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最强学霸尸鲲系统 > 703
    有人说他只会眷顾那些有资格的朝圣者,在他们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出现,而那些有幸见过他本尊的人全都经历了重要的人生转折。顶点X23US这只龙龟曾经从一场火灾中救出了一位王国继承者,后来这个人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成为了一位牧羊人。曾有一位年迈的泥瓦匠与拉莫斯进行过高深而又简短的对话,随后受到启发建造了一座庞大的市场,最后成为了纳舍拉迈古城的繁华中心。
  
      一些虔诚的信徒认为拉莫斯可以指引人的灵魂走向启迪之路,他们会进行一些精心设计的仪式,希望能够蒙受这位神明的恩宠。这支信奉拉莫斯教派的门徒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仪式,表达他们坚定地信仰。他们会模仿拉莫斯著名的滚动奔袭,成群结队地在城市中翻滚前进。每一年,数千名恕瑞玛人都会跋涉于最偏远凶险的沙漠角落,寻找拉莫斯的踪迹。许多学说都认为,对于那些具备资格的人,拉莫斯将回答他们一个问题,前提是要先找到他。朝圣者们知道拉莫斯对沙漠特产的喜爱,他们会带上许多种贡品,据说都有招致赐福的功效。他们会在骡子身上装满一瓶瓶甜蜜的羊奶、一箱箱蜜蜡蚁巢,一罐罐新鲜蜂巢。许多人消失在大漠之中一去不返,少数人带着遭遇半神的故事回来,更多人都表示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行囊里所有食物补给突然神秘失踪。
  
      无论他是否真的是神谕者、飞升者、或是强大的野兽,拉莫斯的耐受能力是众所周知的奇迹。他曾闯进坚不可摧的锡兰要塞,这里是一名疯狂巫师设计的恐怖堡垒。这座要塞里面据说藏匿了无法形容的魔法恐惧可怕的变异怪兽、燃烧的愤怒走廊、暗影恶魔把守的咽喉要道。拉莫斯进入之后不到一个小时,这座庞大的要塞就崩塌成了一片尘土,随后有人看到拉莫斯滚走了。没人知道为什么拉莫斯要进入那扇黑暗的门,也没人知道他在要塞里面得知了何种秘密。在大洪水之年,他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穿过了伊玛犁湖,挖了一条数英里深的洞穴,摧毁了一座庞大的蚁穴,杀掉了蚁后,为附近的农场除害。
  
      有些时候他是慈爱的英雄。当诺克萨斯战团入侵袭击北方恕瑞玛定居地的时候,许多零星散落的部族都联合起来共同防守飞升者神庙脚下的领地。但无论是规模上还是技巧上,他们都不足以匹敌诺克萨斯侵略者,所以战斗惨烈,即将兵败,这时候拉莫斯加入了战斗。看到如此神秘的生物现身,双方都非常惊讶,士兵们完全停止了交战,看着他在人群之间滚动穿梭。拉莫斯经过神庙的同时,它的地基动摇了,大块石料从天而降,砸向敌人军队,砸死了许多敌军士兵。随后,诺克萨斯军队遭到了数量压制,在恕瑞玛人的欢呼声中灰溜溜地撤退了。许多人都信誓旦旦地说拉莫斯是出于对恕瑞玛的热爱才拯救了这座城镇,也有人认为他仅仅是在守护自己的领地,守护他最喜爱的仙人掌花。而至少有一名恕瑞玛族人声称,拉莫斯只不过是在梦游,根本不想破坏一座神庙。
  
      无论真相如何,拉莫斯的故事都被恕瑞玛人视为瑰宝。任何一个恕瑞玛儿童都能如数家珍般地列举出许多种关于拉莫斯来源的说法,其中半数以上都是他们自由发挥即兴演绎出来的。随着恕瑞玛古国的重新崛起,关于披甲龙龟的传说越来越多,和它曾经陨落之前如出一辙,也因此有人相信,他的出现预示着更加黑暗的时代即将到来。
  
      但是如此慈爱、乐观的灵魂怎么可能预示着毁灭的年代呢?
  
      欧然的小刀在一块铁木上削出了柔软的弧线。作为一名八岁的孩子,他并不能算得上技巧精湛的工匠,他的木块仅仅能够显露出一种圆形带尖刺的形状。
  
      他的姐姐,佳玛,从上铺弯腰下来露出一脸怪笑。
  
      “这是什么啊?罗莎屎壳郎吗?”她说。“没人愿意花钱买这个的。”
  
      “这不是屎壳郎,这是伟大威风的神明,身披铠甲,英勇无敌!而且它不卖,这是为了带来好运的。”
  
      “我们是商人,老弟,”她说。“所有东西都可以卖。”
  
      他们的大篷车越过重重沙丘,叮当作响。车厢里从上到下所有空间都挤满了香料罐子,刚好剩下勉强的空间用来放置全家的床铺。
  
      “有东西从南方追上来了!”欧然的母亲在车厢外大喊道。欧然听到了她甩鞭的声音,催促着骆驼加快速度。
  
      佳玛从窗户探出身,手中举着她最珍贵的家当,一杆华丽的望远镜。
  
      “是米洛斯虫群!我来准备弓箭,”她说。“它们一定是被你的罗莎屎壳郎吸引来的。”
  
      欧然接替她的位置探出窗外。可以非常肯定,上百只家犬大小的甲虫正在他们后方的沙丘上蜂拥而至。
  
      佳玛拿着一柄弓和一副箭袋回来了,箭羽色彩斑斓。她射出了一支箭,击杀了一只甲虫,但虫群依然毫无影响地向他们冲过来。
  
      “我们有多少支箭?”欧然问。
  
      “大概四十支,”佳玛说道,她打量了一眼箭袋,皱了皱眉。
  
      前方传来他们妈妈的声音。“我们必须跑过它们。抓稳了!”
  
      又是几声鞭响,大篷车突然向前加速,欧然一不留神摔倒在地板上。
  
      佳玛又向虫群射出了一支箭,一下射穿了两只。虽然两只倒下了,但立刻有更多甲虫填上了原来的位置。
  
      “油瓶!左侧橱柜!”他们的妈妈大喊道。
  
      欧然窜了过去,拿着一瓶灯油和一团破布。他用灯油浸湿了布料,然后包裹在一支箭头上。他将包好的箭点燃,小心地交给了佳玛,佳玛将火箭射向一团甲虫。它们立刻燃烧起来,发出嘶嘶的声音。欧然露齿而笑。
  
      他们继续用燃烧箭轰炸着虫群,欧然尽可能快地用油布包裹箭头。几丁质燃烧产生的烟雾开始飘散。大篷车不断加速,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大,眼看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