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118.社稷之福

118.社稷之福


  下一幕,自然是麦云刺纣王。
  殷洪饰演的麦智在带穷必现后,直接瘫软在地,演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努力演着红花边的一片绿叶。
  中间省略了麦云摔倒的剧情,崇应彪饰演的纣王直接绕柱而走,在朝臣的王负剑呼声中,反杀麦云。
  子受给结尾加了戏,麦云身中八剑一声不吭,最后靠着柱子勉力站起,气绝身亡。
  还没闭幕,戏台下却是炸开了锅。
  无数人激昂愤慨,为麦云的死节大呼不已。
  主要是殷郊和崇应彪演的对手戏太好了,尤其是崇应彪,虽然跟着近卫混了一阵子长胖了,但身上那股子诸侯子弟的嚣张劲没丢。
  子受很是满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是一出戏不一定能竖立自己的昏君形象,即使能,崇应彪也不敢这么演。
  他是想当昏君,不追求什么名誉,可崇应彪怕啊!
  不过这都是小事,戏中纣王的形象是其次,主要是通过戏曲让人们感到麦云的忠勇,反正戏曲本身带来不了多少昏庸值,关键在于精彩的戏曲能让自己沉迷其中,从而耽误朝政。
  台下不时有安排的托大叫:“麦云为未反贼,但的确是忠勇之人!”
  “忠勇无双!”
  戏托们不断扇动,一时间感染了百姓们的情绪,甚至有人想要跳上戏台,将“麦云”救走。
  人声鼎沸,开始推挤,场面一度混乱起来。
  人在戏中,戏又仿佛又在人中。
  无论是纣王还是反贼,他们都没有代入感,但他们能感到戏曲中淇水寒的忠勇,感到公子献头的凛然。
  这些寻常人家,平日里都没见过这等场景,这场戏曲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诸侯贵族,不屑于搭理他们,认为他是低贱之人,有时候,如果说话文绉一些,他们还听不太懂。
  可就在眼前发生的戏曲,他们能看明白,而且很有意思,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还有人信以为真。
  人群中的师延凝视着那戏台上的人们,竟是恍惚起来。
  他来朝歌是为了成为宫廷乐师,以雅乐陶冶纣王的情操。
  他从未想普通人家也听曲。
  平民百姓听不懂雅乐,若是故作高深,试图用雅乐提升他们的内在涵养,显然是徒劳。
  可戏曲做到了,结合了简单易懂的故事,让平民百姓也能知晓其中所表达的意思。
  师延心底深处,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奇异感觉正迅速蔓延。
  台上的人宣布戏曲结束,百姓们听了,情绪稍稍平静一些。
  冷静过后,人们三三两两议论起来,分析起前头的戏。
  哪段好看,哪段不好看,一论便知。
  一个老翁惋惜道:“麦云倒是个忠勇之人,可惜谋反了,那就得死,哎……”
  随即又有人絮絮叨叨的道:“也不知道那麦智怎么了,雷开倒是知道,似乎投诚当了执金吾,没一点气节。”
  雷开脸色有些黑,自己怎么就莫名挨骂了呢?麦智、麦云俩人也没死啊!这出戏有三分真就不错了!
  台下的百姓都在议论。
  就连龙吉也避免不了,她对忠勇什么的倒是不敢兴趣,只是在子受耳边吹了口气,轻声道:“如果我在,他们连皇宫都进不来。”
  子受挠了挠耳朵,笑笑,认真听着人们的议论。
  一切都和他计划的一样,有佩服麦云忠义的,有感叹子启献头的,但就是没有称赞纣王勇武过人的。
  这就是子受想要的效果,崇应彪可是他挑的特型演员,虽然没有殷破败那样一看就想打,但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负面的。
  师延留意到车驾中纣王脸上的笑容。
  这场戏曲果然不简单!
  这出麦云刺纣王虽然着重表现得是麦云的忠义,但却会影响到纣王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而且由于戏曲大热,即便过了一阵子,人们依旧会津津乐道的议论着这戏,戏中的人物,会被反复的拿出来说道。
  师延是民间乐师,很清楚百姓的接受能力,若是和百姓谈纣王的行政措施,他们多半懵然无知,可若是和百姓谈耳熟能详的故事,例如武乙囊血射天、成汤桑林求雨、伊尹鼎烹说汤,他们能说的头头是道。
  人物的形象,会借着故事,渐渐深入人心。
  人们多多少少会因为这出戏,而对纣王产生不好的印象。
  可纣王还是这么做了,一定有什么非做不可的理由。
  在师延不远处的比干,以袖掩面,留下泪水,口里还不断喃喃自语着。
  有一个孩子拉着老妇的手,稚声道:“娘,我以后也要当个忠义之人。”
  老妇也回应着:“好啊,好啊,吾儿有此想法,为娘自然支持。”
  师延明白了。
  百姓们大字不识,没有文化,整天除了劳作,没有别的事情,根本不会去想什么道德,想什么忠君,想什么规范言行。
  可戏曲出现后,就不一样了。
  百姓们的生活本就困苦,有戏曲消遣,求之不得,哪怕是偏远地方的老妪,她们也能通过麦云刺纣王,明白什么是忠勇。
  那么如果将礼仪编为戏曲,百姓不就懂得礼仪了吗?
  如果将仁义编为戏曲,百姓不就懂得仁义了吗?
  戏曲在各地传唱,人们就会知道孰是孰非,一点点被影响。
  而且戏曲的开支似乎并不多,只需要一些乐者,一些戏子,稍加训练即可,因为剧本简单,通俗易懂。
  师延的目光落在周遭的人群之上。
  一个两个,具是乐呵呵的,眉飞色舞,互相嘀咕着什么,仍旧沉浸在刚才戏曲的内容之中。
  师延在拥挤的人群中走了一圈,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
  区区一场戏曲,却吸引了上千人,让人们津津乐道,影响深远。
  他回味着麦云刺纣王之中的一点一滴,发现编曲有些不恰当的地方。
  片刻后,便想出该如何编曲修改,让忠勇更加深入人心。
  时候头也不回的往招贤馆行去,心中那股不可名状的奇异感觉已经蔓延全身。
  听戏之前,他只想着以雅乐影响纣王,陶冶纣王的情操,提升纣王的精神境界,让纣王行善政。
  听戏之前,他认为戏曲是纣王贪图享乐随手编出来娱乐自身的玩闹之物,与社稷无益,甚至拒绝了费仲的邀请,愤然离开招贤馆。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编写戏曲,这世上没人比自己更懂乐理,没人比自己更懂该如何用乐曲配合,让戏深入人心。
  雅乐只能影响一人,最多不过再加上百官,可戏曲所影响的,又何止在场千人?!
  此乃社稷之福。
  .....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