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总有温暖等着你 > 第十章:你又没分清楚刹车和油门?

第十章:你又没分清楚刹车和油门?


  周斌烦躁的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看着长长的办公长廊上空无一人,就像他此时的心一样空落落的。
  从警校毕业十年,工作了十年的周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辛苦付出得不到理解的苦楚。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做工作交接,就算一百万个不愿意还是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这是作为一个公仆最起码的职业守则。
  刑警队的队员们看着周斌黑着脸在整理资料,以为他又遇到了什么棘手的案子也都在默默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临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周斌回头看了看那些曾经和他一起熬夜拼命为了破案而透支身体健康的伙伴们,他红着眼睛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周斌在心中发誓:今天他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但是他日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回来!
  周斌在手上的资料交给了袁科长,也没有问谁会接替他的位置就离开了袁科长的办公室。
  拿着被袁科长一点一点捋平的调令周斌去了人事股,把配枪和手铐和证件全部上交,人事股的同事们对于周斌的为人和处世很是敬佩。
  在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大家都围过来安慰他,这样的人事调动很正常,让他不要多想。
  周斌听着大家那暖心窝的话语心里好过了很多,他感激的冲大家微笑着,庆幸着还人关心自己。
  领到新的制服,周斌便去了交警大队的办公楼报道。
  交警队那边的竟然还没有收到通知,看着眼前站着的市里的刑警英雄,副队长接待了他,其他的队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指挥着交通不在队里。
  这个队伍的原队长升职调走了三个月,一直是副队长代着安排和组织大家工作。
  副队长是个二十六岁左右的退伍的军人常浩,他是大三的时候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因为家庭原因才不得已退伍。
  常浩在部队里他可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还读了两年军校,就快毕业的时候家里传来噩耗,爸爸不幸车祸去世,妈妈也在车祸中残疾,他是家中独子只能回来照顾妈妈。
  常浩也是热情的和周斌打了招呼并把队员们的资料一一拿给周斌认识。
  整个队里十二个有编制的交警,八个签了合同的协警和两个刚考进来的没过实习期的协警。
  在常浩和周斌热烈的交谈的时候,上级的调令电话打来了,待电话结束后常浩带着周斌去做工作交接、
  周斌歉意的看着常浩把那些工作都整理的详尽又有条理,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不如年轻的常浩。
  “常队长,这些工作你还是继续做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被调走,等我的走的时候我可以帮你申请把你转成正队长。
  你的经验和能力都足以胜任这个岗位。”周斌满是欣赏的看着常浩。
  “周队,我的家庭情况特殊,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精力继续做这些事情,你来了就好了,我的心中也能安定下来,跟着你的步伐走就好了。”常浩真诚的看着周斌,这段时间他忙队里忙家里真的是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好在的是他还单身不需要陪女朋友。
  周斌接过那些资料简单的看了下后拍着常浩的肩膀:“前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我先接下来让你放松一段时间。
  不过你要做好接着接担子的准备啊。毕竟是能者多劳。”
  在交警队熟悉了下资料和大概的工作流程后,周斌看下时间要到了放学的时间。
  根据常浩之前的安排这个时候大家必须从各个岗亭或路口汇集到各个学校的门口或者最近的十字路口指挥交通。
  周斌看着办公室里大屏幕上各个队员们精神抖擞的在驾驶着交通摩托车往各自要执勤的学校赶去心里很是安慰。
  这样一支训练有素并严格按照计划工作的队伍带领起来肯定要轻松的多。
  周斌跟着常浩开着队里的面包车也出发了,他们需要各个点去巡查工作和协助他们。
  常浩留在了一中的校门口,这个学校里的孩子有将近一万人,放学的时候东门和南门同时打开,需要队员们分成两队去维持秩序。
  主要是家长们大多是开车过来的,本就不宽敞的道路就显得拥挤,老师们也义务出来维持但是还是显得人手不够。
  周斌开着警车去了离一中最近的十字路口去协助那边的一个实习协警指挥交通,在源头上保证车流和人流有序的往那边的道路上行进。
  周斌一身淡蓝色的短袖制服外面一件荧光绿的马甲穿的和协警一样,他并不在意自己的穿着,他只在意交通是否是畅通。
  紧张的指挥了半个小时后,路上的车流明显的减少了,周斌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悦悦的幼儿园应该已经关门了。
  他再次对自己的女儿失约,周斌无奈的苦笑一下回去又要费心哄那个丫头。
  就在周斌准备喊那边路口两个协警准备回队里开个总结会议时,一辆白色的奥迪A8直直的就冲周斌冲了过来,而且越来越快。
  那边听到声音的协警就眼睁睁的看着一辆白色的车子急速的冲周斌撞了过来。
  他们还以为是周斌以前办案得罪的仇家来报复的,迈开腿就跑过来增援。
  周斌凭着多年侦查案件的灵敏反应和过硬的身体素质躲闪着冲到了中间的花坛里,借助路灯的杆一哥飞身旋转转到了花坛的另一边。
  车子撞上花坛车前盖陷进去半边,驾驶室里的安全气囊也弹了出来。
  协警冲到车门把开车的司机拉了出来,周斌就看到头发凌乱嘴角挂着血迹的张柳絮晕晕乎乎的被协警的扶着站不稳。
  “我说姑娘,你这次又是油门刹车没分清吗?”周斌心有余悸的走到张柳絮身边无奈的问。
  “警察叔叔,吓死我了。”张柳絮看清了周斌后冲到他怀里就嚎啕大哭,周斌的两只手架空在身前举着,他想推开张柳絮看她哭的伤心又不忍心。