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五十七章 黑吃黑

第五十七章 黑吃黑


  ‘呛啷~~’一连串的拔刀声响起,包厢内岳乐那边的七八个人全都拔出了腰袢的利刃。而吴襄此刻已经是直接一个出溜躲到了桌子下面。
  “既然不想当奴才,那就去死!”岳乐面容狰狞的瞪着泛蓝的眼珠子,手里拿着利刃插在面前一只烤鸡上“像你这样的汉狗某家杀的多了!”
  燕飞带进包厢的手下只有四个人,不过此刻四个人都已经起身站在了燕飞的身后手也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鞑子我也杀过不少。”燕飞回想起上次去沈阳城的过程,面容淡然的掀开了自己的大衣“不过像你这样蠢的蠢货倒是不多。”
  燕飞的大衣内挂着的不是AK74,那玩意太长硌的难受。燕飞大衣内两侧挂着的是两把大名鼎鼎号称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神器,乌兹冲锋枪。
  乌兹冲锋枪又短又小又轻便,堪称是将短小精悍发挥到了极致的程度。这种单手就能使用的冲锋枪后坐力极小甚至孩子都能使用。而其射速却是极快,能在短时间内打空弹夹形成恐怖的弹雨攻击。
  而且乌兹冲锋枪使用的是9毫米口径子弹,这种口径的子弹打在身上那真的想活下来除非上帝是你爹。
  燕飞带来的这两把乌兹冲锋枪是之前他在非洲的时候那位黑中介作为礼物送给他的。毕竟做过几百万美刀的生意之后黑中介也是想要拉住一个长期客户。当然至于燕飞买的那些货物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人家是绝对不会多问的。
  在对面几个鞑子们满脸不解的神色注视下,燕飞咬着中华烟好似英雄本色里面的小马哥一样站起身来撩起风衣,双手抓住挂在风衣内的两把冲锋枪对着对面的几个傻蛋们就扣动了扳机。
  乌兹冲锋枪的爆发力非常恐怖,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弹夹内的32发子弹就被射空。伴随着叮叮当当弹壳落地声响的是一连串的身躯倒地沉重声响。
  岳乐这些鞑子们与清末那些整天遛鸟的八旗子弟们不同,还没有入关的鞑子都是真正的精英。他们出身在环境恶劣的白山黑水还是小冰河期的白山黑水,为了能够活下去每一个人都是从小就刻苦锻炼自己的武技,因为这是他们存活下去的依据所在。
  岳乐四岁开始打根基,七岁开始习武。十多年来年复一年的不停打熬着自己的身躯和武技,的确是已经到了非常强悍的程度。这也是他敢于和燕飞面对面坐下的信心所在。
  在岳乐想来,都不用说身边几个强悍的戈什哈,就他自己一个人都能轻松摆平面前的几个明狗。他对于自己的武艺非常自信,直到乌兹冲锋枪的子弹射入身躯之后这种自信才算是被彻底击碎。
  作为被重点关注的目标,岳乐身上至少被射了十多颗9毫米子弹。别说他现在穿的皮袄,就算是穿着双层铁甲也扛不住。
  原本雄壮到无时无刻都充满了力量,甚至一晚上酣战好几个女人都没问题的身躯此刻已经被十多颗子弹打烂。随着力气一起流逝的是生命力。感觉自己浑身冰冷,整个身躯都被剧痛所包围的岳乐倒在血泊之中只能看到一双黑色的马靴走了过来。
  岳乐用尽了最后的生命力勉强张开了嘴想要向燕飞吐一句狠话作为自己一生最后的记忆。可惜那双马靴直接越过了他的面前走向了窗边。
  岳乐的临终遗言没能说出来就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这个日后杀人无数,屠城灭村犯下了累累罪行的刽子手就这么的死在了这次自己自信心爆棚想要单刀赴会的酒桌下。
  燕飞用乌兹将岳乐李率泰还有那几个戈什哈打成了筛子之后就走到了窗边。站在二楼包厢里的他推开糊着厚纸的窗户看着下面泾渭分明的两边人马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颗MK3A2进攻型手榴弹,拉开保险销之后就扔向了那些在酒楼外列队的正蓝旗兵马之中。
  这种进攻性手榴弹爆炸的时候不会有大量的碎片,而是通过高温高压气体形成冲击波进行杀伤。
  手榴弹落在地上的时候附近的满清士兵们还疑惑的看了过去,谁都不知道这个冒着白烟的小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还有胆大的伸手准备去拿的时候,手榴弹爆了。
  手榴弹爆炸的时候真的是犹如平地惊雷一般轰鸣巨响,附近区域内的满清士兵们全都被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撞飞出去。
  这些人口鼻流血的飞了出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表面上看着好似没有什么明显伤痕可实际上他们的内脏都已经被强烈的冲击波摧毁已经是死的不能在死了。
  如果说之前包厢内的密集枪声还让外面的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这枚手榴弹的爆炸就是动手的信号了。燕飞带来的人当即举起早就准备好的燧发枪向着对面就是一轮齐射。
  燕飞麾下的士兵平日里训练的时候没少听这种爆炸声响,所以反应非常快。而那些整天都是舞刀弄枪骑马射箭的满清士兵们就要慢的多了,等他们从剧烈的爆炸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被放倒了一大片。
  “出来。”燕飞一边给乌兹冲锋枪换弹夹一边踹了脚一旁的酒桌“你要是不想走的话就留在这里好了。”
  吴襄连滚带爬的从桌底钻了出来,神色懊恼的跟在燕飞的身后向着外面走去。
  他原本是作为中间人来到这里赚十万两银子的辛苦费的,没想到居然会遇上黑吃黑这种不将信用的事情。这两边都太不讲究了,而且一个比一个更狠!
  此时酒楼外面已经是枪声大作喊杀声四起,而大批披甲的戈什哈们也正蜂拥着冲向二楼的包厢。这些戈什哈们都是岳乐的奴才,他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保护自己的主人,一旦主人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别想能活下去。
  燕飞走在最前面,四个护卫都是拿着手枪紧紧跟随。最后面的是眼睛乱转的吴襄。
  刚刚走到木质楼梯的时候下面急促的脚步声就已经密集响起,数十个披甲戈什哈迈着沉重的脚步正在快速攀爬楼梯。
  燕飞站在楼梯边上向着下面看了一眼,随即从另外一边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枚MK2防御性手雷。
  与之前使用的进攻性手雷不同,这种防御性手雷能够爆发出上千枚的碎块造成巨大的杀伤。尤其是用在此刻这种人群拥挤密集的环境下那真是大杀器了。
  拉开了保险销之后燕飞伸出手放在楼梯走道的空隙中间,停顿了一秒之后松开了手掌。
  自由落体的手雷在即将落地的时候轰然爆开。在强大的爆炸力之下上千枚的碎片肆意纷飞钻入四周的任何物体之中。而数十名戈什哈距离最近也是被扎的最多。有倒霉的甚至全身上下插满了数十枚的碎块。
  爆炸之后是遍地的惨叫与哀嚎。与进攻性手雷直接摧毁内脏震死人不同,防御性手雷的破片也能杀人不过威力要小很多,更多的是制造大量的伤员。数十个戈什哈几乎全都在这次的爆炸之中倒在了血泊之中痛苦嚎叫,整个楼下犹如炼狱。
  ‘哒哒哒~~~’燕飞双手持着乌兹冲锋枪走下了楼梯,一路上对着那些还能动弹的戈什哈们不断补枪。
  这些在战场上悍勇无畏,甚至敢于面对千军万马白刃冲锋的勇士们甚至就连举刀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轻松干掉。
  超过四百年的科技差距在这一刻形成了碾压式的威力,悍勇的满清士卒们在子弹手榴弹的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一如历史上数百年后他们面对着八国联军的时候一样无力。
  燕飞踏着满地的尸首走出了酒楼大门,入目所见第一眼就是一颗明亮的响炮拖着尖锐的声响呼啸升空然后爆开。
  “吹哨子啊?我也有。”燕飞看着半空之中的信号炮,直接摸出了对讲机“都给我过来!”
  两边都开始叫人。埋伏在二十多里之外树林里的正蓝旗兵马开始涌动,好似潮水一般呼啸冲向了张家口。而位于张家口南边的一条由上千辆重载卡车组成的车队也开始启动,同样轰轰隆隆的奔向张家口。
  两边之前进入张家口的时候都是带着几百口人马,此时满清这边的人几乎都已经被杀光。毕竟大刀长矛弓箭什么的面对密集的火枪阵几乎没有对抗的实力。
  而燕飞这边只有少部分士兵被对面的弓箭射中。除了运气极差被直接射中咽喉心脏又或者脑袋这些致命部位直接身亡的,其他那些伤员简单包扎处理伤口之后基本上不会有致命的危险。
  因为燕飞这里不仅有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技术,更重要的是有着堪称神药级别的抗生素!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看似惨烈实际上正面作战的时候伤亡数量只是一少部分。真正的死伤大头是在战后的伤病上面。
  受伤了就会有伤口感染的危险,尤其是冷兵器时代使用的各种武器基本上都会带着各自杂质。像是铁锈什么的在这个时代那几乎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可是在拥有了抗生素药物之后,对于伤员们来说最致命的威胁伤口感染就成了过去式。他麾下的士兵们只要不是直接战死,基本上都能够救的回来。
  而且燕飞对待麾下士兵非常厚道,绝对不是这个时代那些军官们那样将士兵们当做炮灰消耗品。
  负伤归队的人会得到战伤勋章,之后获得晋升的时候拥有优先权。
  伤残退役的每个月依旧能够拿到之前的俸禄直到老死为止,而且还可以推荐一个孩子加入青年军。
  至于战死的,除了荣誉之外还会一次性发放足足二十年的俸禄给家人。直系后代之中同样可以有人继承加入军队。而且还是直接进入少年军官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