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之明末沉浮录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含怒而去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含怒而去


      “集合集合,奸诈的明军攻出城来了。”
  
      “大家快上马,准备迎战明军。”那名传达命令的哨兵在金军营内传达着消息。
  
      本来大营的金军一直在准备着撤退的事情。
  
      各种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放上了战马,等待着一溜烟的撤退。
  
      这次听到又要有战斗去迎战。
  
      怎么可能来得及。
  
      听到命令的金军赶忙把马匹身上的东西抛弃起来。
  
      这边儿金军准备着出去迎战。
  
      那边儿明军已经完全的杀散了金军尸首旁边的金军,正在布置着防御。
  
      袁朝丝毫的不停歇,立刻率领步兵人马出城。
  
      曹文诏兵马在大阵左侧,孔二狗兵马在大阵右侧。
  
      袁旭,杨浩,周强,周大地,楚阔你们的人马布置在阵地中间。
  
      曲岭带领人马,在步兵大阵后面布置鸟铳。
  
      “范国岩的兵马作好预备准备。”
  
      “同时把金军首级砍下来,赶快运送到城内。”
  
      袁朝快速的布置,这次还是以自己的人马为主。
  
      毕竟其他人马袁朝还是信不过,这么重要的一次作战,还是自己人马唱主角比较好。
  
      袁朝的人马拉开架势,等着砍完首级回城。
  
      范国岩的几千人马,听到命令以后,立刻如同疯抢东西一般,扑了上去。
  
      金军的首级被快速的砍开运走。
  
      而金军,在经过一阵上下准备之后,总算集结好了人马,杀出营外。
  
      杀出营外以后,金军在双方大阵前两三百步的距离停了下来。
  
      阿巴泰仔细的端倪着眼前的杀出城外的明军。
  
      布置的很有战斗力。
  
      大阵的两边,是精锐的骑兵。
  
      大阵的前面,是步兵。
  
      大阵后面,则是让他们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的鸟铳手。
  
      整个又是一次攻坚战。
  
      “可恶的明军,竟然这么可恶。真是要把我气死了。”阿巴泰看着大阵,发狂的嘶吼着。
  
      阿巴泰嘶吼的越是用力,越是显示出了他心虚的一面。
  
      这要是放在往常,阿巴泰哪里会有半句废话,直接就带领人马如同狼入羊群一般,杀进大阵。
  
      这次却是在放肆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那是他拿不定主意杀进明军大阵。
  
      “大哥,要小心明军又是引诱我们攻击大阵,这群明军确实是太狡猾了。”
  
      “而且听说出现了关宁骑的身影,搞不好是明军精锐全部都在这里了。”
  
      “这次就算是没有什么花招,咱们要想杀散他们的大阵,不付出几千人,估计也是够呛。”阿济格在一旁劝说着自己的大哥,害怕他再头脑一热,又被坑进去几千人,这就真的没有办法再和自己的大汗交代了。
  
      阿济格也是怕这次八旗吃了太多的亏,会影响到以后的国运。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这群明人,如果不狠狠的教训他们,真的难解我心头之恨,可是要想狠狠的教训他们,就要付出几千名八旗子弟的生命。”
  
      “这次损失了五六千人马,我已经很是愧疚了,要是损失上万名八旗子弟,我还有什么面目再见大汗?”
  
      “而且,损失上万名八旗勇士,我是没资格做决定的,我必须要克制自己的怒火。”阿巴泰给自己找着理由,其实也是真的有些伤不起了。
  
      看到这戒备森严的明军大阵。
  
      他除了忍耐自己的怒火,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大哥英明。钱财牛马,人口努奴隶,那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东西,只要有八旗勇士在,我们在哪里不能够抢到东西呢?”阿济格也是不想在打了。
  
      杨古利已经死了,这两个主将都是达成一致不想再打了,那就自然是打不下去了。
  
      “传我命令,小心戒备明军偷袭大阵,大军缓慢撤回大营,收拾行囊撤退。”阿巴泰出来一番,又打算回去。
  
      听到阿巴泰命令的大军,并没有觉得阿巴泰是瞎折腾,而是乐意的缓慢撤退。
  
      袁朝在大军阵前,紧张的催促着后面砍首级人动作迅速点儿。
  
      然后也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金军大阵的一举一动。
  
      毕竟野外浪战,袁朝只能是抵挡住冲击。
  
      伺机退到城墙下,然后借助城墙火炮掩护,缓慢进城,这是袁朝的最坏的打算。
  
      在金军冲击的时候,袁朝双手紧握,颇为紧张。
  
      金军在大阵外停下脚步的时候,袁朝就觉得估计阿巴泰也是怕了他们。
  
      最后阿巴泰缓慢撤军的时候,袁朝也是心里松了一口气。
  
      “袁将军,我家范将军让我来告诉袁将军,后面的金军首级都已经砍了下来,正在运送回城。”
  
      “好。”听到这个消息,袁朝也是松口气。
  
      “传令大军,等金军即将退回大营时候,咱们大阵也是缓慢撤退回城,一定要镇定,不能慌乱。”袁朝也是怕金军看出来他们也是心虚,于是在那里硬撑着。
  
      等到金军退的已经很远了,袁朝终于开始命令大军回城。
  
      范国岩人马,先前运送首级已经退回城内,其他人马,鸟铳手,步兵们开始退回城内。
  
      骑兵最后也是悉数退回城内。
  
      城门再次关闭起来。
  
      王家庄外,只留下了金军没了首级的几千具尸首。
  
      “哈哈哈,痛快,没想到金军也有怕咱们的时候啊。”曹文诏回了城和袁朝在城墙上哈哈大笑着说着。
  
      “是啊,没想到这个阿巴泰那么的怂啊。”
  
      “既然那么的怂,我们就再多来气气他。”袁朝看着金军准备离去,也想着好好再打压下阿巴泰金军的威信。
  
      “城上将士们听令。”
  
      “全军大声呼喊。好好送别咱们的啼哭郎君阿巴泰懦夫。”
  
      “啼哭郎君真勇士,送完人头送钱财。”
  
      袁朝想着啼哭郎君阿巴泰这次的表现,只能够给他这么好的评价。
  
      城墙上的将士们听到袁朝的领喊,一个个都是仰天大笑。
  
      接着也是一个个的齐神呼喊起来。
  
      “啼哭郎君真勇士,送完人头送钱财。”
  
      “啼哭郎君真勇士,送完人头送钱财。”
  
      这边明军在齐声大喊,远处的金军们也听到了呼喊声。
  
      “城墙上的明军在说什么?”汉语一般的阿巴泰问着旁边精通汉语的将领。
  
      “属下不敢说。”
  
      被问到的将领都是躲闪。
  
      “快说。”阿巴泰怒眼瞪圆。
  
      “他们明军说你爱哭,说你让将士送死,还说你中计送给他们钱财。”
  
      “啊啊啊,可恶的明军。”听到这些,阿巴泰又一次陷入了暴怒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