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之明末沉浮录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城下吃苦

第二百七十五章 城下吃苦


      城下的金军,正是那些老熟人,两白旗人马。
  
      他们身前的盾牌,给了他们虚假的安全感,让他们有了胆魄冲锋,可是这一轮火炮发射,就让他们的胆魄丢了三分。
  
      要不是袁朝这边火炮数量有限,不能够给城下金军的盾牌来个挨个点名,他们估计就会又做鸟兽散。
  
      另外就是金军的盾牌数量确实不少,而且也确实有很多盾牌只是砸出来一个窟窿,而不是四分五裂。
  
      多尔衮这次是感受到了城墙上明军火炮的汹涌。
  
      “看来真是威力不小,这都让我感觉我们又在攻打宁锦的感觉了。”多尔衮吐了口唾沫,晃了晃身上的灰尘。
  
      “都给我继续冲啊。”
  
      “传令下去,有胆敢擅自撤退者,回营立刻斩首示众,全家收末为奴。”多尔衮下达着死命令。
  
      全家收末为奴。
  
      这抓住了很多金军的死穴。
  
      他们自己战死就战死了,最后搞不好还能受到表彰。
  
      要是撤退回去被斩首,再全收末为奴,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这些金军一个个的只能继续顶着压力,抬着厚重的盾牌向前冲锋。
  
      冲啊。
  
      冲啊。
  
      冲啊。
  
      金军怪叫着,给自己壮胆。
  
      “哼,不知悔改。”
  
      “给我继续炸。”袁朝看着城下金军还有勇气冲锋。也是轻蔑的继续下达着攻击的命令。
  
      里卡多自然不会惯着那些臭毛病。
  
      依旧是指挥着炮手们对城下的盾牌进行重点照顾。
  
      轰隆。
  
      轰隆。
  
      轰隆。
  
      经过快速的装填,新一轮炮击开始了。
  
      “这群明军的炮手真是够厉害的,这么短时间,就能够再次完成击打。”多尔衮心里也是有点儿发怵。
  
      “不管了,成王败寇在此一举,我多尔衮不能失败了。”多尔衮决定要继续下决心进攻。
  
      两百白旗的人马顶下盾牌,硬着头皮,继续向着大同进攻。
  
      金军在大炮声音中,一个个盾牌又是被点名炸开。
  
      一旦炸开一个盾牌,立刻就会有弓箭飞去。
  
      金军也是立刻被射击的一顿乱窜,引起一阵慌乱。
  
      不过金军也算够有战斗能力,竟然依旧靠近城墙。
  
      在距离城墙只有百步之遥时候,金军开始张弓搭箭,向城墙射箭。
  
      金军的箭头锋利,弓箭力量也很大,一个个发出巨大的破风的声音。
  
      不得不说,这些金军的箭术确实了得,一个个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扑向城墙上的士兵们。一时间给城墙上带来了不小的扰乱。
  
      “都别慌。”
  
      “鸟铳手们,注意用鸟铳压制。”
  
      “弓箭手们,继续抛射弓箭。”袁朝看到这次金军这次弓箭抛射取得了杀伤,让自己好多宝贝的弓箭手们都被击中了。
  
      袁朝看的心头也是在滴血。
  
      这群可恶的金军,弓箭箭头一般都是在马粪中沾染过,一旦被这样的箭头击中,就算当时没有生命危险,后面也会因为细菌破坏伤口,导致感染,而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感染往往能够要了这些人的姓名。
  
      袁朝也是打起精神,不敢有懈怠。
  
      轰隆。
  
      轰隆。
  
      轰隆。
  
      第三轮炮击声音响了起来。
  
      刚才还正张牙舞爪的金军弓箭手们,听到这熟悉的可怕的声音,一个个又都惊慌了起来。
  
      又一批炮弹落下,又一批盾牌被掀翻。
  
      那些失去庇护的金军,就如同大雨中失去了雨伞的人们。
  
      袁朝手下的精锐鸟铳手们,绝对不会允许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放。”曲岭一声令下。
  
      这些已经进入了鸟铳射手范围内,又失去了盾牌庇护的金军们,立刻一个个被鸟铳打了个透心凉。
  
      鸟铳声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啊。”
  
      “啊。”
  
      “啊。”
  
      惨叫声伴随着鸟铳声,让两白旗的人马顿时觉得他们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令他们不敢回忆的可怕的战役中去。
  
      “阿巴泰大哥,看到了吗?明军精锐鸟铳手们又出手了。”
  
      “我们的两白旗又要吃大亏了。”阿济格看着前面的战局,在一旁跟阿巴泰说着。
  
      “是啊,阿济格,不瞒你说,我现在听到这个声音,竟然有一丝凉意。”
  
      “原来我在深山密林里面,整天与那些野兽搏斗,也都没有过那种害怕的凉意。”
  
      “我觉得多尔衮一会儿要吃大亏,我们要不要提醒下大汗。”阿巴泰在那里闷声闷气的说着。
  
      “是吗!你看大汗那坚决的态度,再看看其他人对咱们两个人的看法,你觉得咱们两个现在去说话,让大汗小心,他们会听得进去吗。”
  
      “他们多半会是斥责咱们两个一遍,再被其他人群体羞辱嘲讽一遍。”阿济格恨恨的说着。
  
      “那,那该怎么办。”
  
      “就这么看着?”阿巴泰看向阿济格,接着问着。
  
      “嗯。对,是的,如果多尔衮侥幸能够击垮明军,那么我们自然也是为大金高兴。”
  
      “我们自己没能作战击垮明军,我们也活该被其他人嘲讽。”
  
      “可是如果多尔衮在这群明军手里也吃了亏,大汗他们在一旁也能够看个清楚,究竟是咱们兄弟两个没有用,还是他们这群明军太难对付。”阿济格的一番分析,确实是头头是道,听得阿巴泰也是连连点头。
  
      “不错,不错,论起来战场厮杀,你可能不如我,可是要论起来这揣摩计策,我确实不如你啊。”阿巴泰也是下定主义,继续观察战局。
  
      至于自己八旗子弟的损失,他也顾不上了,自己又不是大汗,干嘛去管那么多的事情。
  
      果然。在进入百步左右,金军弓箭能够抛射到城墙上,而城墙上的鸟铳手们,也能够射击城下的金军了。
  
      伴随着炮声过后,鸟铳手们就没有闲着,鸟铳声也是响彻一片。
  
      多尔衮听着连绵不绝的鸟铳声,也是一时间感觉到进退维谷。
  
      “全军加速,冲到城墙附近,开始搭云梯攻城。”多尔衮没听到金军没有鸣金收兵,也就继续命令攻击。
  
      城墙下的金军也是只能继续进攻。
  
      “这群明军这么厉害,为什么非要紧着咱们两白旗用吗?”。
  
      “你是不是傻啊,这不是摆明了大汗看咱们两白旗是外人,这是借着明军的手,来杀咱们的呗。”
  
      八旗本身也不能说是铁板一块,也是有远近亲疏,这两白旗,自然可以归属于后娘养的,所以仗打到这个分儿上,也是有些怨声载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