悍勇异常的亲自带兵追杀。
  清兵多年来与大明激战无数次,每次的胜利都是先将明军打崩溃之后再追击斩首无数。可如果明军每次都像是浑河血战的那些川兵与戚家军一样死战到底的话,就满清那点人口早就死绝了。
  “正前方,距离300,高爆榴弹。”半边身子探出炮塔的燕飞直接下达炮击命令“对着人群最多举着旗子的地方打!”
  “轰!”T72那125毫米口径的炮口喷射出一道炽热的火焰,一枚榴弹闪电一般呼啸越过数百米的距离直接落入了大批正红旗追兵的之中。
  这个时代的人见证了大口径炮弹的恐怖威力。一团巨大的火焰裹挟着焦黑的尘土冲上了数十上百米的高空。地面上以炮弹落点为中心点的方圆上百平方米内的众多满清骑兵全都成辐射状连人带马倒在地上。
  直接就在弹着点边上的更是被凶残的爆炸力直接轰成了碎块!
  老毛子的东西向来就是追求威力,大口径的榴弹杀伤力惊人。再加上正红旗的清兵们大都簇拥在一起更是增加了伤亡。当硝烟散尽之后,留下的满地的鲜血与碎块。
  多铎呆呆的看着远处那个大坑,那里之前是勒克德浑大旗所在的地方。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只听到一声天雷巨响,火光翻滚之下勒克德浑和他的大旗就没了踪迹。这是怎么了?
  这一发榴弹爆炸的轰鸣巨响震撼了那些正红旗的追兵,很多奔驰之中的战马受到惊吓直接将背上的清兵甩了下去。整个追击的正红旗兵马都是一片人仰马翻混乱不已。
  “前进!”燕飞大声命令火枪兵们向着清兵的军阵推进“轮射前行!”
  燕飞麾下的火枪兵排列成密集的方阵,手中端着燧发枪一步步的逼近清兵。不过最先迎接的是那些之前逃回来的炮灰残兵,他们通过各个方阵之间的空隙向后奔逃。而再之后,就是追击炮灰的正红旗兵马了。
  因为勒克德浑被燕飞一炮轰成了碎块,那些正红旗追击的兵马陷入了慌乱之中。不过燕飞可没有慌乱,看到测距仪显示对面的清兵已经进入了两百米的距离,当即操作着HB对着对面的正红旗猛烈射击。
  长长的弹链扫过正红旗的兵马,12.7毫米口径子弹的恐怖威力就连战马都能打碎,更别说是上面的骑兵了。
  弹链所到之处,清兵连人带马都是成片的倒在血泊之中。
  燕飞的攻击就是信号,走在前排的火枪兵们随着鼓声顿住脚步。举起手里的燧发枪对准二百米之外的正红旗骑兵。随着各级军官们的怒吼,一连串犹如炸雷般的轰鸣声响响彻了整个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