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 > 130章交叉

  望月景时之所以待在南贺川边上,是因为在此之前他从京都的来客那边接受了一个任务。
  时间拨回五个小时前,望月景时回到家里清洗完自己的躯体之后,一个来自京都的大人物就来到了他的家里。
  内务大臣本田雅人,因为本身的职责,他成为了与火之国大名关系最密切的大臣。
  “本田大人…”穿着便衣的望月景时在一看到对方的脸后便立刻弯腰行礼,“请进。”
  穿着红色和服的本田雅人只是略微点了点头,一步三摇地走到客厅里,然后一个大跨步走到主位上,稳稳地一个正坐姿势坐在那里。
  望月景时随后坐了下来,以同样的姿势坐了下来,问道:“不知道本田大人过来所为何事?”
  木叶忍者此刻的心情还比较平稳,但可不绝算不上美妙,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本田雅人与上月谈合的关系十分密切,这次来找他极有可能是转告上月谈合的命令的。
  而一但是这种情况,往往意味着大事情的发生,毕竟什么样的人遇到什么样的事。
  本田雅人两只手放在桌上,十根手指交叉,整个人的面色平静如水,在看了望月景时很长时间之后才开口说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胧之国这个国家?”
  望月景时则小心谨慎地回答道:“是十数年前被吞并的小国吗?”
  本田雅人点了点头,“既然你知道,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当时胧之国的大名只有一个孩子,那就千月姬,当时千月姬只有两岁,这个孩子理应成为大名的侧室,用于稳固大名对新土地的掌控。”
  “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千月姬并没有被纳入火之国的控制之中,以至于这些年在胧之国的故土之上,那些愚昧的武士和忠于胧之国前大名的忍者依旧在暗中活跃着。”
  “虽然团藏一直接受大名的命令在清理这些叛乱分子,也一直有不错的收获,但是却是每次都没有做到斩草除根——”
  说道最后本田雅人略怀深意地哼了几声。
  望月景时低着头认真地听着,此刻的他倒是十分佩服志村团藏,居然为了获取额外的资金不惜褥大名的羊毛,实在是胆大包天。
  本田雅人见望月景时为什么反应,于是继续说道:“所以我这次来,是希望你能够前往调查那里一下千月姬的下落,然后把她完好无损地送到京都去。”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去,因为这件事我们还是要走正规程序,让你拿到火影发布的任务书的。”
  本田雅人的话一字不落的被望月景时记住,他思考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便小心翼翼地问:“为何您不让团藏大人去办这件事呢?我想他手下的根部应该对那里更为熟悉吧?”
  他不想去做这间事——
  第一:这件事其实很难办。时隔十几年,对那里根本不熟悉的望月景时想要在那里去寻找一个极有可能已经离开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第二:做成了,无异于是得罪了志村团藏。毕竟一但千月姬进了京都城,原胧之国国土上的骚乱也就会迅速平息,志村团藏也就失去了很大一笔收入。
  第三:没做成,就更麻烦了。本田雅人既然亲自过来找他,那么这就意味着他本人,乃至大名都十分在意这件事。
  只是他的推卸的方向并不算好,因为本田雅人首先就用志村团藏的事在敲打他,就是希望他能够办好这件事。
  本田雅人依旧面色如常,身处他这种位置的人基本上都是能够做到遇事波澜不惊,他用手指甲轻轻剐蹭了一下桌子的表面,说:“我知道这件事有些难办,但是,我希望你能克服这种困难。毕竟这件事如果做得好了,你也能够得到不少好处,就我所知,大名的府库里还存有一些忍者修行和刀术修行的资料,若是你做成了,我倒是可以做主让你抄录一些,如何?”
  大名府库中的资料?望月景时心里冷笑了一声,本田雅人这完全是在用毫无用处的东西诱惑他。
  在忍村建立之初,大名麾下的忍者就如数加入了木叶,连带着那些忍者一同离开的是无数珍贵的忍术资料。而现在的资料,大多都是历代守护忍者遗留下来的战斗记录,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忍术资料。
  至于刀术修行,望月景时现在也不那么依赖他手里的刀了。
  就在他准备继续推辞之时,本田雅人才慢悠悠地说道:“此外,我们也可以让地陆指导你一下,作为火之寺的僧人,他可是擅长火之寺的密传以及封印忍术的。”
  地陆和尚吗?望月景时眯起了眼睛,是个熟悉的名字呢,而且火之寺的秘传是那个利用查克拉构筑金色的大佛,不知道用我的查克拉施展那个秘术会是什么样的。
  光是想想就很不得了呢。
  “那么,我需要更具体的信息。”望月景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我觉得本田大人应该可以从团藏大人那里一些调查报告吧,根部这么多年即便没有找到千月姬,那么也应该有相当的推测和查证资料吧。”
  本田雅人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说:“这个没什么问题,根部关于胧之国事件的调查记录我以前就让人额外抄录了一份,我会很快通知人送过来的。”
  “那就麻烦本田大人了。”望月景时也立刻站了起来,躬身说道。
  本田雅人走过来拍了拍望月景时的肩膀,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时间回到现在,望月景时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整个人十分放松的躺在草地上,直到他的身后陡然出现脚步声。
  他仰头向后一看,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具以后他又收回了目光,“又是你啊,又有任务吗?”
  对方并没有直接回答望月景时的问题,而是连续咳嗽了几声之后才说道:“只是想要和你比试一下。”
  望月景时的耳朵动了动,他觉得这个熟人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太对,而且这个要求着实有些奇怪。于是他又扫视了一眼对方的装扮,的确与一般的根部无异。
  “好啊,没问题。”他盯着对方的眼睛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