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最强学霸尸鲲系统 > 677
女孩摇了摇头。m.“我什么也听不到。”
  
  卢锡安眉头紧锁,眼神锐利。“他依然还在嘲弄我……”
  
  他转身离开了小酒馆,他身负诅咒,注定要追随那个遥远、凌虐的声音。
  
  “把门锁好,”他用命令的口吻说。“然后祈祷黎明吧。”
  
  “只有你爱的人,才伤得了你的心。”
  
  ~堕落天使
  
  在天界与凡间双重本性的夹缝中左右为难的莫甘娜,束缚了自己的双翼并拥抱了人性,还将自己的痛苦和怨恨施加给那些失信和堕落之人。她与一切自己眼中不公正的法律和传统对抗,并从德玛西亚的阴暗中投出保护的盾牌和暗焰的锁链,与试图镇压真理的人战斗。最重要的是,莫甘娜坚信,即使是被放逐、被遗弃的人,也可能有朝一日重获新生。
  
  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时局所造,莫甘娜和她的姐姐降生于纷争中的乱世。灾难般的符文战争席卷了瓦洛兰和恕瑞玛的大部分土地,甚至直逼巨神峰的崇山峻岭。莫甘娜的双亲,弥希拉和齐拉姆,知道传说中圣山会赐予人神力他们别无选择,决定踏上这一漫长的险途,拯救自己的部族。
  
  即便两人知道当时弥希拉已经怀有身孕,也已经没有回头的办法。最后,在符文之地与群星相接的地方,齐拉姆既惊奇又恐惧地看到弥希拉被选中,成为了正义星灵的化身。
  
  这对夫妻不仅带回了他们所渴望的拯救手段,而且还带回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莫甘娜和凯尔。然而,占据弥希拉的天界力量逐渐开始遮蔽她作为凡人的个性和情感。她经常会把女儿们推给父亲,然后抛下家人,前去响应战斗的号召。
  
  很长一段时间里,齐拉姆一直感到巨大的不安。战争依然在无数条战线上肆虐,而他心爱的妻子正在渐行渐远。他担心女儿们的安全,于是在某一天弥希拉再度离开的时候,他带着她们逃离了巨神峰。
  
  虽然他们的目的地当时还没有名字,但后世这里将成为一个众人皆知的躲避魔法与迫害的避难之地:德玛西亚王国。
  
  从此,两姐妹日渐变得不同。凯尔钻研起了这片定居点中逐渐成熟的法律体系,而黑发的莫甘娜则因为这里对新来居民的不信任而感到焦虑。她深切地知道身为流民的痛苦,因此她在荒郊野外游荡,与固执的法师和其他被认为危险的放逐者们交谈。在家中,她感受到父亲因背弃弥希拉而心碎,渐渐地对造成这种痛苦的母亲心生怨恨。
  
  莫甘娜害怕自己和凯尔会继承一部分星灵的力量,而她的担心应验了。那一天,一把被黑影与星火环绕的巨剑从天空落下,巨剑刺入地面的同时一分为二,羽翼从两姐妹的肩胛上喷薄而出。她们的父亲含着泪看着二人各自拿起了一半长剑。莫甘娜想要安慰他,但他却别过了脸。
  
  凯尔全身心地响应了新的召唤。她召集了审判使团,强制执行法律,但莫甘娜却憎恨自己的天赋……直到强盗来犯的那个夜晚。最终,齐拉姆被团团围住。那一刻,是莫甘娜冲到他身边保护了他,并将强盗烧成了灰烬。这对姐妹一起拯救了无数条性命,并被奉为德玛西亚的飞翼保护神。
  
  但凯尔的理想目标却变得越来越极端,而莫甘娜则发现自己总是在为那些有赎罪之心的人申辩。这对姐妹之间以及她们的信徒之间虽然勉强达成了一致,但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凯尔麾下最热忱的门徒,罗纳斯,决定逮捕莫甘娜。莫甘娜为了保护自己忏悔中的追随者,将罗纳斯用黑暗的火焰禁锢起来,直到他倒地不起,葬身于暗焰。
  
  圣火从天而降,点燃了城市,那是凯尔发誓要让杀害罗纳斯的凶手受到正义的裁决,随后莫甘娜也飞到空中,与她的姐姐正面相对。
  
  她们刀剑相向,用耀眼的光芒和爆燃的黑暗划出巨大的弧线,波及到下方的房屋。就在胜负似乎即将见分晓的时候,莫甘娜退缩了,她听到了父亲痛苦的声音。齐拉姆躺倒在瓦砾中,伤势严重。莫甘娜悲恸地嚎哭,将母亲半分的剑扔向了凯尔,然后像一块陨石一样冲到地面上。
  
  她像抱着婴儿一样托起父亲,诅咒自己身上所继承的破坏力量。凯尔也落了下来,目瞪口呆。莫甘娜质问她,对恶人的惩戒是否也包括齐拉姆,他是否因为从母亲身边偷走了女儿而有罪。凯尔没有回答,只是飞上了天空,没有回头。
  
  莫甘娜的双翼成为了她无法逃脱的痛苦烙印。她试图将自己双翼齐根斩断,却找不到足够坚硬的利器。于是她将翅膀用铁链捆住,决心用双脚行走于尘世。
  
  数百年来,她的故事变成了传说,莫甘娜的名字已经被彻底淡忘。时至今日,德玛西亚的人民依然敬仰“飞翼保护神”,但人们只记得姐妹之中一人秉承的荣光和真理。莫甘娜的悲愤和对个人赎罪的信念则成为了“蒙面者”的传说。
  
  即使发生了这一切,她依然没有放弃那些寻求她帮助的人。带着遭到背叛的怨恨,她在王国的黑影中等待着时机,她在冥冥之中知道,凯尔的光芒必将有朝一日回到符文之地,到时一切事物都将面对她的审判。
  
  随着魔法力量再次崛起,莫甘娜看到新的曙光已经初显。
  
  霖的大脚趾踢到了树根上绊了一下,差点失去平衡摔倒。前方几步远的地方,佩里娅回过头来。
  
  “需要我这把老骨头慢点走等等你吗?哈!”她笑着说。
  
  “不用。”他盯着自己的双脚说。老姑妈佩里娅头发雪白,老得直不起腰,但她还是比霖高出几寸。他希望他能像自己坏透的哥哥那样高大他最好比他们两个都高出一大截。
  
  霖从来没来过树林这么深的地方。松树之间更加紧密,正午的阳光只能在树影之间留下点点光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