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之明末沉浮录 > 第七十章 生意还能这样做 新

第七十章 生意还能这样做 新


  夜深了,袁朝的屋子还被明亮的烛光给照亮着。
  袁朝和王泽依旧在继续交流着。
  “庄主,我在时节入了小年以来的短短几天时间里,在保定以及附近州县出手了将近四千石的粮食,把原本还要持续上扬的粮食价格给狠狠的摁在了十两一石。”
  “虽然这样很违背我做生意的本性,但是我仍然会按照庄主的要求去做。”王泽说着话,肥胖的脸被蜡烛照的更加油亮。
  “十两一石,出手了四千石,那就是四万两白银。足足四万两,就算除去各种杂七杂八的成本,那利润也是相当的惊人。”袁朝虽然有大挣一笔的心理准备,可是真的知道挣钱的想法实现了的时候,心理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发财了、发财了。”袁朝也是喃喃自语起来。
  “庄主,我们是发财了,可是我更开心的是我们找到了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王泽看着袁朝高兴的样子,试着提出自己这些日子思考很久的生意想法。
  “哦?怎么说?”袁朝听到王泽这么说,也想好好听听王泽这个精明商人的见解。
  “庄主,我们用了四天时间就出售了四千石粮食,但是粮食价格愣是只被压在了十两一石,还是处于一个相当高的价位,这中间不可否认,是存在着一些商会恶意抬价的成分,但是据我这些日子的详细调查,这次北地确实陷入了大缺粮的状态,而且这次金军破关攻入北地,给北地带来的影响,估计在一两年内都不会彻底的消除,也就是说这两年粮食价格都不会低。”
  “虽然粮食价格不会长期停留在十两一石,但是从南往北贩粮还是至少有一倍的赚头的,所以我想把这粮食买卖生意给长期做下去。”王泽激动的说出自己发现的新商机,估计自己的这个想法也会让袁朝感到欣喜。
  “恩,王泽你说的很不错,南粮北运,可以预见在一两年内都是有赚头的,不过王泽你不要把眼光总是局限在粮食这一项上,北方不会总是陷入缺粮的状态、也不会只是缺粮,南方也有需要北方的东西,你慢慢的可以把南方的布匹运来,把北方的特产运回南方。”袁朝慢慢的点拨着王泽。
  王泽听了也是一愣神,没想到庄主已经把眼光从挣钱的粮食上又跳到了其他产业上,不过这样跳跃的眼光也确实更好,一个通俗的道理,能够卖出更多的东西自然就能够挣到更多的钱。
  袁朝也不等王泽回话,接着说道“我们陈庄是沙河、颍河交汇处,沙颍河直达南方,我们有陈潘海统领的运输船队。”
  “以后可以方便的从南方运来北方需要的东西,统一放到陈庄,在陈庄中转后再组织运输到北方各个需要的地方。”
  “我们可以把南方需要的山西的醋,山东的阿胶等等特产从北方运回陈庄,在陈庄中转后再通过沙颍河,通过运输船队运到南方各地。”
  “我们可以搞好沙颍河的运输,最后实现一家独大甚至是垄断的船队运输,挣够运输上的钱。”
  “我们可以建立自己的商会,通过有效的管理,压低成本,挣南北贩卖的钱。”袁朝把自己清晰的思路给传达了出来。
  袁朝的嘴唇像是打火石一般,来回碰撞出的是无限的商业火花。
  “原来生意还能这样做。”王泽听着袁朝嘴里不断迸发出的商业思维思路,才觉得自己的设想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按照庄主的思维,不仅把南来北往的各种货物贩卖钱给挣了,还把运输费都挣了个干净,这钱挣得简直是滴滴不漏。”王泽不由得被袁朝的思路给震撼了一番。
  “庄主,看来我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让庄主见笑了。”王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抽动了几下。
  “不不不,王泽,你能看出商机、并且认真加以调查,还积极的对我进行建言献策,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袁朝也是挺满意手里的这个做生意的好手。
  听了庄主对自己的赞赏,王泽听得更是不好意思,做生意那么久练出来的脸皮也突然变得红突突起来。
  “庄主,那我们该怎么布局我们的商业计划?”王泽红着脸真心实意的请教着。
  袁朝沉吟了片刻,其实关于发展自己经济实力的计划,袁朝一直都在认真考虑,袁朝清楚的知道,没有雄厚的经济做支撑,自己的实力很难有大的提升,所以做好商业计划很是重要。
  “这样吧,王泽,你留下一个能力过关的人,在保定主持粮食售卖和其他生意的大局,你就跟着我回陈州,在陈州建立咱们自己的商会,先把整个经济脉捋顺,商路给搭建起来。”
  王泽听了那是一个惊奇,让自己回陈州去帮助建立商会,很有可能自己就是这商会的掌舵人。
  自己从一个走街串巷、风餐露宿的小商人,到一家有门有脸儿的商铺掌柜,再到过手几万两白银、财大气粗的大商人,现在还有可能成为一个几十万两,甚至上百万两的商会掌舵人,这是多么大的抬举,这是多么梦幻的上升渠道,王泽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一步步捧起来的庄主,眼里都要喜极而泣了。
  “士为知己者死。”心里默默升腾起这个朴素简单的道理。
  “庄主,我一切听从庄主安排,一定全力以赴、万死不辞。”王泽郑重的如同想他宣誓效忠一般。
  “好了好了,做生意,什么万死不辞的,给你一个任务,你明天就要把保定给我安定好,让保定稳定的跟你掌舵的时候一样。”。
  “还有不论你是指定谁来掌舵保定,一定要记住,挣钱的同时,拿出一部分粮食开些粥棚,接济一下流民。”袁朝还是想要尽量救下来尽可能多的人。
  王泽听了默默点头。有时候自己的庄主充满了商人的思维,而有时候又做一些背离商业法则的事儿,不过这个眼睛里不只有金钱的庄主,让自己多的只是敬佩,而不是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