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之明末沉浮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考察庄情

第一百七十七章 考察庄情

整个大堂里,就剩下了周苇航还没有任何的任命。
  
  原本周苇航只是袁朝的一个幕僚,帮着袁朝出谋划策,最多的也是带带整个陈庄的学院。
  
  现在袁朝开始打算给周苇航再次明确的任命一番。
  
  “苇航,现在其他人都有自己手头的工作,我是不是也不能让你太闲着啊?”袁朝笑呵呵的问着周苇航。
  
  周苇航听到袁朝的询问,也是心中一阵激动,周苇航自然是明白,自己的庄主要给他安排一些工作。
  
  “庄主,敢不从命。”周苇航恭敬的行礼。
  
  袁朝也是笑着点点头。
  
  “这样吧,苇航,你也是知道的,整个陈庄很多地方都有人照顾,不过现在随着咱们的摊子越来越大,咱们也就需要更多的人才去补充进去,苇航,你这一段时间,也就帮忙发现人才,发现的人才,来补充起来,我要筹备一个参谋部。”袁朝看着周苇航说着这样的话。
  
  周苇航听着也是心里十分高兴。
  
  周苇航自然明白,筹备参谋部这可不是个小差事。
  
  参谋部,顾名思义就是核心的参谋部门,能够帮助筹建这样的部门,就自然是整个陈庄的核心人员。
  
  “庄主,谢谢庄主的相信,我一定好好筹划,一定给庄主筹划出一个满意的参谋部。”周苇航郑重的行礼谢恩。
  
  “嗯,苇航,这事儿我就交给你了,奥,对了陈庄学院的事儿,你也要继续挑头,把学校办好。”袁朝说完,也是摆摆手,不让周苇航再行礼。
  
  在安排完这些事情后,整个陈庄的话事儿人都散去,开始回去筹备自己的事情。
  
  而袁朝自然又是稍微的从那些小的事情中解脱了出来,轻松了起来,继续做起了甩手掌柜。
  
  一天中,袁朝最多的就是在陈庄里到处闲逛。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当时那个小秀才了,整个陈庄也不是那个只有几百人的小庄子。
  
  就算现在袁朝再想自在的在庄子里闲逛,屁股后面也是少不了几个小尾巴,跟随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而且庄子里的老人儿虽然还在庄子里,依然能够见到庄主在庄子里,他们也少了那份儿随意,也不敢随意的和自己的庄主开起了玩笑。
  
  都是比较拘谨的和庄主打着招呼。
  
  “干嘛呢呀,李大爷。”袁朝还是自来熟的和那些他还能叫上名字的老庄民们热情的打着招呼。
  
  “哎呀,指挥使庄主大人,可万万不敢这样称呼老朽了,这样叫是折煞我了。”李大爷听着袁朝打招呼喊自己李大爷,也是赶忙摆手。
  
  “哈哈哈。怎么了,我当上指挥使了,就能连李大爷都不能喊了吗?那我指挥使当的代价也太大了吧。”袁朝还是乐呵呵的和着李大爷开着玩笑。
  
  李大爷听着自己庄主的玩笑,由刚刚的紧张变得放松了些。
  
  “庄主,我这一生,就是佩服庄主,原先是官家子弟,没有一丝纨绔气息,现在身为朝廷的命官,在身上也是没有一丝的官架子,庄主,老朽算是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始终如一,什么叫爱民如子。”李老汉说着说着,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敬佩。
  
  袁朝也是又和李老汉一通聊天,了解着整个陈庄最近的状况,然后才放心的悠然离开。
  
  旁边围观的庄民,有很多都是新入住陈庄的新庄民,他们看到自己的庄主竟然是这样的对待着自己的庄民,竟然是这样的毫无一丝架子,这让他们都感觉像是开了眼界一般。
  
  而袁朝也算在这样的问询中,收获着很多的讯息。
  
  “你说庄主每天都在庄子里闲逛,是不是有点太休闲放松了?”在庄子里看到庄主又在闲逛的时候,袁旭和偶遇的周苇航在一旁闲聊。
  
  “哦?是吗?我倒是觉得庄主一天都没有闲着”周苇航捏着自己的小胡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苇航,你什么都不错,不过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样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
  
  “看的我呀,真的想揍你一顿。”
  
  “咱们的庄主可不再是之前小打小闹的一个小庄子的主人了,他现在可是咱们整个陈庄,整个陈州卫的当家人。是堂堂正五品指挥使,是皇上眼中的红人。”袁旭强调着自己庄主的重要性,仿佛如果袁朝再这样下去,他就要亲自去和庄主劝谏。
  
  “你呀,难怪让庄主不放心,你和庄主还差太多了。”周苇航继续捏着小胡子,依旧是一副欠扁的样子。
  
  正当周苇航还要再说些欠扁的话的时候。
  
  周苇航一转身,看到了一个喷薄着怒火的脸庞。
  
  周苇航赶忙收起了自己卖弄玄虚的样子。
  
  “哎呀,袁将军,你看嘛,我来给你详细说下庄主这些时日的用意。”
  
  “袁将军,这几天下来,咱们的庄主看似在庄子里无所事事,到处闲逛。”
  
  “实则不然,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这几天下来,庄主把闲逛和闲聊的领域基本实现了各种类型的全覆盖。”
  
  “有当兵的,有受伤退役的,有种地的,有从商的,有商会工作的,有工坊工作的。”
  
  “短短几天,整个陈庄在他的打探下,已经没有了任何不明领域,整个陈庄的大概情况,也在庄主的询问下,实现了全了解。”
  
  “而且在询问中,交谈中,如果我没有猜错,庄主一定详细的了解最近这段时间中,各行各业出现的问题,一定会详细归类各类问题,相信要不了多久,庄主归类明白后,就会让我等按照命令执行了。”
  
  “袁旭将军,我这样说的话,你还在觉得咱们的庄主有一丝放松嘛?”周苇航说完,捏着小胡子,看向了四肢发达头脑相对简单的袁旭。
  
  “不了不了,我就说嘛,咱们的庄主是心怀天下之人,怎么会这样的对自己放低要求呢。”
  
  “庄主果然是庄主,在老百姓中,了解情况,这样谁也别想糊弄他,高,实在是高。”袁旭竖起大拇指。
  
  “呵呵,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有这样的庄主,真是陈庄百姓之甚幸,我等之甚幸啊。周苇航看着袁朝的背景,也是感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