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独仙行 > 第1542章 另辟蹊径

第1542章 另辟蹊径

    卷十一适逢乱世
  
      第1542章另辟蹊径
  
      姚泽看着眼前的一座座大殿,眉头紧锁,和之前所遇到的有所不同,这些大殿相互间距不过数丈,紧紧挨在一起,而且这些大殿竟明显排列成一片法阵,如果妄动一分,就有可能牵动全部禁制。
  
      “大人,这里法阵家族已经研究过多次,应该是正五行和反五行相互制约,其中还有迷神混沌幻阵……知道这些是一回事,可真正进来破解,三天时间肯定不能做多少。”一旁的云雷余愁眉不展地解释道。
  
      “更无奈的,这些法阵破解之后,转眼就恢复了原状,每一次进来都需要从头开始……真想不通先祖如果想给后辈留点东西,为什么还要搞这么复杂?”四通的语气中明显有着怨气,看来还没有从之前的受创中完全释怀。
  
      姚泽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古人先贤如何想的,自然无法揣测,或许不想让后辈活的太过安逸,毕竟只有历尽磨难才可以走的更远……
  
      “两位,既然家族之前已经破解过,我们沿着方向朝前走就是,总好过从头开始。”
  
      云雷余他们自然不会反对,各自在腰间一抹,手中都多出一件物事,云雷余手中托着一个圆形法盘,上面纵横交错,布满了纹路,一看就不是凡品,而四通的掌心却出现一头数寸大小的小松鼠,毛茸茸的褐色尾巴竟比身体还有大出一圈,最显眼的还是一对碧绿的小眼睛,“滴溜溜”转动,很是机灵模样。
  
      “碧睛魔鼠!这魔兽倒很稀罕……”姚泽目光一闪,有些意外地笑道。
  
      在“圣界物语”中,对此妖有过解释,对于法阵禁制有着天生的敏感,有此妖相助,破解禁制肯定事半功倍。
  
      “大人见笑了,这头魔兽还是小的随夫人前去蛮荒妖界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不过成长太慢了,这都过去三十年,还停留在三级修为,如果有九级修为,我们可以一口气冲到最后……”四通有些爱怜地抚摸着蓬松的大尾,神情中对此妖很是期待。
  
      两人同时出手,前行速度果然不慢,云雷余手中的圆形法盘在手中发出道道光芒,直接笼罩了殿门某个角落,而四通在碧睛魔鼠的指引下,在大殿外的立柱上连连拍打,一柱香的时间不到,整个大殿就是一颤,“轰隆隆”的巨响中,殿门朝两侧开启。
  
      不过三人都没有进去,而是从殿前直接穿过,来到下一个大殿门前。
  
      这些大殿在之前都被打开过,里面即便有什么宝物,也早已被取走,好在每一次破解,家族都会留下印记,他们只要循着前辈们走过的路,依法施为就可。
  
      姚泽一直没有出手,这些云雷余二人都早已熟练于心,根本都用不到思考,他在一旁默默观察着,偶尔探手搭在石柱之上,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云雷余二人也早知道大人有着很深的法阵造诣,不然根本无法炼制出高阶魔械,见大人如此,都忍不住朝他望去,可惜大人脸上的神情一直没什么变化。
  
      正如之前所了解那样,这些法阵正反五行环环相套,冷不丁的还会突然冒出一个幻阵,如果不清楚这些,肯定是举步维艰。
  
      那头碧睛魔鼠在幻阵中也发挥了极大作用,有好几次云雷余按照原来的印记破解时,此妖却朝另外方向行去,以至于两人还起了争持,不过很快云雷余就无话可说,四通也愈发兴奋起来。
  
      距离三人数十里外的地方,一行十人也停了下来。
  
      “这里是有些古怪……”一直神情倨傲的青袍男子,脸上难得地露出谨慎,此人虽然自大惯了,可能够修炼到魔王境界,所经历的自然极为丰富。
  
      “弓道友,这片禁制就是陵园的核心部分,多年来我们四大家族都想破解开,可到目前为止还只能破开外围,里面已经收获了不少宝物。”象甲在一旁陪着小心道,就在前不久,众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位的手段,估计家族中的长老都要甘拜下风。
  
      “这样啊……我们直接跟着他们前进就可以了,等他们破解了法阵,取得了宝物,我们坐享其成也算不错,几位怎么看?”青袍男子自语了几句,转身笑眯眯的问道。
  
      “弓兄明鉴!如此轻松完成任务,还有宝物可得,何乐而不为?”
  
      “是啊,我们都以弓兄为尊的……”
  
      其余三位修士也都不遗余力地恭维着,青袍男子的脸上露出满意神情,转眼却发现几位凡人面露古怪,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怎么,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不是,弓道友,此处禁制有点古怪,破解之后,不过半个时辰内,那些禁制法阵会再次恢复如初……”象甲带笑连忙解释道。
  
      “什么?还有此事?那我们岂不是也要从头破解一遍?”青袍男子先是一怔,接着有些恼羞成怒地冷哼一声。
  
      旁边的一位黑狐族人苦笑着道:“的确如此,我们四大家族已经联手进入这片陵园百余次,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这里的法阵禁制早该破解一空。”
  
      青袍男子不再开口,脸色很不好看。
  
      这片建筑群足有数百里,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前行,三天时间应该可以到达最中心的地带,可惜三人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等第二天的时候,云雷余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而百里外的四通也早已连连叹气。
  
      越往前行,明显禁制越高深,即便有前辈留下的印记,破解的时候也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等某一座大殿前,那些印记不见的时候,两人都有些茫然无绪,连那头碧睛魔鼠都只能在原地打转。
  
      而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姚泽终于出手了。
  
      只见他左手一翻,一块巴掌大小的镜子就出现在手中。
  
      此镜看起来就不是凡品,一面白洁如玉,布满了隐晦的符文,而另一面黑幽幽的,古朴之气随即散出,正是他在下界得到的阴阳鉴。
  
      此宝虽然只是一件普通魔宝,可破解法阵禁制,也算得心应手,随着右手掐诀,道道法诀飞入阴阳鉴中,一道道黑光从中冒出,落在了眼前的殿门之上。
  
      见到大人亲自出手,云雷余二人同时一振,目不转睛地瞧了起来。
  
      这些禁制姚泽之前已经观察许久,虽然不是了然于胸,可至少已有迹可循,道道黑光照过,原本安静的殿门慢慢蠕动起来,上面竟浮现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银色符文,银光闪烁,煞是神奇。
  
      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大人的法阵造诣根本就不容置疑,刚刚两人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现在竟马上就要破解开来。
  
      眼见那些符文朝着中间汇聚,“砰”的一声,那些符文直接溃散开来,三人都怔在那里。
  
      阴阳鉴竟从中间一分为二,爆裂两半!
  
      姚泽低头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此宝虽然一直使用的很是顺手,可品阶还是太低了,自己已经收敛了太多,只动用了三成真元,还是无法承受……
  
      如此就非常麻烦了,圣灵宝自己得到了好几件,可破解法阵的宝物竟一件也没有见过,可见这样的宝物极为难得,他拧眉沉思着,一旁的二人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蓦地姚泽眉头一动,右手一探,凭空多出了一杆尺余长的赤色毛笔。
  
      此笔通体血红,笔杆上刻画着隐晦符文,而前段的笔尖中,隐约有金银两色符文闪动不已,正是上次在风月门所收获的元屠笔。
  
      上品圣灵宝!
  
      云雷余二人看的有些疑惑,他们的法阵造诣也很不错,常和一些修士交流心得,可从没有听说过用笔做破解法阵的。
  
      姚泽沉默片刻,右手抓住元屠笔,蓦地一抬,龙飞凤舞地在身前虚空处写下了一个“禁”字。
  
      这字金银两色,竟那么悬浮在半空,闪烁不停,姚泽手腕不动,五指轻握,数个呼吸过后,四个一模一样的“禁”字就那么漂浮在半空。
  
      云雷余二人不明白大人此举何意,却见到姚泽笔势一收,左手袍袖微一拂动,四个金银两色字符就朝殿门的四个角落飞去。
  
      黝黑的殿门微微一颤,道道雾气隐约弥漫,而雾气中,原本消失的银色符文再次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来。
  
      二人见此一幕,都忍不住为之一振,不过下一刻,竟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银色符文甫一出现,就消失不见,而那些雾气也溃散开来,殿门再次恢复了平静。
  
      失败!
  
      姚泽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默立半响,右手再次缓缓抬起,一笔一划地在虚空中再次写下了一个“禁”字。
  
      随着笔尖离开,这金银两色的“禁”字径直朝着殿门飞去,只是还没靠近殿门,诡异的事发生了。
  
      此字竟迎风狂涨,转眼就变成了殿门般大小,完整无隙地落在了殿门之上。
  
      “嗡……”
  
      殿门表面银芒闪动,无数的银色符文再次浮现而出,银光闪动下,朝着中间急速汇聚。
  
      一旁的二人早看的目瞪口呆,如此气势让人难以想象,等“轰隆隆”的巨响传出,二人清醒过来,这才发现殿门竟朝两侧分开。
  
      禁制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