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草之梦青竹 > 第五十四卷蜕变

第五十四卷蜕变


  
  怎么能让人快速成长,快速成熟起来?——痛苦!勇敢的面对挑战痛苦。坚持不懈的刻苦学习是痛苦的;持之以恒的拼命训练是痛苦的;不断的挑战自我是痛苦的;接受直言的批评是痛苦的;治病吃药是痛苦的;痛苦会刺激人快速的成长成熟独立起来。这就是痛苦带来的丰硕的收获。
  甜蜜的生活容易让人沉沦不前。生命的时间会快速的压缩而变得短暂。人生莫要看到太透彻,那样就会失去很多快乐和喜悦。
  从长白山回来后,艾林就开始忙碌起来,为当兵的事情忙碌起来,为了避嫌木庆国一再坚持领着艾国拜访办事人的家。当天晚上,赵玉贤又是挖西屋的地面又是扒后屋房薄的,把自己东藏西掖的钱找了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遍,小心的装进艾国的口袋,由艾国自己把信封送给办事人的手里。那个年代报名当兵的人非常的多,这也是一个带有光环的体面职业,可是名额很少,这样不免就有走后门的情况发生,没有人再没钱是很难当上兵的,即使能参军也没有安置卡。回来也不能享受国家安排工作的待遇。
  转天,艾林同木丁酉一起去见了武装部的政委,两个人第一次见这样的领导,不免心中有些忐忑紧张,木丁酉表现的要好一些,二人礼貌性的敲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去,屋内是一位中年人,正在书案前挥毫泼墨,并没有抬头理会二人,两个人如泥塑的雕像一般,呆立在门口,不敢弄出声响惊扰对方,木丁酉脑袋像猫头鹰一般,好奇的不停转动脑袋打量四周的陈设,艾林两手垂于身前,右手覆在左手背上,看着中年人习练毛笔字,也看不出所以然了来,过了许久,中年人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面部并没有什么表情,平静的说道:
  “毕业证、户口、身份证带来了吗?”
  木丁酉抢先说道:
  点头哈腰一副市侩的样子,把他做生意的那副做派习惯性的表现了出来。“领导带了带了!”说着忙从上衣口袋里的几样证件递给对方,艾林也同样慌慌张张急不可耐的抽出口袋中的证件,心恐慢一分钟就怕对方反悔一般。这二人也没办过什么正经的大事,再者关乎自身的前途命运,由不得他们不紧张。艾林看了看对方的字,随口说道:
  “领导的字写的真漂亮!”
  中年军人听到这话,平冷的脸色如遇三春,缓和绽开微笑的问道:
  “小同志!你也喜欢书法?”
  “嗯!我也喜欢可是不得要领!写的很丑。对了我有两本日本二玄社的字帖。”
  “哦!是谁的贴子?”中年军人露出极大的兴趣。
  “是颜体和柳体,如果领导喜欢我明天就送过来。”
  “好啊!明天你这时送过来就行!对了还有其他的帖子吗?”
  “没有了!”
  “那行你们回去吧!”
  出门后,木丁酉从口袋里拿出人参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样子甚是陶醉,面部被烟雾缭绕,紧接着有些好奇的问道:
  “石头你哪来的什么字帖啊?”
  艾林微微一笑,说道:
  “我家前院柳喆得,我跟他换的。我家那些我老弟不要的玩具,都和柳喆换书了!他家的书多,柳喆的奶奶和爷爷都是老师,他叔叔还上过大学,听说还在日本留过学呢!柳喆家书特多,放那里也是吃灰,还不如给我呢!有些是我低价买来的!”
  木丁酉诧异的看着艾林好像不认识一般,而后感慨的说道:
  “你就是杀人也的弄套理论,你这人就知道坑小朋友!心眼太多,阿谀奉承的小人!”
  “去一边起!我咋的也比你这土匪强!我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小人物为生存不得已而为之,好听点的说法这是礼貌,成人之美。这也许是成熟的代价,哈哈哈!有点高谈了!”
  两个人毫无顾忌的互损着,但两人的表情就像听的是赞歌,眉飞色舞的,心底的快乐用他们的方式表达着。
  “晚上去我家吃吧!晚上咱喝点啤酒!男子汉怎么也的学学喝酒啊!你看你烟酒啥也不会,我姐和妹子都给你准备礼物了!我感觉我这姐姐妹妹不像我亲姐姐和妹子,倒是和你亲!”
  “可惜了!我去不了了,我得先去上坟,还得去我奶家呢!”
  这段时间艾国夫妇对与艾林是格外的宽容,而且,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现在也经常买,黄元帅苹果是不断的,买回来后,赵玉贤都会放到箱子里,两口子是不舍得吃的,这些苹果大部分都被艾林吃了。
  去奶奶家前,艾林买了一块镶满类宝石金黄色的石英表,花了三十一块钱,艾林喜欢的不得了。这也是他真正意义上自己的手表。自行车左右车把上各挂一个花筐,里面装满了东西,有给奶奶拿的猪肉,又买了鱼,还给艾格买了字典和本子,艾格是艾兴的儿子,艾兴离婚后一直由艾林的奶奶抚养。到了奶奶家,艾林就会有一种宁静的感觉,没有城市的浮躁,他会踏踏实实的去铲铲的,坐在院子里听着奶奶讲讲过去的故事。
  中午的时候,姨奶家的大叔也到奶奶家串门,一进屋就嚷了起来,不无炫耀的说:
  “石头!你看这是什么!捡的!”
  艾林很是好奇,忙问道:
  “啥玩意啊?”
  奶奶倒是没有理会这些,说道:
  “吕富来了!你妈最近怎么样?腿好点没有啊?”
  吕富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和艾林说道:
  “这时我从家出门时捡到的!”
  说着把手中的一块白钢表递给了艾林,艾林魂不在意的接了过来,一上手挺沉很压手,当看到表盘上的名牌,艾林感觉自己心跳快了几分,他知道这是一块瑞士表,曾经在一部电影里看过,有些印象,叫什么名字却忘了。艾林越看越喜欢,艾林把自己新买的手表拿了下来,佯装两厢比较,艾林的表璀璨炫目,阳光下金光闪闪,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表露无疑,口中不时似是而非的评价吕富的那块手表,说的是一无是处,吕富看到艾林的表羡慕不已,忙夺过去观赏,口中不住的说道:
  “这表不错啊!多少钱买的?”
  “不值多少钱!你要喜欢咱俩换着戴几天!”
  “换戴干啥,我那块给你了,你这块给我吧,行不行?”
  吕富用带有几分乞求的口气说道:
  艾林内心狂喜,但面色平静,露出一脸的迟疑和不愿。
  吕富不等他答话,忙把艾林的手表戴到手腕上。起身就往外走,对艾林的奶奶说道:
  “四姨我家里有事下午还要上班我就先走了。”。
  “吃完饭再走吧!”艾林的奶奶说道:
  吕富也不再言语,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