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157.陛下好狠的手段

157.陛下好狠的手段

文武百官皆是眉飞色舞,不断夸赞着姜文焕,前阵子他们有多自责,今天就有多高兴。
  
  子受心情复杂,只有默然无言。
  
  同样无言的还有黎地贵族们。
  
  他们面上虽然堆着笑,笑容却是极为僵硬。
  
  还吹捧黎虞呢?那是勾结戎狄的叛贼!
  
  很快,他们就有了办法,黎地是黎侯管辖还是郡守管辖,和他们其实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黎虞的事一定得妥善处理,不然很容易给人们留下一个黎地贵族吃里扒外的印象。
  
  于是乎,他们一一将枪口对准了姬昌。
  
  “陛下明鉴,黎虞定是受了姬昌蛊惑,才勾结外敌,我等具为商臣,忠贞之心日月可鉴!”
  
  姬昌是个极好的背锅人选!他外通土方的事都已经实锤了!
  
  大商立国六百余年,明着勾结外族寇边的只有他一个!
  
  西疆诸侯是和西戎各部族交好,可也没有引人来攻的道理!
  
  一时间,黎地贵族愤慨万千。
  
  崇侯虎见此,明白了。
  
  无论是黎虞还是这些贵族,全都中计了。
  
  陛下知晓姜文焕的能耐,所以放心让他入黎地,可黎虞不知,心怀不满,定生事端,多半会以素来结好的无皋戎为外援,对付姜文焕。
  
  而姜文焕便能借着击败戎狄的战绩,收拢军民之心,更能借此问罪黎虞,彻底斩除黎侯一脉。
  
  斩草除根!陛下好狠的手段!
  
  崇侯虎发现,纣王不仅仅是仁慈,该下狠手的时候,也没有半分犹豫!
  
  黎侯一脉不仅彻底失去了黎地的掌控权,更分化了诸侯与贵族!
  
  即使姜文焕没砍黎虞,黎虞也与普通贵族再无区别!
  
  恐怕很快,陛下就会对贵族下手,恩威并施,让贵族臣服,进一步孤立诸侯。
  
  崇侯虎诚惶诚恐,心里盘算着再努力一番,看能不能生个女儿,这样一来,等上十几年,自己也是外戚了!
  
  闻仲显得极为高兴,姜文焕解决了大问题!
  
  他兴奋道:“陛下,黎郡一战后,足以使无皋戎、余吾戎两支部族数年内恢复不得元气,我大商西疆压力大减!”
  
  子受干笑道:“姜文焕武艺高强”
  
  得想个法子挽救一下啊!
  
  他看着底下来自诸侯的传令兵,心中一动:“申饬黎郡附近诸侯,能及时传来奏报,却不能带兵为黎郡解围,听闻西疆诸侯素来与西戎交好,莫非蛇鼠两端?朕倒要质问他们,到底是他们是我大商诸侯,还是西戎诸侯?若是他们态度暧昧,那也无妨,姜文焕自会领军剿灭外敌!”
  
  对不起啊!那就再压榨一番诸侯吧!
  
  商容皱眉:“这会不会”
  
  子受哈哈大笑起来:“朕有将如此,何惧不臣诸侯?”
  
  商容没有再言,陛下设郡县,又让姜文焕担任郡守,本就是对付诸侯的一步棋,现在占据优势,激进一点未必不可。
  
  诸侯也就抱怨几句,在姜文焕的威势下,他们可不敢乱动。
  
  朝臣也没有多劝,大多数人都对亲附西戎的诸侯不满,西戎强势,却也容不得诸侯这么玩。
  
  有姜文焕这一场大胜,完全有时间处理诸侯,甚至让西疆诸侯出次大血!
  
  西疆诸侯的老大姬昌,可还在羑里关着呢!
  
  那些小诸侯们,都是陛下的盘中之餐,必须趁机一一蚕食!
  
  朝会结束之后,子受特意招尤浑入宫中。
  
  “尤卿家,朕是极为信任你的。”
  
  “是,臣感激涕零!”
  
  “之前让你寻找的战俘妻女可曾安排完毕?”
  
  “臣无能,只寻得百人。”
  
  百人够了。
  
  为了弥补昏庸值缺失,子受开始加快动作。
  
  孟姜女们哭长城,安排起来。
  
  这些女性并不只是普通的战俘妻女,都出自家中男人参了军,造了反,去了边疆修长城,导致快活不下去的穷苦家庭。
  
  这些人心中早有怨气,只需要一个刺激点,就能爆发,到时候便是怨声道载。
  
  为了防止意外,子受还专门塞入了几个宫女,以强权、利诱各种手段,告诉她们去了北疆只用做一件事,那就是直接扑上长城,开哭。
  
  大哭特哭,哭到眼泪干了为止。
  
  “尤卿家,北疆天寒,此去一定要保重啊!”子受语重心长的嘱托道。
  
  “臣定不负王命!”
  
  尤浑答道,可他心里无比忐忑,陛下这又是何用意?
  
  带着这些满腹怨气的女人去北疆,看着他们的男人在苦寒之地日夜劳作,甚至还有可能看到的是一具尸体
  
  会不会发生暴乱?即使没有暴乱,名声上也不好听。
  
  他猜不透,问过费仲,费仲也不明白。
  
  看着尤浑的表情,子受想了想,道:“朕知道,修长城很辛苦,甚至有不少人死在北地,可这是不得不修啊!”
  
  “有了长城,才能抵御外敌,进可攻退可守,哪怕背负着全天下的骂名,朕也必须将长城修好!”
  
  尤浑含泪,走了。
  
  他其实是很怕冷的,但想到纣王的高义,想到纣王为了万世功业不惜身负骂名,也就不那么冷了。
  
  谁的心,不是热的呢?
  
  尤浑走后,子受开始思考起新的昏庸方法。
  
  他将目光放到了西方。
  
  商朝的阶级格局与后世不太一样,倒是和西方相似。
  
  西方的国王下头,还有领主和庄园主,他们有自己的领土,有自己的司法权和行政权,西方的国王就是收税的,名义上的老大,就相当于这时候的商王与诸侯贵族。
  
  这么一想,西方国王与小领主之间的事,对当前局势更有参考意义!
  
  子受想到了英国的约翰王。
  
  这位兄弟有好多外号,“无地王”、“屡败屡战王”、“失地王”等等,号称英国历史上最失败、最不得人心的国王。
  
  只是从这些封号就能看出来,这位爷妥妥是个昏君。
  
  约翰王干过一件,那就是征税,向没有出征的贵族征税。
  
  子受觉得,这一点值得他学习。
  
  朝歌城中有一堆贵族,比如之前调戏过石矶的彭氏子,现在北市卦摊变成了多宝,他倒是没能惹事。
  
  而这些贵族,都是不缴税的,每年一次的朝贡,他们也几乎不会出现在朝中。
  
  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