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熬死诸天 > 0065 传接

  夜晚,移花宫内载歌载舞。
  女人组成的门派,庆祝的方式自然不会是男人一般围着篝火,粗犷豪饮,大块吃肉。
  精心布置的大殿,轻衣罗裳翩翩起舞,歌声悦耳沁人心脾,醇酒佳酿醉人先醉心,姑娘们的庆祝着实让人有些想要沉沦。
  “这酒....师兄,这是什么酒?”白玉杯中,酒香清淡,细细品尝,闭着双眸的王林仿佛看到有一名女子在远方痴情地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心中充满了幸福痴恋,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放松。
  可是....
  特么的他还是一个单身汉啊!
  迎着王林惊奇的目光,燕飞轻笑,自斟自饮道,“这酒的名字叫【深情款款】,是我特意让人从绝情谷采摘情花所酿,情花有情毒,这种独特的毒素经过特殊的酿造,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看到心中最期待的那份感情,小师弟,你刚刚看到谁了?”
  微微摇头,王林淡淡道,“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美酒。”
  说罢,王林将白玉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然而...刚刚那让人迷恋但却看不清的身影却是再也没有出现。
  “【深情款款】在于自然而然,你刻意而为,自然是喝不出其中意境的。”看着不解的王林,燕飞笑道,“好了,你酒也喝了,说说吧,来我这里什么事?”
  “哪有什么事?”撇了撇嘴,王林道,“数月未见,甚是思念,师弟好心来看你,师兄你却这样揣度人家,真是让人家伤心。”
  故意耍宝,还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和语气。
  噗嗤....
  轻雪和细雨几名女孩子都忍不住笑出声了。
  “那好吧,为兄就坐在这儿让你看个够。”坐在原位,燕飞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林。
  王林:“.......”
  “好吧,我说实话,一个月后,掌教师兄要将掌教之位传于我,到时候举行大典,师兄别沉醉在温柔乡中忘了来。”王林撇了撇嘴道。
  “还有呢?”燕飞继续问道。
  “唉....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师兄。”看着燕飞戏谑的眼神,王林无奈道。
  “废话,你忘了你是谁养大的了?你有什么心思还能瞒过我?别废话了,赶紧说事。”燕飞轻哼道。
  “师兄,我接管了掌教之位,成为襄阳的实际掌控者后,就不方便执掌锦衣卫了,而锦衣卫的作用又至关重要.....”
  “打住,我是不会去给你打工的!”没容王林把话说完,燕飞直接打断,他可没心思去管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师兄,这是你不可逃避的责任!”王林突然一脸的严肃,“你忘了当初把我扔出去时说过的话了吗?”
  “忘了!”燕飞干脆道。
  咳咳咳.....
  一口气没上来,王林被自己的口水呛的直咳嗽。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掌教师兄的主意?算了,不管是你们谁的主意,我都不会去干。”看着脸色酱紫,终于停止咳嗽的王林,燕飞淡淡道,“不过虽然我不干,却可以推荐给你两个人,那两个人很适合这个职位。”
  “什么人?”王林好奇。
  “郭靖和黄蓉。”燕飞轻声道,“锦衣卫的职责是监察上下以及震慑江湖,想要坐稳这样的位置,必须铁面无私且武功高强,既能够让人心服还要震慑得住那些桀骜不驯的江湖人,郭靖的人品武功正合适,至于黄蓉,她的聪明可以帮助郭靖润滑四周,毕竟,这个职位可不能一味硬刚。”
  “他们?”细细品味着燕飞的话,王林点了点头,“确如师兄所说,他们很适合这个位置,可是,他们愿意吗?隐居桃花岛,小日子过得美滋滋,怎么会愿意来襄阳劳心劳力?而且,按照我以往的观察,郭靖此人对大宋很是忠心,这样的人,把那么重要的位置交到他手中,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对大宋忠心,难道你现在就不忠心?全真上下,集结边关,身先士卒,奋勇杀敌,为充实军用民生,几乎倾家荡产,这些都是忠心之举!
  小师弟,你心中产生了野望,这很好,可你还要学会隐藏它,现在的局势还远没到暴露它的时候,别人家还没来质疑,你就先把自己的人设崩掉。
  郭靖为人忠厚朴实,值得信赖,绝不会做出两面三刀的卧底之事,所以,用他你大可放心。
  至于对大宋的忠心,耳濡目染,你难道没信心在潜移默化之中逐渐改变它?
  当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身边聚集了多少忠于汉室之人,可后来呢?这些人中又有多少还能够坚持初心?大多都已经被同化进了曹操的大魏之中。”收敛了脸上的随意,燕飞对王林郑重说道。
  倒不是燕飞比王林高明多少,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
  “多谢师兄教诲,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郑重地点了点头,王林应道。
  “明白就好,今天你来的巧,我这里正有一件东西要给你。”随手一挥,一本秘籍飘落在王林手中。
  “《北冥神功》?这是给我修炼的吗?师兄,这是什么武功?怎么从未听过?”王林好奇地翻看着手中的秘籍。
  “接任掌教,统领一地,你日后必然事务繁多,难有时间沉心武学,这本《北冥神功》虽然不全,难以发挥出全盛的威力,不过却能够让你在短时间里大量积攒功力。”燕飞淡淡道,“或许不如自己感悟修炼得来的纯粹自然,运用随心,不过量变引发质变,当你的真气积累的足够多时,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便足以弥补相应的缺失。”
  “吸纳他人功力为己用,这功法...简直就是在诱人犯罪!”王林感叹道。
  “所以,你要把持住,不要乱来,锦衣卫震慑江湖,惩恶扬善,抓捕那些作奸犯科之辈,吸了他们的功力,然后对外宣称废了他的功力,给条生路,也能彰显你的仁义。”燕飞平静说道。
  “师兄放心,我晓得该怎么做!”看了看手中的功法,王林突然道,“这功法...师兄,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王道长放心,我已经修炼三年,并无任何副作用。”轻雪笑着代替燕飞回道。
  “你这小子...现在多疑的连你师兄我都怀疑了?”燕飞对王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谁让你总坑我,我当然得留个心眼。”王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过语气中却只有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