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最强学霸尸鲲系统 > 第24章 千古奇才

第24章 千古奇才


  “姓陈,你不要太过分了。”李老师被人泼脏水此刻却是再也无法冷静下来。
  “我过分了?你如果不是做贼心虚的话,干嘛被我一说就如此气急败坏,莫非是被我揭穿了你的诡计不成?”陈老师语气带刺。
  见到这一个陈老师如此过分,自己的班主任为自己没成,反而是被人泼了脏水。
  李长生忍不住了,既然对方想搞事,那么不如就把这一件事情搞的大一点。
  李长生站到了自己班主任的面前,冷笑道:
  “呵呵呵~第一学区的老师难不成就是这么教育学生的?”
  “你什么意思?”陈老师听到李长生的这一句话,知道李长生是在嘲讽自己。
  “没什么意思,就使觉得陈老师跟我真是有缘,第一次见面就给我上了生动的一堂课。想必陈老师平时教书育人都是这么教的吧,我听说一些好老师可是没少收学生家长礼品的,对吧?”李长生站在李春红老师的面前,背手而立,嘴唇张合之间,一盆脏水就泼到了对方的身上。
  “你....你什么意思?”第一学区的陈老师怒视道。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难不成陈老师也是做贼心虚,要不然的话怎么被我一说就如此气急败坏,莫非是被我揭穿你什么见不得人勾当不成?”李长生这一句话八CD是陈老师之前所说,此刻全数奉还。
  “噗嗤~”
  李春红老师笑了一声,心中一片舒爽,她没有想到李长生不仅仅是考试成绩了得,这嘴上功夫更是厉害。
  兵不刃血的就化解了这一件事情!
  教育书院的李院长眼中更是绽放出了一丝精光。
  其他人也是纷纷觉得李长生这一个人实在是厉害,不说其他,单是这口才与智商就已经超越了在场大部分的老师。
  “好一个尖牙利嘴的小子。”第一学区的陈老师此刻也知自己中计,心中更是对李长生警惕起来。
  “过奖!过奖!”
  李长生微微一拱手。
  “好了,你们这一些做老师的就不要想太多了。接下来的流程可是查看李长生的全部试卷,看他的试卷我们就知道他是否作弊了。校长,你把他的试卷都带来了吧?”教育书院的李院长开口道。
  “是,李院长。他的试卷我都带来了,请在场的各位老师过目!”
  李长生的校长从书桌上,拿出了李长生的各科试卷递给李院长查看。
  李院长翻开李长生的试卷,他作为教育书院,自然也是从老师一路走上去的。
  当他看到李长生的数学试卷之时,微微皱眉。
  那一个第一学区的陈老师脸上则是露出了欢喜之色。
  但是当李院长看到李长生语文试卷之时,两个眉头几乎是拧到了一起。
  陈老师的脸上更是流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他以为李院长应该是找到李长生作弊的证据了,连忙是冷言冷语道:“小家伙,你要是现在站出来承认你作弊,或许我们还会让你高考。如果此刻你再不站出来承认你作弊的话,哼哼~恐怕你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但是李长生听完之后,忍不住是转头对着李春红说道:“老师,没想到你们老师界也有一些老鼠屎,搞坏了你们这一锅好粥。”
  “你......”陈老师听完怒极反笑,“好好好,等等我要你好看!”
  而等到李院长翻看到李长生所写作文的时候,陈老师沉不住气了,连忙凑到他身边开口道:“院长,我看您是不是可以判李长生同学作弊了?”
  “作弊?作什么弊了?”李院长一脸疑惑的看着陈老师问道。
  “我看您一直看着他的试卷皱眉,我想肯定是他作弊您才会皱眉对吧?”
  陈老师恭恭敬敬的说道。
  “哼,陈老师。你别想那么多,安静等我的即可!”
  李院长冷哼一声,瞪了陈老师一眼,吓得陈老师连忙坐了回去。
  李院长见此,便低头继续看李长生的作文,越看眉头拧的越紧,越发的吓人。
  在场所有的人都同情的看着李长生,面对这一种情况,就连李长生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莫非真的有跟自己写的作文类似的文章?
  “啪~”
  李院长用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你们在场的老师也都看看这一篇作文!”
  八位老师连同校长都上前仔细的阅读李长生试卷上所写的作文。
  “神作!神作啊!”
  “大气磅礴,胸有山河,志向高远!”
  “我看此作已经有了李白的几分豪迈气质!”
  “千古奇才!千古奇才啊!”
  “能写出此等文章,我等羞愧于做老师!”
  ........
  除了第一学区的陈老师,其余老师都毫不吝啬表达了自己的赞美之词。
  “诸位感觉如何?谁还认为此子有作弊之嫌?”李院长开口询问。
  “没有。没有。此子所写作文令我等都为之汗颜,不敢妄自怀疑了。”
  其他学区的老师此刻是心服口服,李长生能写出此等文章,可见其境界之高,学海之深,真乃生平罕见,无人能及。
  “哼,谁知道李春红老师有没有特殊辅导过他。此次模拟考试的题目乃是全年京城模拟考试试卷,李春红作为出卷人并且以她特级教师的能力,辅导写出这么好文章的学生也不难吧?而且这一篇文章的水准就连教书多年的王老师都自愧不如,岂会是他这么一个十八岁的小儿所写?其中恐怕有猫腻。”第一学区的陈老师又持反言。
  “陈老师所讲真是令我大开眼界,能想出如此匪夷所思的时间,恐怕平时某些老师没少做吧?”李长生立即反驳道。
  “哼,我不跟你吵。”陈老师吃过亏,知道李长生嘴皮子的厉害,转头对着李院长鞠躬道:“还请院长定夺!”
  李院长再三思考,咬牙道:“陈老师所说也不无道理。毕竟这作文确实不太像是一个十八岁少年所写..........”
  李长生见到李院长居然相信了陈老师的那些狗屁之话,心中大怒,立马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什么狗屁院长。你说我写不出这样的作文?”
  “你凭什么认为我写不出这样的作文出来?”
  “别用你们可笑的惯性思维定义我,难道你就没有听过有一句话么?”
  “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