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 > 131章链接

  望月景时知道眼前”的“志村才臧”是个假冒伪劣的产品,但是他不知道实际上他面前的这个“志村才臧”就是他的这次任务的目标。
  他面无表情地跟着对方来到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训练场,这个原本属于宇智波的训练场可以说是十分荒凉,不仅该有的训练设施都没有,便是整个场地上都布满了杂草。
  “准备好了吗?”外表看起来为志村才臧,实际上为女性的千月姬走到训练场的另一端,像模像样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望月景时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一点点战斗的欲望都没有,他毫不犹豫地反悔了。
  “我拒绝。”
  他拿出右手,伸出食指指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因为我不会和不认识的家伙比试,你根本就不是志村才臧。”
  “那么这可由不得你了。”千月姬的眼睛变得犀利起来,然后整个人如同猎豹狩猎一样摆出匍匐的姿势,像风一样朝着望月景时冲了过去。
  望月景时看着对方从白色长袍内测掏出来的两把比普通的肋差长不了多少的直刃,在阳光下并不反光的黑色刀刃在白色的衬托下是如此的显眼。
  “啪!”
  “志村才臧”左手握住的黑刀脱手而出,如同黑色的转盘一样飞向了望月景时的脖子。
  望月景时一晃身,便轻易地躲开了那飞行速度并不快的直刃,然后从腰包里掏出苦无,预备挡住千月姬剩余的那把直刃。
  只是对方的攻击全然只是虚晃一招,在两把武器碰撞的一瞬之间便立刻脱战,一个矮身侧滑到望月景时的后方,右脚向后一踢打断了正在飞行的直刃,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的直刃在被千月姬抓住的一瞬间,恰好挡住了望月景时转身的攻击。
  锵!
  望月景时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作为根部的成员,你到底为什么要伪装成志村才臧来接近我呢?”
  千月姬并没有回答望月景时的话,她只是在更加快速地挥动手里的黑刀,并且使出各种极限的技巧攻击望月景时,但是在望月景时看来,这些技巧看起来强力无比,但是在战斗之中却是不会引起一丁点的关注。
  因为多余的动作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望月景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他现在有理由相信眼前的人经受过极其严苛的训练,不然眼前的人那特殊的双刀不可能使用的如此熟练,但是就是这样接受了严苛训练得人,却是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这在根部之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望月景时问道。
  千月姬冷冷一笑,“你用你的……”
  只是还没等她说完,一道冰冷地声音就从训练场的边缘传来。
  “停手吧,无月。”
  听到这个声音,千月姬的手不由得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手里的两把武器收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对不起,团藏大人。”
  望月景时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与刚才孑然不同的对手,默默地将“无月”这个代号记在了心里。
  志村团藏只是嗯了一声,露在外面的独眼扫过在场的两个人,最后只丢下一句话。
  “回去以后自己去接受处罚。”
  “是。”
  千月姬明显迟疑了一下,但是也仅仅只是迟疑了一下,因为她并不想承受更大的处罚。
  望月景时看着最后才回头靠自己一眼的“志村才臧”,却是感觉自己与什么重要的东西擦身而过了。
  回到家里,门口却是堆着数个木头箱子,一个穿备极其整齐的武士正一动不动地站在箱子的边上,看起来是在等待望月景时的归来。
  “你好,我是望月景时,请问你是……?”望月景时大大方方地走过去,站直了身体问道。
  只听见对方回答道:“我是本田家的侍奉武士左希右卫门,奉本田大人的命令将必要的资料全都到贵府,还请您清点一下。”
  望月景时点了点头,回答道:“真是麻烦你了。”
  “只是为主人效劳而已。”左希右卫门摇了摇头,之后他又看了几眼望月景时,便扶着腰间的武士刀说道,“那在下就告辞了。”
  “请慢走。”望月景时说道。
  目送着这名忍者时代的武士离开,望月景时看着对方留下来的几个箱子,只得挠了挠头。
  【看来火之国对于胧之国还是很在乎的,居然有这么多的调查资料,这是把那个那个国家给翻了个底朝天吗?】
  望月景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有得忙了。
  而在胧之国的故土,现火之国德东南部的边境上,一场宣示着冬天来临的小雪笼罩了这里。
  不过即便是小雪,在连续下了五天之后,地面上依旧积起了极深的白雪,将整个平原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在乡村田野间,一个穿戴着蓑衣的中年男人扛着锄头形色匆地穿过田野,大踏步地走到一家民房前,然后小声敲响了大门。
  “当当当”
  连响三声之后大门打开了,不过只是露出了一条缝,等待房屋的主人确定了中年男人是自己人以后,才客客气气让对方进了自己的房子。
  “请喝点热水。”主人从悬挂在火堆上的铁锅里舀出热气腾腾的白开水递给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急忙接过,然后猛地哈了几口气,才笑着说道:“多亏了这场雪,那些火之国的野狗才不敢出来,让我也能抽出时间来拜访你啊。”
  “只是这么冷的天,不知道有多少贫民难以熬过去啊。”主人叹息了一声,只是他很快又振奋了精神,说道,“只要我们能够迎回千月公主,胧之国必将能够改变现在的命运。”
  “是啊。”中年男人也表示赞同,他放下水杯,摩擦着手里因常年练刀而长出的老茧,用难以抑制的兴奋的声音说,“而且这一天很快就要来了——”
  “难道说——”
  “没错,再过几天,就到了我们和团藏约定的时间了,公主很快就要回来了!”
  “太好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主人握紧了拳头,脸上挂满了笑容,“为主公报仇的时刻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