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大汉崛起 > 第554章伤亡惨重

第554章伤亡惨重

诸葛亮自然不会坐视魏国渡河。
  
  眼下刘禅正在从西边进攻魏军后军,而诸葛亮也可以从东边进攻魏军前军。
  
  如此,魏军就会在分出一部分兵力来阻挡汉军,他们能逃回去的部队就更少了。
  
  林啸领了诸葛亮将令,率领营中两万兵马向西杀去。
  
  郭淮正在指挥兵马渡河,一个士兵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向着郭淮禀报道:“将军,东边蜀军营寨,林啸率领两万兵马杀过来了。”
  
  “可恶!”郭淮闻言顿时大为懊恼。
  
  诸葛亮派林啸来了,如果不管林啸,那他的兵马杀过来,士兵就无法渡河。
  
  可如果派兵去阻止林啸,那派出的兵马就没有渡河的机会。
  
  胡遵说道:“眼下不过运了一趟,只离开五千人,照这个速度,等到明天天亮也运不完。必须得派人去阻拦蜀军才行。将军,末将带一直兵马去吧!”
  
  “保重!”郭淮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拍了拍胡遵的肩膀,道了声保重。
  
  “兄弟们跟我来!”胡遵大手一挥,带了一万士卒前去阻拦林啸。
  
  西边,曹真,石苞率两万兵马阻挡刘禅,东边,胡遵则率领一万士卒阻拦林啸。
  
  这也就代表着,这三万人,没有回去的机会。
  
  两方兵马,都在殊死搏斗,争分夺秒。
  
  曹真的两万人马负责阻拦刘禅的七万人马,损失最为惨重。
  
  甲骑具装和重骑兵在前面冲击魏军,而步卒在后面收割魏军的性命,曹真没有骑兵来抵抗汉军骑兵,根本无法阻挡汉军的进攻。
  
  曹真率领兵马浴血奋战,石苞早在乱军中被赵云刺于马下,生死不知,也亏了郭淮又派了一万兵马过来支援,这才堪堪挡住汉军。
  
  至于东边魏军情况稍微好一些,诸葛亮这边没有骑兵,魏军虽然人少,战斗力低于汉军,但数万兵马的战斗,短时间内也难以分出胜负。
  
  此刻已经天黑,郝昭在江上来回运送了四次,运了两万兵马过江。
  
  魏军用三万兵马抵挡刘禅,用一万兵马抵挡林啸,又运了两万兵马过江,如此一来,中军便只剩下三万人了。
  
  诸葛亮见魏军中军的兵力已经不多,便又让林渊将剩下的两万兵马带了过去,支援林啸。
  
  诸葛亮之所以没有将四万兵马一次性都派过去,那是因为一开始魏军没有过江,中军有七万人,兵力充足。
  
  如果魏军不选择过江,而是向东厮杀,七万对四万,汉军是处于劣势的,如果败了的话,魏军主力就可以从东突围逃亡潼关了。
  
  前方虽然还有黄煦的营寨,但这营寨的防御是单向性的,只能防住东面的敌人,而且黄煦营寨之外,司马懿领潼关兵马在哪里接应,如果诸葛亮这边败了,魏军就会成功突围。
  
  因此诸葛亮这才等了一会,待魏军运了一些兵力过江之后,确保魏军没有能力走陆地突围,这才将剩下的两万兵马压了上去。
  
  林渊率兵赶来支援,魏军只有一万人马,根本抵挡不住四万汉军。
  
  士兵又跑来向郭淮求援:“将军,诸葛亮又派了两万兵马,兄弟们快要挡不住了。”
  
  郭淮喝道:“没有兵马可以派了,一定要让胡遵给我挡住!”
  
  士兵一脸为难道:“胡将军已经被林啸斩杀了,兄弟们实在是挡不住了!”
  
  “可恶!”郭淮闻言气的一拳头锤在河边的枯树上。
  
  “将军,我带三千兵马前去支援!”牵招见此拱手说道。
  
  “老将军不可!”
  
  “老夫年过六旬,已经活够了!弟兄们跟我来!”牵招摆了摆手,大手一挥带了三千兵马过去。
  
  牵招率领三千兵马抵达战场,由于林渊又带了两万兵马过来,魏军已经全线溃败。
  
  “兄弟们随我杀!”牵招见此,连忙带着三千兵马加入战场。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
  
  夜色,给了魏军一丝喘息的机会。
  
  因为黑夜里视线不明的缘故,如果继续厮杀,会造成误伤。
  
  而且大战已经持续一天,士兵都非常疲惫,饥饿。
  
  因此东西两边,诸葛亮和刘禅下令,让兵马暂时撤退下来,重整旗鼓,点起火把步步推进。
  
  而魏军则抓紧时间,一面休整在战,一面抓紧时间渡河。
  
  两个时辰之后,战斗再次打响。
  
  汉军已经吃饱喝足,补充了体力,并且点起了火把,借着火光厮杀。
  
  魏军这边也已重整旗鼓,继续抵抗着汉军。
  
  喊杀声持续了一个晚上。
  
  到了五更时分,天色已明,战场上血流如河,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流入黄河之中,将整个河面,染得通红。
  
  此刻,魏军中军,已经全部渡河撤退,一共有四万五千人成功的渡河逃生。
  
  而西边,曹真的三万人,已经打的只剩一万残兵败将,东边,胡遵早已战死,牵招也浑身带伤,一万多人,只剩下三四千人。
  
  见兵马逃走了一半,郭淮也终于松了口气,对着士兵下令:“速速让大将军和牵招老将军先撤下来渡河!”
  
  士兵跑到战场上来通知曹真:“大将军,兵马已经渡过河了,郭将军让你快撤下去。”
  
  曹真此刻已经是满身血污,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不下十来处。
  
  曹真在后方督战,弯弓射杀一个冲锋的汉军,对着士兵吩咐道:“让兄弟们慢慢撤下去,兄弟们没走光,我不能走!”
  
  而另一边,牵招倒是撤了回来,不过他并不是主动撤回来的,而是被士兵抬回来的。
  
  牵招躺在担架上,抬着他的士兵一脸悲痛的对郭淮说道:“老将军昨晚被林渊刺了一枪,已经重伤,不过他强撑着不肯撤下来,也不让我们来告诉将军你,到刚才终于撑不下去了。”
  
  牵招躺在担架上,一脸虚弱的对郭淮说道:“郭淮,将士们都撤了吗?”
  
  “都撤了,都撤了!”郭淮蹲下身子,握着牵招的手说道。
  
  “既然撤了,我就放心了。”牵招舒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郭淮连忙喝道:“你们快带老将军过河医治!”
  
  东边,此刻跑过来一批士兵,人数不多,只有两三千人。
  
  郭淮见此连忙问道:“大将军呢?怎么没来?”
  
  士兵回答道:“大将军让他们先撤下来渡河,他不肯渡河,非要等将士们走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