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 > 129章故国的公主

129章故国的公主


  志村才臧依靠在墙上,此刻正透过面具的孔观察着那些与他打扮孑然不同的根部成员此刻的动作——那些穿着白大褂戴着白色口罩的根部成员此刻正面无表情地将数十个铁桶放到一旁的地上然后掀开铁桶之上的白布,迎着恶臭的气味从血水烂肉之中用铁质的器具夹出森森白骨,然后用特制的器具从里面挖出烂泥一样的物质。
  “那种东西能解析出什么?”
  看到那“烂泥”的志村才臧脑海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防止那更加呛人的恶臭入侵到他的身体里。
  只是无论他在大脑里怎么质疑,那些神情冰冷的科研人员都不能知道,甚至即便是问了,这些眼中只有实验和团藏的人根本不会向他解释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向不懂的人解释了一个问题,就会有更多的问题需要你解决。
  他们只是忙忙碌碌地提取着各种各样的他们所需要的物质,然后密封保存,再由专人送到早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的实验室去。
  “分离工作做完了吗?”一个冰冷地女声响起,顿时吸引了志村才臧的目光,但是他的视线也只是在对方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间,就被对方犀利的眼神给逼退了。
  【果然是她。】
  志村才臧嘀咕了一声,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很难缠。
  千月姬,是她真正的名字,而她在根部的代号则是无月,而她的另一重身份则是故国的公主。
  故国的公主,顾名思义既是亡国的公主。
  千月姬是胧之国的公主。在胧之国被火之国吞并后,按照惯例这位公主应该会成为大名的侧室,但是这位当时十分年幼公主却在武士的协助下逃走了,直到十年前被一直追踪处理亡国遗民的志村团藏发现,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带到木叶,并且秘密培养成一名科研人员,并且在技艺成熟之际便成为了情报处实验解剖组的组长,。
  还未等自己的部下回话,千月就循着刚才的目光看到依靠在墙壁上的志村才臧,“怎么还有不想干的人在这里?”
  志村才臧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说道:“我是团藏大人派过来的,大人希望他能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我知道你,志村才臧,你是团藏大人的血亲。”千月姬点明志村才臧的身份,“你所说的我也都知道。”
  然后她看向了早已经站在一旁的部下,穿着白大褂的根部在得到眼神的命令后则是立刻汇报已经掌握的信息,他毕恭毕敬地说:“目前收敛的尸体共计一百二十具,其中被目标杀死的成员为86人,目前所有需要的检验组织已经收集完毕,一共只有三十份实验室正在进行具体的成分分析。”
  “还不错……”千月双手放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慢悠悠地看着那些散发着恶臭的水桶,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那些能使人感到眩晕的臭味,“这次的样本虽然比往常要多,但是还是要省着点使用,毕竟这种神奇的毒素想要解析完全还是有点困难的,不能着急。”
  “是。”
  千月姬发布完命令后又看着志村才臧,大声喊道:“喂,你们就不能把目标人物给抓过来吗?这样不用一天我就能分析完全。”
  志村才臧看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接到过那种任务,况且你只要做好团藏吩咐的东西就好了,别的东西不是你应该操心的。而且我希望你们能加快速度,实验结果我今天就要。”
  千月姬对此可并不赞同,她熟稔地点燃一根细长的白色香烟,在烟雾缭绕之间说道:“那是不可能的,想要拿到分析报告你得等上几天。”
  志村才臧有些生气,他哪里看不出对方是在消遣自己,便冷声重复道:“你的大名我也听说过,你做得那些事我也了解过一些,但是刚才我说的可不是我要求的,而是团藏大人亲自要求的。”
  “团藏大人??”千月姬笑得直打颤,她掐着香烟拢了拢因刚才的动作而变乱的黑色长发,“抱歉抱歉,我可不是在故意敷衍你,但是以现有的资源来说,能够在三天后得到详细的数据已经算很快的。”
  “可是团藏大人交给我的命令是今天就要拿到详细的报告。”志村才臧眯着眼睛说道,他现在发现这个女人的表演很不错,无论是表情和动作都像极了电影里的女演员,只是他可不吃这一套,因为他相信,在根部可还没有人敢违抗团藏的命令。
  “团藏大人的要求也应该考虑到我们这里的难处,自从大蛇丸带走了属于他的人手和资料,我们这里就陷入了困顿之中。”千月姬依旧嘟着嘴抱怨道,样子甚是惹人怜爱。
  “你们的困难可以和团藏大人反映,而我则是要完成我自己的任务——拿到报告。”志村才臧说道。
  “你可真是无情呢,就和团藏大人一样。”千月姬将燃尽的香烟丢在地上,也不踩灭烟头,原本如同鲜花盛开一样的笑容在志村才臧的不近人情中迅速消失,变得如同冬日的冰霜一样寒冷。
  她将双手插回口袋里,然后用与其他失去感情的根部无异的语气说:“把已经整理好的资料给他吧,记得把那些专业名词解释的详细点。”
  她身后的部下立刻点头应下,然后朝着志村才臧喊道:“跟我来吧。”
  志村才臧深深地看了千月姬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着实验人员去拿去资料。
  千月姬看着离开的志村才臧,又看了看旁边堆积的尸骨,她拿出了一直放在怀里的面具,熟练地用忍具包里的笔在面具上描上与志村才臧面具上一模一样的花纹,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她要亲自去见见目标,只是当然不能以她的真实身份去见,毕竟所有人见到陌生人都会下意识进行防备。
  而她的目标——望月景时,此时此刻正坐在南贺川的岸边,思索着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