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之明末沉浮录 > 第五十五章 一路苦战

第五十五章 一路苦战


  在孙祖寿大营准备突出重围的时候,麻登云的大营已经在麻登云被抓之后,完全变成了无头苍蝇一般的溃军,没了主心骨的兵丁朝着大营外的四面八方跑去。
  满桂的中军大营在被冲垮后,满桂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开始率领没有跑散的残军向还没怎么受到攻击的黑云龙大营靠拢,准备会同黑云龙再一起突围出去。
  远处的皇太极在大纛旗下面仔细的看着战场局势的变化。
  “哼,胜局已定,明军想要逃走,可没那么容易。”皇太极看着眼前血腥的战场,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在他看来,这场战争已经进入到了金军最喜欢的战场时刻,即追杀明军溃兵。
  大片大片的露出后背的明军,毫无防备的出现在金军的骑兵前面,身后紧紧跟随的金军,如同收割庄稼一般,收割着前面盲目逃窜的明军兵丁。
  济尔哈朗也在仔细的观察着两边大营的战局。
  麻登云大营的明军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正在被自己当做军功收割。
  而这个孙祖寿的大营刚刚一直在顽强抵抗,现在还冲杀出来准备突围。
  济尔哈朗把更多的注意力投放在了孙祖寿大营的突围上。
  金军虽然在抵挡着孙祖寿大营的突围,但是也谈不上是全力阻挡。
  打过多次这样的仗的金军,自然是明白这些为了突围逃命而奋战的明军,战斗力会比平常格外提升出一大截。
  但是若让明军撕开口子突围出去后,明军就会瞬间变得毫无阵型可言,只会各顾各的四处逃命去了。
  就算后面有着骑兵追逐,他们也不敢再扭头一战,不想去成为帮别人拖延时间的炮灰,而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两条腿能跑的过身后金军骑兵的四条腿。
  所以金军也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围着孙祖寿的军队。
  “袁朝,这伙金军看样子是等着我们突出去,等我们四散奔逃时候再趁势追杀我们。”孙祖寿久经沙场,看了一眼局势就知道这伙金军没憋什么好主意。
  “这次恐怕他们的算盘打的不太对。”袁朝对着孙祖寿说到。
  看着孙祖寿一脸疑问的表情,袁朝接着说到“他们这次是小瞧了我们,一会儿我们冲杀出去,我手下的人在陈军营的压阵下,应该是不会四处奔逃的,只要我们的阵型不散,这样我们至少还能再稳住一些明军的阵脚。”
  “还有就是,孙大哥,你看到了吗,包围圈外围的都是身穿黄甲、打着黄颜色旗帜的金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围着我们的应该主要是皇太极直领的两黄旗中的正黄旗。”
  “这两黄旗可是皇太极的命根子,他们就算让突出去一些明军,也绝对不敢和我们血战到底。”
  “孙大哥,我们突围出去后就一直往永定门方向走。永定门离这里只有几里的距离,等到了永定门下自然就有人接应。”袁朝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和盘托出。
  孙祖寿听着袁朝的计划,心里更加觉得眼前的袁朝不简单,真算是个将才,就算在这样的逆境压力之下,他仍然能够找出一条最有利的出路。
  而且孙祖寿听袁朝说在永定门外有接应安排的时候,孙祖寿也瞬间想明白了为什么周化吉这些时日一直要驻扎在自己的营地,一直在和袁朝联系的那么近。
  原来袁朝早就开始布局怎么突围了,这也让他不得不觉得袁朝的布局是够长远的。
  “突出去了。”一阵阵的欢呼的大喊,把袁朝和孙祖寿的聊天和思考打断了。
  “孙大哥,接下来才是考验的开始,我们看看是谁的兵更出色”袁朝激将式的激了激孙祖寿,
  孙祖寿听了自然是知道这弟弟在激将,不过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兵太废柴,误了弟弟的事儿,在弟弟面前丢了份。
  “好呀。那我们就比试下吧。”孙祖寿看着突出去的明军,应下了这个挑战。
  “曲领,带领部队,快速前进,其他人保持队形快速通过。”袁朝大喊一声,开始命令着自己的部队。
  “众家丁,上前开路。其他明军向我们靠拢,不许乱跑,向我们靠拢。”孙祖寿也跟着下达了命令。
  曲岭与曲非两兄弟如今浑身是血,这些血里,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在听到袁朝的命令后,二人没有丝毫的停留,立刻接着在前方带路。
  其他的明军突出重围后,一部分人选择了继续听从孙祖寿的将令,紧紧的跟在袁朝部队的周围,保持着阵型突围,但是仍然有为数不少的明军自作聪明,以为大部队太吸引注意,自己便可以偷偷趁金军不注意逃走,本来就只有五千人的明军,在经过之前的血战与突围之后,就剩下四千人不到,这次又有两千人溜了小号,现在保持阵型的就只有两千人左右了。
  孙祖寿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也顿时有些挂不住,自己的军营里有不少的好兵,可是确实也存在不少的兵油子,一遇到硬仗,就给自己的队伍扯了后腿。
  孙祖寿干脆带着亲兵开始靠前,充当箭头。
  一直充当箭头的曲岭、曲非,努力解决着从身后不断包抄上来的金军骑兵,这孙祖寿的帮忙,顿时让他们也觉得松了口气。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曲岭又一下砍断前面包抄过来的金军骑兵的马蹄之后,坠下马的金军没有被曲非给第一时间补刀,而是爬了起来和曲岭打斗到一起。
  手拿弯刀的骑兵,连连劈砍着曲岭,刚才一直在血战,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曲岭顿时非常的难以招架。一不注意,又被重重的划了一道口子。鲜血又冒了出来。
  曲岭还没来得及怎么瞅自己的伤情,那弯刀又出现在眼前,身形开始有点迟钝的曲岭觉得这次是在劫难逃,痛苦的闭上眼睛。
  突然破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接着耳边又传来一阵惨叫。
  曲岭睁眼一看,刚刚的金军已经重重的倒下,眉心还插着一根做工精良的羽箭。
  原来是孙祖寿发箭,弓箭擦着曲岭的耳朵,了结了曲岭身前的金军。
  曲岭回头点头表示感谢。。
  “曲非,你刚才怎么没出手?曲非?”曲岭扭过头来想问下刚才自己的弟弟为什么配合失误。
  可是扭过头的曲岭看到曲非已经瘫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