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最强学霸尸鲲系统 > 676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它们如同一片模糊的影子扑向卢锡安,用非物质的爪子和古老、锈蚀的刀剑刺向他。它们很快……但快不过他。
  
      他的动作如同舞蹈,款步回旋,行云流水,手中的圣物双枪射出耀眼的奥法光弹,点亮了这座小酒馆腐朽的室内。
  
      卢锡安修长的皮衣和紧实的辫子随着他的动作飞舞抽打,他闲庭信步般地躲过了四面八方袭来的狂乱攻击。每一发光弹都像太阳一般灼热,都将某个怪叫着的恶灵驱逐,把它们打回无形的黑暗。
  
      他的使命已经无法让他获得满足感。再也无法。这个世界的所有光明都已经黯然,因为她已被夺去。
  
      黑暗的利爪割向卢锡安的一只小臂,他发出痛苦的吸气声,一边咒骂着自己短暂的分神,一边用一发光弹把来犯的恶灵脑袋炸开了花,然后继续专注于手头上的任务。他坚定地站在小酒馆的中央,用枪消灭了潮水般涌过来的幽灵,每一发光弹都点亮了黑暗。
  
      最后终于只剩下他自己,张开双臂,武器分别对着两侧,石质的末端依然泛着光。他向左右两侧瞥去,等着下一波进攻。酒馆壁炉里的火似乎烧得旺了一些,驱赶着深出的暗影,逼退了刺骨的冰冷。
  
      疲惫突然涌上来,卢锡安扶起了一条长凳,轻叹一声坐了下去。他将双枪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检查自己的伤口。
  
      他咬着牙,把左手上的黑色长手套抽了下来。皮革外表没留下痕迹,但他小臂上的皮肉却在鬼爪割到的地方变成了黑色——就像被冻伤的一样。
  
      他的余光捕捉到轻微的移动,卢锡安立刻站了起来,双枪瞄准了……一个黑发女孩,刚刚十多岁的样子,从仓库里的躲藏地点走了出来。
  
      她停在原地,望着他,瞪大双眼一眨不眨。
  
      “求你,”她小声说。“别。”
  
      “不要悄悄出现,”卢锡安说着,放下了枪。
  
      他正要转身,但女孩双眸倒映出一个移动的影子。他立刻回旋,枪口转向身后,但这一次他不够快。
  
      一个怨灵从退行的阴影中冲了出来——这是一只消瘦的、非物质的生物,身上披挂着裹尸布。一对空洞的眼窝和血盆大口里透出蓝绿色的惨淡幽光,它用匕首般的长爪向他劈过来。
  
      卢锡安被这下攻击的力道向后掀翻,飞过了吧台,飞过了大约十五尺的距离。他撞到了墙上,打碎了酒架上数十个空酒瓶,然后伴着碎玻璃一同摔落在地。他的胸口被怨灵击中,燃起一阵灼痛,而他的心脏则被一股寒气紧紧握住,每一次呼吸都要竭尽全力。
  
      他狂乱地寻找着自己的武器。他看到了其中一把,正躺在左面十步以外的平地上。太远了。另一把枪则旋转着滑过地板,停在了那个女孩的脚下。
  
      她捡起了那把古老的武器,瞄准了怨灵,她的双手在颤抖,而那个东西却向她冲了过去,巨口长大到难以置信的角度。
  
      “没法开火!”她一边哭喊一边后退。“没有扳机!”
  
      卢锡安的脑海中浮现出回忆的片段,像刀扎一样突然。
  
      “可是这要怎么开火?”卢锡安一边说,一边看着这把精巧的武器,脸上满是疑惑。“没有扳机。”
  
      “不需要扳机,我的爱,”赛娜说,她的眼神中闪着愉悦。她轻轻抚过他的鬓角。“扳机在这里。”
  
      “我不明白,”卢锡安说。
  
      赛娜举起了自己的武器——这一把的外形更加优雅——瞄准了二十步以外的标靶。她的表情凌厉起来,眯起双眼。“你必须用意念让它开火。”她话音刚落,目标就在一道黄色火光的烈焰中炸裂开来
  
      “好的。用意念,”卢锡安说着,将手枪瞄向下一个标靶。什么都没发生。他晃了晃手枪,呼出一口粗气,一半是气馁,一般是迷惑。
  
      “需要的是控制,”赛娜说道。“是专心。开火的意念需要发自你身体中的每一丝存在。”
  
      卢锡安大笑着转身面向赛娜,扬起了一瞥眉毛。“身体中的每一丝存在?”
  
      “试一下!”她催促道。
  
      他试了一下,但没有抑制住弯上嘴角的微笑。“我放弃,”他叹了一口气。他靠近了赛娜,将她拉入怀抱。“有你在,叫我如何对别的东西专心?”
  
      赛娜将他推开,笑着说。“你别以为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她说。“再来。这次要认真起来。”
  
      女孩已经退到了墙边,无路可退,那把稍微纤薄一些的枪——赛娜的枪——在她的手中只是无用的石块。
  
      “扔给我!”卢锡安粗声吼道,同时向前猛冲。
  
      面对飞来的恶灵,女孩尖叫着把枪扔向卢锡安的方向。手枪颠倒旋转着从空中飞过,直接穿过了怨灵。卢锡安稳健地接住了旋转中的枪柄,同时单膝跪地,贴着地板滑铲到另一把枪旁边。当他再站起来的时候,两把枪都已准备就绪,然后火力全开。
  
      那个恶灵惨叫着,慌不择路地逃窜,蜷缩着扭转着试图从他身边钻出去,但卢锡安不依不饶。他一个箭步向旁侧猛冲,维持着巨狼般的连续扫射。炙热的光芒撕裂了那个惨白的幽灵,它的吼叫逐渐变得惨厉,黑暗的形体逐渐消解,犹如晨雾在朝阳下散去。
  
      卢锡安停在原地,双枪依然平举着。一切又静了下来。
  
      “它……走了吗?”女孩问道。
  
      他没有立刻回答,用怀疑的目光扫视房间的每一寸。最后,他把双枪收进枪套中。“它走了。没事了。”
  
      “我……我没法用它开火,”女孩盯着黑暗喃喃地说。“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就像其他人。”
  
      卢锡安回想起了自己使用这武器时遇到的难题——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需要的是控制,是专心。
  
      “我现在可以专心了,我的爱,”卢锡安将这句话藏在呼吸中。
  
      “你说什么了吗?”女孩问道。
  
      “没,”卢锡安回答。他翘起头。附近什么地方传来了铁链的声音。“你听到那个声音了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