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仙人在都市的无奈生活 > 第二章

  唐峰顿时身形一滞真元溃散,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挤进了空间通道中一条刚刚塌陷的裂缝,唐峰头大如斗,不甘,懊恼,悲愤!等情绪涌入脑中。
  这一瞬间唐峰感觉自己混身上下好像是在被千万只针扎一样,而脑中识海也如万雷齐爆,“这是灭神劫雷!”唐峰意识到劫雷的变化。大意了啊!唐峰知道,如果在劫雷全部贯入识海之前还没办法,那元神出窍也无济于事。劫雷在元神之上的烙印即使在别的位面也会引动劫雷灭杀自己。事不迟疑,唐峰神识一动,识海中的万仞滴溜溜的旋转起来,越来越快,刹那间形成龙卷引动劫雷引入自身,唐峰正舒了口气,却不料万仞在导引了七成劫雷后,罢工了。烙印在万仞上的神识好像导体般将劫雷输向了识海,唐峰马上头痛欲裂,牙关紧咬,双目赤血,这是在识海之中,稍有差迟神魂受损,那可连转世都没机会了。正在此刻,身体突然间一阵巨痛,好像要被撕裂,看来空间之力正在逐渐增加,而自己的肉身是经不起折腾了,唐峰情急之下,将银月纳入识海,一化为九,迎上剩下的劫雷,也不管能不能管用,混身精血燃烧,拼命将银月包裹住,神魂化龙,张口吐出九蓬血雾罩在九轮银月上,先隔断了劫雷和他的神识烙印再说。此时唐峰是狼狈至极,识海中神魂萎靡,刚刚那几口神魂力可是让他本源大损,而周身精血燃烧也加速了身体的损伤,唐峰也顾不上了,明白自己只能听天由命了,悲叹一声,纵身跳入一道闪现霞光的空间塌缝中,刚刚进入唐峰便双眼一黑,识海神魂也随后没了识觉,陷入了沉寂。而仙界中,唐峰在晋升大罗金仙之后便消声匿迹,不知遁走何方避祸亦或闭关冲击大罗混元金仙的消息,在唐峰久不露脸的情况下被核定落实,后而慢慢成了仙界闲聊,再后来慢慢被人淡化遗忘,偶有有心人到唐峰曾经闭关之处探寻,也无任何头绪,最后不了了之,为之画上了一个人句号。
  2012年10月1日,天雷峰,华夏国内一无名山峰,此时在山顶,正站着一个女孩,一个胖胖的女孩。此女年龄大概十八九岁,身高一米六左右,面容细看也算精致,可那胖胖的身材却叫人有些侧目,好像说她胖都有些不合适,应该是……太胖,大胖,胖的有一种快要炸了的感觉。胖女孩叫马果果,燕京大学大一的学生,马家在华夏国内也算是能排进前十了,而马果果正是马家当家老爷子马兴国的亲孙女,马兴国七十四五,荫承先祖余晖,又在华夏国立国前期混乱之间站对了队伍,加上身家丰厚,自身眼光长远,八面玲珑,渐渐的将马家打造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家族,马老爷子家族世代经商,父母在倭寇侵华中为抗倭军全力资助而被迫害,哥五个,他行四。大哥在抗倭战争中战死,三哥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二哥在军中因军功晋升至将军,可在连年征战中身体却也留下了不少隐疾,虽在开国后精心温养调理,却也在华夏随后的浩劫中,心急如焚却只能束手无策,最后旧疾并发,回天乏力,撒手人寰,驾鹤西归去了,眼不见为净。老五天生对商业嗅觉敏锐,于是继承家族产业,凭借着马家在国内的圈子,在商业上也闯出了偌大的一片家业。而马家在马兴国入主中枢后也是高速发展,迅速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门阀大族。马老爷子这支在马家算是主家,膝下三子,老大马海仁,已是一省之长,一家三口,独子已婚未育。老二马海义,京畿卫戎军师长,领少将军衔,两个儿子,老大已婚,老二也已在家族的说和下和一门当户对的家族实施了联姻。老三马海礼,也就是马果果的爸爸,跟随着马家五爷经商,而马五爷却是在幼年之际伤了身子,终身未育,虽在商界中闯出赫赫威名,却无一子承欢膝下,却也是徒唤奈何。而以致于对马果果宠爱有加,马家就这么一个小公主,马果果从小也是伶俐聪慧,乖巧可人,讨人喜欢,加之又长生的冰雕玉琢,容貌出众,真是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摔了,宝贝至极。马果果从小也是天资聪慧,冰雪聪明,可在刚进入大学过后,在过十八岁生日之时,却横生枝节,马果果的体重在两个月之中暴增,那怕就是不吃饭光喝水也长肉,马家发动全部家族力量,遍寻名医,国内国外,中医西医,气功异能,偏方奇药,跑步瑜伽。最后全不管用,这身上的肉依然是我行我素的增加着,不过在半年后倒是停止了增长,可一身材苗条,天仙似的软妹纸,却也长成了大胖妹,恐龙中的胖恐,直叫人扼腕叹息。。
  马果果在大学期间的生活也是越来越糟,本来眼红她相貌家世就大有人在,在马果果渐渐变得越来越胖,越来越胖,一发不可收拾之后。闲言碎语在班级乃至校园里传的沸沸扬扬,到了最后这版本都已不堪入耳了。马家虽强,可也是众口难掩啊!马果果在暑假过后便请了长假没去学校上课,天天在家郁郁寡欢,在家憋了两个多月,家里人怕她憋出毛病,恰逢国庆将近,于是让她出门散散心,马果果天南海北的绕了一大圈,心情好了不少,刚好今天十月一,马果果听说当地有座天雷峰,传闻曾经有仙人在此降魔,当时天雷滚滚,声势浩荡,附近百里皆有耳闻。马果果便和保镖随从前去游玩,费劲巴拉的爬了半天,在日当中头的时候气喘吁吁的站在峰顶,感受着山顶的阵阵微风,一股成就感令其心中雀跃不已,手搭凉棚仰头四望,不由的有点失望,山顶杂草丛生,连颗树都没有,光秃秃的,待稍微气息缓过来之后,向前走了两步,发现前面十来米处崖壁陡峭,于是马果果来到崖壁之上探头下看,那崖下深不见底,郁郁葱葱的杂草野树遮遮掩掩的崖下不知有些什么,倒是比之峰顶有些看头,身后的随从看看也没有什么状况,便分头行动,准备午饭。马果果站在崖边,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虽然日头正盛,可地处西北,气温较低,却也没有令人难以接受,马果果虽胖,可从小舞蹈瑜伽就没停过,平衡性很好,在崖边摆了几个舞蹈姿势,沾沾自喜之际,可一看自己的身形,又是一阵苦恼不已。而一众随从看着也是心有叹息,边忙活边照看马果果的安全。
  正在众人将饭食准备齐全,让马果果吃饭之时,马果果身边的空间一震,一道黑影从中闪出,正好撞在马果果身上,不分先后的向崖下坠去,马果果只是“啊”了一声便没了声响。一众随从霎时心神大惊,魂飞魄散,扔下手中杂物,纷纷扑向崖边下望,可此刻的悬崖之下一点动静都没有,其中保镖队长立刻打电话联系当地驻军政府实施援救。片刻之后天雷峰所属方圆百里大批载人军车,警车齐至,而当地的军政大佬也蜂拥而至,在和马家众人碰面之后,大量的人员向天雷峰下聚集实行营救,而就在此时,马果果的生命线发生了重大转折。是好是坏先不说,只能说:缘,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