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植物 > 第七十章万铛铛

第七十章万铛铛


  铛铛不丑,相反很漂亮。
  白色长款连帽羽绒服,配着浅灰色圆领毛衣,下身搭配紧身黑色长裤,毛衣与打底裤混搭也不显突兀,反而兼顾温暖与时髦。
  苹果肌,脸颊圆润,双眼皮,一头安然很欣赏的长发,此刻很简洁扎在脑后。
  虽没有电影女明星一样拥有绝色容颜,但放在水县这个偏远小县城,也属于上上姿色。
  这也难怪对男朋友长相要求很高,原来自身就很优秀。
  大专生,长相漂亮。
  按照老一辈的想法,那张不显胖的圆润脸蛋,完全就是福气,加上工作也很好,在医院做小护士,完全就是完美配偶,估计很受男孩喜欢,还有她不要求房车存款的标准,更让无数家庭纷纷趋炎,心生好感。
  在后厨为店里烤鸡翅的万灵灵,对旁边帮忙的妹妹,道“算了铛铛,你姐夫说他是傻子,一直在等一个人回头,容不下其他人,再说你备胎这么多,随便从里面挑选都比他强,上次你不是说你们医院规培医生很暖心,长得也挺帅的吗?”
  万灵灵生怕从小就好强的妹妹自尊心受到挫伤,接着道“还说人家家庭条件不错,上下班都开漏油车,市中心两套房子,县城一套二百多平方房子还带门面,以后你要是嫁过去还可以做点小生意,不比在医院伺候人来的轻松”
  “可这个长得真帅,五官深邃立体像雕塑一样”
  将客人点的东西准备好,铛铛手拖着下巴,伸手拉着她姐的胳膊,道“而且没有像其他男人一样仗着一副好皮囊到处哄骗小姑娘,姐,他念念不忘的女孩一定很漂亮”。
  “长相我没见过,不过听你姐夫说是离异带着一个闺女”
  已经领完结婚证,万玲玲对妹妹一口一个姐夫也没有异议。
  她不漂亮,没有过人学历,所以对未来老公什么样,干什么工作也没有规划和期盼。
  在外地工作到二十五岁后,回到水县就一直在服装店做店长,中间按照家人要求陆陆续续相过几次亲,也有几个相处过一段时间,最后有觉得她不合适,也有她觉得性格不合的,以致一直单着。
  直到前几天邻居给她介绍了闫子辉。
  和以往一样,出去吃饭后看了一场电影,回去经过民政局时,闫子辉突兀指着里面,问道“领吗!?”。
  她当时以为是开玩笑,可看到他模样又不像。
  “为什么?”
  万玲玲记得自己当时这么问的。
  “就想找一个人结婚了”
  闫子辉回答道。
  晚上闫子辉没有给她太多时间预演未来生活是什么样准备,直接问她,“要是觉得我这个人还行,明天就带身份证和户口簿到民政局,如果民政局下班前没来,那就算了”。这话有点像赌气逼宫一样,万玲玲辗转反侧想了整夜,最后还是去了。
  因为她不知道以后是否还会遇到像他一样的人。
  文化程度高,又经营一家店面,长得还有点小帅,万玲玲在外上班多年,想象力早就被白天和昼夜颠倒的十二小时班磨平,变得有些现实,所以对闫子辉很满意。更没有刨根究底的去询问墙纸上飘絮杨树花,和桌子上被撕掉“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什么意思。
  “搞了半天我还不如一个二婚的”
  万铛铛顿感失败,接着有些气恼,道“光长脸不长脑子,本姑娘还不稀罕”
  ……
  告诉闫子辉关于植物养护一些基本知识,安然就告辞离开。
  先去了趟超市,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然后带好头盔骑电瓶车回到植物店里,刚到门口就看到艾晓华正在和几个大人理论,其实也没大事情,就是几个半大孩子瞧桃树上桃子熟了,摘几个吃完,觉得好吃,立马跑家里拿着塑料袋过来。
  “安然,回来了,这事你们和他说吧!”
  艾晓华窝了一肚子火,扔下一句话,转身回店里。
  “安老板,我家孙子想摘几个桃子,怎么就不能摘,都乡里乡村搬到小区的,用得着这么上纲上线吗!?”两个老人拉着半大孩子站在安然面前,道“叫声安叔叔”。
  孩子嘴很甜,也不知道是桃子的诱惑,还是天生懂礼貌,围在他身边一直叫个不停。
  “好了,好了”
  安然笑着点了点头,瞧着几个孩子手里,人手一个塑料袋。
  塑料袋不是超市那种小型号,而是大号垃圾袋,这要真给几个孩子这么摘,别说桃子,连树叶都能摘光。
  “桃子现在卖的是贵一点,可也是桃子啊!又不是什么稀罕物,艾晓华真当这树是她种的,凭什么不给我孙子摘”套着厚厚棉衣的老人,对着身边孩子,道“现在你安叔回来了,你放心大胆去摘,想吃多少就摘多少,我看哪个还敢逞威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的”
  “可不能这么说,是我出去有事,请艾姨帮忙照看一下”
  几句指桑骂槐的话,听的安然很不舒服。
  崖桃树前他还特意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道“私人种植,请勿随意采摘”,孩子不懂事再所难免,大人居然也这么没有素质。
  “一人两个”
  安然对这类人也颇为无奈。
  几个大人确实和他一个地方拆迁搬到小区的,可村子隔了几百米,他又一年四季除过年都在外地工作,所以也只是见过面,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听到安然的话,半大孩子摘了两个就不敢再摘,躲在家长后面,对着崖桃咽口水。
  然后也不管上面纤毛,抱着直接啃起来。
  可想而知崖桃对尝过的人,有多大吸引力。
  “你现在是大老板,看不起我们这些乡里乡亲,都说大老板抠门,算见识到了,孩子来一趟居然就给两个”蹲下身对半大孩子,道“乖,把桃子还给他,门缝眼里看人的东西,叫一声安老板,还真把自己当根葱,迟早把桃树给砍了”
  半阴不阴的阴损几句,安然也没见还桃子动作,反而被桃子上流露的扑鼻果香,引得喉咙蠕动。
  等人离开,安然打电话叫人过来在门口装了一个摄像头,直对崖桃。。
  人性是最没有保障的,安然不会揣测人性恶毒,也不会过分相信人性善度,尤其是还是能治愈胃炎的崖桃,这种树大山中是否还有其存在,安然无法得知,但必须确保店门口前这珠安全。
  他不想濒危植物,变成消失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