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大汉崛起 > 第784章放下屠刀

第784章放下屠刀

    那僧人打开打开,见外面如此多人,倒也没有害怕,双手合十躬身询问道:“阿弥陀佛,不知檀主敲门有何贵干?”
  
      檀主便是施主的意思,由于佛教传入大汉不久,许多东西还与人熟知的不同。
  
      士兵说道:“陛下想要进寺看看,还不带路?”
  
      “陛下?”这沙门虽然是西方人,但从小就来到大汉,对于大汉的情况倒是非常了解,更何况当年白马寺还是在明帝手底下修建的呢。
  
      如果魏国已经放弃了司隶,更是离开洛阳,这沙门自然是知道陛下指的是何人。
  
      沙门在众人人用目光扫了一眼,便注意到了刘禅,心知这就是大汉天子,连忙走上前来,拱手说道:“陛下大驾光临,真是令白马寺蓬荜生辉,陛下既有兴趣游览白马寺,小僧愿意领路。”
  
      见着西方僧人汉化说的极为流利,刘禅不由得询问道:“如此便由你带路吧,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陛下称呼小僧昙谛即可!”
  
      “昙谛?”
  
      刘禅记起来了,这昙谛好像是安息人。大约是二十年后,就是他译出了规范僧团组织生活的《昙无德羯磨》。
  
      同时期还有一个僧人,乃是贵霜人,名叫昙柯迦罗,他在白马寺译出了第一部汉文佛教戒律《僧祗戒心》。
  
      至此,戒律和僧团组织章程都已齐备,一条大汉有缘人出家持戒修行的道路铺好,佛教慢慢由白马寺走向市井民间。
  
      到了公元260年,汉人朱士行正式剃度出家,开创人汉人出家的先河,打破了儒家的人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传统。
  
      刘禅点了点头道:“好,昙谛,便由你带路吧!”
  
      “陛下请!”
  
      白马寺于公元六十八年修建,至今已有一百多年,走进白马寺,寺中的建筑并不显得古老,相反还非常新,好像是刚修建不久的样子。
  
      昙谛好似看出了刘禅的疑惑,解释道:“陛下,白马寺其实早在方面董卓迁都长安之时就被付之一炬了,这寺庙是这些年重新盖起来的,还不到十年。”
  
      “原来如此!”刘禅恍然大悟,当年董卓迁都长安,火烧洛阳,可是将洛阳周边两百里范围内的宫寺付之一炬,白马寺距离洛阳不过三里,自然逃不过焚毁的下场。
  
      刘禅在昙谛的带领下,游览了一圈白马寺,说实话,白马寺的风景还算不错,北依邙山,南濒洛水,首先这地势风水方面就非常好。
  
      而建筑方面是以东方宫殿为主,但其中又有西方建筑风格的影子。这东西结合,倒别有一番风味。
  
      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便将白马寺看了个七七八八,白马寺非常大,但一路上,刘禅却是没有遇到几个僧人,看到的僧人,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个。
  
      这些僧人都是西方面孔,主要是以贵霜,康居,安息人为主,除此之外还有个别西域人,而且年纪也都不大,寺中年纪最大的,就属这昙谛了。
  
      刘禅猜测,这寺中其他僧人,应该是到江东避难去了。毕竟大汉和魏国的战事已经打了将近一年,这些僧人虽是化外之人,但也担心殃及池鱼。
  
      相比中原,河北,目前佛教在南方江东一带发展的很好,虽然还没有人剃度出家,但却已经有了不少信徒。
  
      比如刘禅从孙尚香口中得知,孙权的母亲吴夫人,便非常信佛。
  
      “陛下,看了半个时辰想必您也累了,不如先去偏殿休息,吃杯热茶吧!”
  
      “如此也好!”刘禅点了点头,正好有些事,他还想问问昙谛呢。
  
      最后一行人来到寺中的一个偏殿,昙谛命人奉上热茶招待。
  
      喝了杯茶,刘禅看着昙谛说道:“当年明帝请高僧入我大汉,并修建了这白马寺,如今白马寺建寺也有一百七十余年了,不知这一百多年来,你们可有什么成果,打算何时传道啊?”
  
      昙谛闻言大喜,难道这汉谛崇信佛法,打算支持佛教传道?
  
      想到这里,昙谛说道:“陛下,传道之事必须有经书,戒律才行。这一百多年来,经过数代高僧的努力,已将经书翻译得差不多了。如今就只缺戒律,目前小僧就在专研此道。
  
      想必过些年,便可传道天下,到时候还请陛下多多支持才是啊。”
  
      任何一个教派,都必须有统治者的支持才能发展壮大,如果刘禅支持佛教传道,如此不出数年,寺庙便可开遍大汉各地。
  
      “陛下……”荀彧张了嘴,脸上带着一丝不悦,在他看来,一国之主,不应该与任何教派牵扯太多,不管其教义如何,都是对国家没有任何好处的。
  
      刘禅笑了笑,对着昙谛说道:“不知你可懂鲜卑话或者匈奴话?”
  
      “鲜卑话?”昙谛摇了摇头道:“这个小僧不懂,不过我寺中倒是有几个僧人会说,当年匈奴西迁,也将匈奴话带到了西方!”
  
      刘禅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便请你尽快召集各地僧人返回白马寺,并且朕会找一些会说匈奴话的汉人过来。到时候他们会帮助你们,将经文翻译成匈奴文,鲜卑文。届时你们可去草原传道?”
  
      “草原传道?”昙谛脸上带着不解。
  
      刘禅解释道:“北方胡人,好杀成性,屡屡侵犯我大汉疆土,没年胡人南下,便有无数百姓惨死屠刀之下。
  
      而汝佛教教义,导人向善,朕向请你们前往草原传道,使胡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阿弥陀佛,此乃我出家人该做的事情!”昙谛闻言大喜:“小僧稍后便请各地僧人回寺,到时候还请陛下多派遣些人过来帮忙翻译经文,也好早日助北方胡人脱离苦海!”
  
      “如此甚好!”刘禅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说道:“朕过些天便会派人过来帮忙翻译经文。这茶也喝够了,朕就先去洛阳了!”
  
      “我送陛下!”
  
      出了白马寺,刘禅一行人上了马车,启程前往洛阳。
  
      临上马车之际,刘禅下令让荀彧与自己同乘一车。
  
      看着对面的荀彧,刘禅笑道:“荀师是不是很好奇,朕为何好端端的要到白马寺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大汉崛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