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五十二章 铁路就是用铁铺成的路

第五十二章 铁路就是用铁铺成的路


  “我的礼物皇帝还满意吗?”正准备带着运输队去山海关与满清做生意的燕飞又迎来了客人,大内总管王承恩来找他了。
  “燕骠骑。”王承恩也不愿意跑来找燕飞,可实在是没有办法“陛下对燕骠骑的礼物很满意,只是那个发电机好像坏了。”
  “发电机坏了?”燕飞疑惑看向王承恩“怎么坏的?质量这么差?”
  送给崇祯皇帝的发电机和燕飞自己用的是同一批买的,自己这边用的好好的没理由那边这么快就坏掉。
  “咱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承恩苦笑回应“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冒烟了,伺候的宫人看到有火光就急忙浇水,再之后就彻底坏了。”
  “哈~~~”燕飞被气笑了。运转之中的发电机直接浇水,这下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直接烧坏掉。
  “行,我知道了。”燕飞想了想喊来了军帐外的卫兵“去仓库把那套便携式发电机装车上,等下跟我去皇宫。”
  “劳烦燕骠骑了,咱家感激不尽。”王承恩连连道谢,不过从头到尾都是说这是自己的事情绝口不提皇帝在用。这是害怕燕飞像是上次那样再要求从皇宫之中获得些什么好处。
  之前燕飞将御药房给搬了个干干净净,皇帝差点被气的背过气去。这次来找燕飞真的是不敢再用皇帝的名义。
  东西准备好了之后,燕飞就带着车队与王承恩一起去了皇宫。
  “燕骠骑。”坐在越野车副驾位置上的王承恩几乎是惦着屁股坐在上面。神色又是惶恐又是刺激的打量着越野车“这究竟是何物?莫非是燕骠骑从仙人手中获得的仙家法器?”
  一只手开车的燕飞侧眼扫了王承恩一眼,嗤笑一声“行了,你就别在我这里打探情报了。你这道行太浅我都不好意思说你。这辆是比亚迪,后面的那些是东风。这玩意叫做汽车,只要有发动机变速箱和轮胎,找几个农民工都能焊出来一辆。还仙家法器,你可真逗。”
  “比亚迪?东风?汽车?”王承恩一脑门的黑线,他是真没听说过这种东西。至于燕飞说找几个泥腿子就能弄出来,他是压根就不会相信的。大字都不认识的泥腿子能弄出来这种神奇的仙家法器,蒙谁呢。
  王承恩想的也不算错,这个时代的农民们的确是做不到。可燕飞说的却是现代世界那些接受过系统教育以及能够接收信息大爆炸时代各种知识的新时代农民。那才真的是没什么他们不会做的,汽车什么的不过是小意思而已,最近听说飞碟都有人做出来了。
  王承恩打探消息失败,之后如坐针毡般的一路扛着回到了皇宫。
  “这个东西可真快啊。”想起自己之前坐马车去南城外的军营用了小半天的时间。而此刻返回却几乎是转眼即到。在不适应与不舒服的同时,王承恩看向越野车的目光之中也满是敬畏之色!
  “对了。”同样下车的燕飞好似想起了些什么,看向王承恩询问“你听说过火车吗?”
  “货车?”王承恩一愣,随即出声“咱家倒是知道那些个货栈商行都会用牛马车拉货。”
  “哈~~~”燕飞摇头一笑,看着士兵们将便携式发动机一块块的抬下来继续询问“从京城到天津卫要多长时间?”
  “快马的话一两日就能到,若是货车至少也要七八日才行。”王承恩心中疑惑“燕骠骑要去天津卫?”
  “最近有个在海上讨生活的家伙惹到我了。”燕飞靠在越野车的引擎盖上摩挲着下巴“看在他儿子的面子上我给了他一个机会,不过现在看来他是把我当空气了。天津卫靠海,我想修一条京师到天津卫的铁路,你看怎么样?”
  王承恩一脸懵逼的看着燕飞,压根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海上讨生活的什么儿子什么铁路的,搞什么飞机啊。
  相比起这个时代对世界局势茫然不知的大明人来说,燕飞可是深切的明白此刻就是轰轰烈烈的大航海时代。
  上下五千年的华夏在最不该沉睡最不该闭关锁国的时候做了让所有人都扼腕痛惜的事情。他们错过了人类史上唯有一次的划分势力范围的机会,大航海时代。
  燕飞心中对于大明的未来已经有了大致的规划,不管怎么说都绝对不能错过这人类史上的唯一一次机会。
  大航海时代必然是要立足海上,而距离京师最近的天津卫就成了最好的海港选择。在正式加入大航海时代之前修建连接京津的铁路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等到燕飞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边卸货已经完成。一整套的便携式发电系统被士兵们扛着抬着送进了皇宫。
  “这个东西叫做自行车。”燕飞指着一长排的十二辆特制被架起悬空的自行车向王承恩做介绍“这套系统不需要加油什么的,只要找人不停的蹬着自行车就能发电。你们皇宫里面人多,轮着骑就是了。”
  燕飞这话倒是没有说错,皇宫里面的人数众多,不算宫女的话太监都有好几万。找来一批太监轮流蹬着自行车发电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倒不是燕飞不舍得再给他们一台柴油发电机,而是因为这些人实在是不懂得使用保养。就算是给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坏掉。干脆用这种便携式消耗人力来发电最省事。
  “那个逆贼走了?”崇祯皇帝的御书房内,坐在老板椅上的崇祯皇帝看到王承恩走进来放下了手里的笔,鼻腔里带着哼声询问。
  “回陛下,燕骠骑已经走了。”王承恩看到皇帝书桌上的那盏台灯已经重新亮起就知道又来电了,皇帝不过是找个话题而已。
  “哼。”崇祯皇帝靠在舒服的老板椅上面色冷清“那逆贼没说再要什么东西?”
  上次燕飞直接将御药房里的名贵药材一扫而空的事情,真的是把崇祯皇帝给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生怕燕飞再找机会和借口来洗劫皇宫。
  “燕骠骑没要东西。”王承恩急忙回应。想了想之后又将之前和燕飞说话时候的那些搞不明白的事情告知了皇帝。
  “汽车铁路天津卫?”崇祯皇帝果然被吸引住了,皱起眉头询问“这都是什么东西?他要干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王承恩躬身回应“燕骠骑说要建一条京师到天津卫的铁路。既然是个路,估计也是和官道差不多。前面用个铁字的话,莫非是用铁做的路?”
  “哈哈哈~~~”崇祯皇帝大笑起来,伸手指着王承恩笑骂“你个老家伙想什么呢。还铁做的路,从京师铺一条到天津卫的路那得用多少铁?全大明的铁都用上也不够!真是胡言乱语!”
  “是是是。”王承恩连忙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奴婢老糊涂了,老糊涂了。”
  “行了。”崇祯皇帝摆摆手,指着书桌上的那罐雀巢“去给朕冲一杯巢雀来。不加糖,来两勺奶就好。”
  ------
  “你的伤怎么样了?”南城军营内的野战医院里,燕飞前来看望之前百里峡之战被俘虏的郝摇旗。
  “...死不了。”躺在洁白病床上的郝摇旗看了燕飞一眼移开了目光“这里的味道真古怪,你还是送我去天牢等死好了。”
  燕飞嗅了嗅空气之中弥漫着的消毒水的味道,笑着开口“去天牢和刘芳亮作伴等着一起被凌迟处死?”
  “哼。”郝摇旗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老子自从开始造反就没想过有好下场。嘿嘿,早就听说过凌迟处死这桩大刑了,老子倒是想看看能不能抗到三千刀!”
  燕飞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拿起一旁果盘里的一颗苹果直接咬了一口“知道我为什么不把你送去天牢,还花大力气给你治伤吗?”
  郝摇旗闭着眼睛不说话,假装自己没听到。
  “那是因为我了解你。”燕飞轻叹口气“你在历史上坚持抵抗到了最后,最终死在了鞑子手里也算是为国捐躯。像你这样的人我是欣赏的。”
  郝摇旗睁开眼睛看向燕飞,目光之中满是疑惑。
  鞑子他知道,可从未见过更别说是交手作战。自己明明还活着怎么会死在鞑子手里还为国捐躯?又说什么历史上,这人疯了不成?
  “你不能理解也无所谓。”燕飞从果盘里拿起一颗苹果扔给了郝摇旗“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活下去的同时还能青史留名的机会。那些鞑子们就快要南下了,我也在积极准备进行一场灭国之战。我最近收拢了一批人渣垃圾组建了一支炮灰部队。我想让你去做这支部队的指挥官。”
  燕飞伸手指着郝摇旗“别直接拒绝,好好想清楚。是去菜市口被千刀万剐还是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像个男人一样上战场去杀真正的敌人!”
  燕飞走了,空气之中的消毒水味道没有丝毫的消散。而郝摇旗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真心话来说,能够活下去的话谁会脑子有问题的去求死。还是千刀万剐的那种惨死?原本想要坚持自己好汉形象的郝摇旗动摇了,目光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苹果半天没有说话。
  ‘咔嚓!’良久的沉默之后,郝摇旗突然张嘴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