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三国之枪神之路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文丑败,颜良出

第三百二十五章 文丑败,颜良出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从醒来爬起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忘了我是谁了。
  我依稀记得,我是有名字的,至于叫什么,我好像是忘了,大概可能是什么二狗子、狗剩子之类的吧。
  嘿,我可不是在自黑,反正我记得,在我原来那个地方,很多人的名字都是这么喊的,咳咳,我是说小时候。
  对!后来我长大了,应该就不是二狗子了,至于大名是什么,我还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是一个老师,嗯,对,你没猜错,体育老师。
  在那个年代,体育老师很苦的,我是说真的。
  呐,我记得大前天晚上有人就这么说过,你语文那么好,肯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然后,前天晚上,我又听到有人说,嘿,你数学这么好,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最后是昨天晚上,我还是听到有人这么说,哇,你英语这么好,难道是传说中的体育老师教的?
  诶,你可别以为这是在夸奖我们体育老师,咳咳,这么说吧,体育老师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都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主,然后,你想一下,评价一个人语文啊、数学啊,甚至是英语那么好,他们会说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当然不会!
  那是他们的反话!他们就是在变向的说我们体育老师弱智,想让我们体育老师背-黑-锅!
  所以说,就昨天晚上,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出去和那些人理论了:“诶诶,我们体育老师到底怎么地你们了?要那么黑我们?我们难道不辛苦吗?你们每天就在教室里吹吹风扇说说话就行了,是,你们其他老师确实要动脑子,备课啊,什么的,难道,你们以为我们体育老师都不备课的吗?”
  “再说了,我们也很累啊,一帮子学生完全不把我的体育课当成一门课程,你看看他们,他们是来上课的吗?那群人在干嘛?玩游戏!呐,那边那群人在唱歌?哦,我的天,那个角落里还有一对男女学生在聊天?”
  “来来来,你们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教?”
  当然,很多人又会问了,你一个体育老师,你有什么教的?
  是啊,平时用不着,真的吗?要不是学校每周一两节的体育课让孩子们锻炼了身体,你们以为他们能够有多健康的身体坐在课堂里之乎者也,还有ABCD?
  再来,是,平时好像是用不着,但是,每当运动会的时候,这个责任就在体育老师身上了,跳远?跳高?赛跑?哪一个不要体育老师亲自挑选?要是平时不锻炼,那时候,他们能有个好名次么?没有好名次了,你们怪谁?不还是怪到体育老师的头上?
  最后,体育老师其实真的很苦,从我接触体育开始,所谓的广播体操就换了好几套了,好几套了你们懂吗?每换一届,体育老师们就要去学一次,然后再教给学生们,并且要保证不能教错了,你总不能把第八套广播体操的伸展运动当做第九套的全身运动教了吧?是,那样也能锻炼身体,关键是,关键是,比赛的时候人家不看这个啊!
  所以,你还觉得体育老师很轻松吗?
  所以,你们还忍心让体育老师背其他老师没教好的黑锅吗?你们还忍心说什么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昨天晚上,我就是那么跟人说的,然后,那几个人就打起来了。
  咳咳,当然,是跟我打起来了。
  我输了?笑话!当然没有,好歹我也是堂堂体育老师,也是练过那么多年的,怎么可能被几个少不更事的人打败?
  至少,拳脚功夫上,他们是打不过我的。
  当时那场面,月黑风高,阴风阵阵,我一个人面对四个小伙子,我左一拳,我右一脚,那时候,我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战神再世一样,勇猛不可阻......
  是的,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磕倒!
  当时黑灯瞎火的,我揍了那几个小子一顿之后,感觉自己真是天神下凡,正要好好教导他们一番的,也不知怎的,就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一阵剧痛,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就到了这里了!
  我现在极度怀疑,是有人趁我不备的时候,用板砖砸了我的后脑勺,还好那些人没有用那块板砖掀我的前脸儿,要不然,我这英俊帅气的脸蛋就毁了。
  呐,说到这里,也得澄清一下,这打架事件,可不是我主动发起的,是别人先动的手,我是出于自卫才出手的,你看,最后,我还被那群熊孩子给偷袭了,都是因为他太正直了!
  所以,奉劝小朋友们,以后可不要打架,那是很危险的。
  嗯,就算要打架,最好找大白天的,至少,你不会被人从背后偷袭!
  咳咳,后面那句话你们就当没看见!我也当我没说过
  好了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还是说说我是谁吧!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堆枯草里面的,然后是一座房子,一座,茅草房!
  第一时间,我就激动了,难道,我被那群混小子绑架了?或者说,割肾了?然后,弃尸荒野?我的个乖乖,这个不得了,我还没找女朋友呢!
  我一屁股就要坐起来,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一阵剧痛,我吃痛的一抹,然后看了看,妈耶,居然有血?
  混小子,下手可真够狠的!
  骂骂咧咧的,我还是坐了起来,然后,我又疑惑了,诶,不对啊,如果那群混小子把我绑架了的话,至少也该拿个绳子来吧?自己现在可是好好的啊?再有,如果是被割了肾的话,我,咳咳,我的肚子上怎么会没伤?!
  那,他们把我丢这里来干嘛?
  我还在疑惑的时候,“吱呀”一声响,有人推门进来了,我转头看了过去,然后就移动不了他的眼珠子了。
  进来的是一个女孩儿,年龄大概十一二岁,虽然穿着粗布衣服,但是脸蛋却很是可爱,长大一定是一个美人坯子,嗯,至少也是一个大明星的了!诶哟哟,这是山野凤凰啊!
  我正要发挥他哄女孩的本领时,那女孩开口说话了。咳咳,只是单纯的问问话,我可没其他意思。
  “哥,你醒了?”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樱桃小口中传了出来,她手里端着一个破碗走了过来,道:“来,先把药喝了!”她说着,就左手扶着我,右手把碗往我的嘴巴边送了过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