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大商人 > 第四十七章 尼古拉斯郑

第四十七章 尼古拉斯郑


  “卖给谁了?多少钱?”明朝时空,南城外军营大帐里燕飞坐在椅子上点燃根香烟看着跪在眼前身子瑟瑟发抖的一名火枪兵,神色平静的询问。
  “西城大发赌场的陈掌柜。”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用颤抖的声音回应“卖了三百两。”
  “还挺值钱的。”燕飞笑了笑,抬手揉了揉眼角“你一个月能拿十二两的薪水吧?家里好几口人都能吃军属供应。伤了有伤残基金,死了有殉职补贴儿子还能进入少年军校。那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忘记了军规条例还是认为我宽容大度不会追究?”
  火枪兵身子发抖扑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实在是无话可说。
  这个火枪兵叫做周二生,是燕飞麾下的一名普通士兵。之所以今天会被提到燕飞面前亲自审问,那是因为他做了一件大事,他把发放给他的火枪给卖掉了。
  至于原因,实际上倒也并不复杂。
  燕飞招募的新兵在完成了新兵训练之后就会转正。他们每天从早到晚都要训练而且晚上还要上学习班,燕飞想着士兵们也是人,总不能天天都锁死在军营里更何况他们的家人就在边上。
  所以燕飞为这些士兵们安排了休假,每十天休息一天轮流休息。然后就出事了。
  燕飞麾下的士兵都是流民出身,之前又穷又饿的突然之间过上了好日子而且还有极为丰厚的报酬在手里当即就会有了别样心思。
  不少新兵们都拿着银子去了城里消费,要么是去赌场里耍钱,要么就是去勾栏里潇洒。
  虽然燕飞开出的薪水很高,可那是相对于正常生活而言。一个月十几二十两的银子哪里撑得住这种开销。像是周二生这样的不但输光了身上的钱还借了高利贷然后接着输。
  等到没办法偿还之后,惶惶之下只能是听从债主的要求偷出了一支燧发枪抵偿债务。
  燕飞这里可不是腐朽的明军,像是火枪这种军用物资管控非常严格。每一把都有着编号而且每天检查。燧发枪被卖掉之后很快就被察觉,然后就报到了燕飞这里来。
  好在燕飞早早的就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而做出了准备,军队之中的枪弹是分开管理。枪支是发放到士兵手中不过弹药却是归拢在库房。只有训练或者作战的时候才能领取,而且需要严格管控。
  燕飞吐出口烟圈叹了口气,心中感慨这些糖衣炮弹的确是威力无穷。
  就在燕飞想着要如何处置的时候,军帐外面又传来了禀报的声音。
  “什么?”听完进来禀报消息军官的话之后,燕飞手抖了下差点把烟都给扔了。居然又出现了一起枪支丢失事件,这次更夸张的是就连士兵都不见了。
  “nmmb的。”燕飞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很有开着雌鹿一通狂射的火气。
  “先关起来。”燕飞伸手指着周二生,随即起身向着军帐外走去“我今天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在我头上啊呸,是谁敢摸我的屁股!”
  燕飞带着大队人马进了城,不过不是先去那家大发赌场而是先去了北镇抚司。
  “燕骠骑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骆养性笑容满面的迎接了燕飞,不过心里却是非常苦恼。
  以燕飞此时的实力地位来说,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骆养性自然不敢不重视。可同样是因为身为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很明白燕飞在皇帝心中是个什么位置。他要是敢和燕飞走的太近,皇帝拿燕飞没办法可对付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却是简单的很。
  可是燕飞来了他又不能不见,谁知道这位权臣悍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直接平了锦衣卫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此刻骆养性的心情很是复杂苦恼。
  “今天来是找你们帮忙的。”带着怒气来的燕飞绷着脸直接开门见山将丢枪的事情说了出去“大发赌场的事情你不用管,我现在只想知道第二把火枪丢什么地方去了,还有那个士兵在哪里。”
  摆手止住了想要委婉拒绝的骆养性“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别和我推诿。事成之后我给你们十万两银子的辛苦费。两个小时之后我要听到确切的消息,做不到的话我就平了你们锦衣卫。”
  燕飞抬起手看了眼手表“现在开始计时。”
  骆养性现在很想拍案而起叫手下们进来把燕飞拿下。堂堂锦衣卫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可理智却劝住了他的冲动,因为他很清楚双方实力之间的差距让任何的愤怒都没有用处。
  别无选择的骆养性只能是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将手下们都给派出去打探消息。而锦衣卫植根北京城二百多年又是专门做情报的,其能力的确是非常出色。
  回报的消息很快就传来,那名叫做沈有弟的火枪兵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城西的翠云楼。
  “翠云楼?”燕飞神色古怪的看着手里的纸张“听着名字不会是酒楼吧?”
  “也有部分酒楼的功能。”骆养性笑呵呵的赔笑“不过那是一家城里出名的清楼。”
  “果然。”燕飞摇了摇头“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啊。”
  燕飞带着大队兵马走了,留下了一摞足有十万两的银票。而收起了银票的骆养性心中却是在想着燕飞的兵马战斗力强悍与他们使用的那种威力强大的新式鸟铳有很大关系,锦衣卫要不要也想办法弄一支出来?
  这个念头在骆养性的脑海之中转了一圈之后就被抛开。看今天燕飞的表现就知道他是真的发火了,锦衣卫要是真干了这种事情估计真的会被他平掉。而且皇帝都没有下达做这种事情的旨意,他干嘛给自己找麻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离开北镇抚司衙门的燕飞向着一旁的带队军官下达带去去什么翠云楼的命令之后直接上了自己的越野车。众多汽车轰轰隆隆的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咆哮前行。
  此时时间接近中午,作为经营特殊生意的翠云楼此刻还没有开门。众多工作人员甚至大都是在睡觉,毕竟他们都是夜班工作着。
  燕飞将车子停在了门口,抬头打量了一番这栋三层木质结构的楼房。这栋木楼很大,在楼层后面还有围墙围起来的院子,那里是厨房仓库以及下人们居住的地方。至于工作人员,当然是住在楼上了。
  一辆辆重载卡车接连停了下来,大群手持火枪的士兵们蜂拥而上将这里团团包围。
  燕飞挥了挥手,一名带队的军官就上前开始砸门。
  穿着毛皮靴子的军官一脚踹在了关着的大门上。不过厚实的大门并没有应声而开,反倒是作用力之下让这个军官踉跄着摔倒在了地上。四周看热闹的百姓们全都发出了哄笑声响。
  军官的脸都红了,这可真的是在自己顶头上司面前丢了大脸。怒火中烧之下抢过一旁一个士兵的燧发枪直接扬起枪托狠狠的砸着门!
  “来了来了,大清早的谁啊?”楼内传来了脚步声与呼喊声,不过没等人到大门就已经被直接砸开。
  士兵们一拥而入,楼内很快就响起了尖叫与惊呼声响。
  燕飞迈步走进楼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被聚集到了宽敞的一楼大厅里。拉过张椅子直接坐下,目光扫过身子发抖目光畏惧的众人“老板呢?”
  一个涂脂抹粉,穿着锦绣华丽衣裳的中年妇女急忙走了出来满脸赔笑“不知哪里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大人海涵。”
  与影视剧里那些满是土气的中年大妈不同,这个老.鸨虽然身形丰硕面上带着皱纹可却是风韵犹存,能够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不过今天燕飞可不是来看美人的“沈有弟在哪?”
  老.鸨身子一顿,随即连连赔笑“大人说的是谁?奴家从未听过。”
  “手。”燕飞也没多跟她废话,直接淡然的说了一个字。
  一名军官上前扬起手里的枪托就砸在了老.鸨的一只手臂上!
  “啊!!!”伴随着骨折声响的是一声惊天动地凄厉惨叫,老.鸨当场浑身颤抖的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我再问一遍,沈有弟在哪?”燕飞揉了揉眼角,面色平静的询问。他心里此时已经在考虑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报系统,省的以后这种事情还得自己亲自跑一趟。
  “大人饶命啊,奴家这难道不知道!!”一条手臂诡异弯曲的老.鸨眼泪鼻涕一起淌了下来。
  “腿。”燕飞轻声吐出一个字。
  “咔嚓!”
  “啊!!!”
  “最后问你一遍,人在哪里?”燕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之后一名军官掏出了燧发手枪直接顶在了老.鸨那满是汗水的额头上。
  源于生命对危险的本能,老.鸨能够感觉到这是真的会要命的事情!
  “送走了!送走了!一大早就送走了!”在生死面前老.鸨扛不住了,哀切的嚎叫“连人带枪一起送走了。”
  “最后一个问题。”燕飞上前亚洲蹲在老.鸨的面前“你老板是谁?”
  “五虎游击将军,郑大官人!”
  燕飞眯起了眼睛“尼古拉斯郑?郑芝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